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明 > 文章归档 > 2014年十二月
2014年12月31日 23:44

2014年的一系列碎片

别了,2014。

2014年的最后一天,蓝天白云,寒风凛冽,正是典型的北京冬天。现在距离2015年还有不到两个小时,恰好用来撰写年度总结。

今年在学术研究方面,我的工作主要集中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是资产证券化。我与邹晓梅、高蓓组成的资产证券化研究小组,迄今为止已经完成7篇工作论文。4篇国别经验(美、欧、日、中)与1篇文献综述已经发表或即将发表,两篇以美国数据为基础的实证论文正在审稿过程中,还有两篇以中国......

阅读全文>>
2014年12月31日 10:49

波士顿琐忆

本文的略缩版发表于《中国外汇》2014年第24期,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天上午,收到了由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ASH中心学者们制作的“毕业留言册”,借机再次追忆了在哈佛一年的时光。时间过得如此之快,转眼回国已经很长时间了。趁着记忆还没有完全褪去,赶紧完成“哈佛琐忆”、“剑桥琐忆”、“波士顿琐忆”三部曲的最后一篇。

中国城

阅读全文>>
2014年12月25日 18:13

定向宽松效果不彰 全面放松继续可期 ——2014年中国经济回顾

2014年,中国宏观经济增速进一步下行。前三个季度的GDP同比增速分别为7.4%、7.5%与7.3%,全年GDP增速可能在7.3%-7.4%附近,低于今年两会定出的7.5%目标。同期内通货膨胀处于低位,目前CPI同比增速低于1.5%,PPI同比增速更是出现连续三年的负增长。尽管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速正在下行,但即使与当前的潜在增速相比,2014年的中国经济增速仍然低于潜在产出水平,也即存在负向的产出缺口。

在推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中,消费与投资增速2014年都显著回落,......

阅读全文>>
2014年12月22日 09:54

原油价格暴跌:阴谋还是阳谋?

2014年全球经济增长疲弱且分化严重,全球贸易增速甚至低于全球经济增速,国际局势也较为动荡,在俄乌事件之后,全球原油价格开始持续暴跌,从107美元/桶的高点一路下行至跌破60美元/桶。从G20峰会到相关国际组织对全球增长的努力和预测来看,2015年全球经济有可能继续运行在复苏轨迹上。但原油价格何去何从?仍然扑朔迷离。

<......
阅读全文>>
2014年12月17日 16:18

2014年那些打动我的书

发表于《彭博商业周刊》2014年12月16日,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的阅读向来是兴之所至,信马由缰,不论新旧,良莠不齐。最近四五年,每年精读的书大约在30至40本左右。经常的选书状态,是出差前在书架旁犹豫片刻,挑上两本书放入旅行箱,然后在之后的几天旅行中快速读完。每读完一本书,我会给这本书打个分,放在搜狐博客上供朋友们参考。如果另有心得,则会写个读书笔记。这次受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的编辑邀请,作为专栏作家给周刊的读者们推荐几本书。

《......

阅读全文>>
2014年12月15日 19:12

调结构是中国货币政策难以承受之重

——《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

已经笔者审阅,尚未发表,谢绝转载

本报记者 韩瑞芸 李玉敏 北京报道

阅读全文>>
2014年12月12日 13:51

新兴市场国家货币剧烈贬值的原因、影响及对策

《人民日报》约稿,尚未发表,谢绝转载

2014年年底,众多新兴市场国家货币对美元汇率剧烈贬值。12月上旬,摩根大通新兴市场货币指数刷新了自2000年该指数创立以来的最低记录。彭博追踪20种新兴市场关键汇率的指数也下跌至11年来的最低点。最近一周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也有所贬值。

世界经济增长态势低迷,全球需求依然处于疲软状态,是新兴市场国家货币大跌的原因之一。从发达经济体来看,尽管美国经济正在走向可持续复苏,但欧元区经济依然在衰退的边......

阅读全文>>
2014年12月10日 15:45

日本管理金融系统性风险的经验教训 ——中国金融系统性风险评论之十

发表于《东方早报之上海经济评论》,2014年12月9日,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在《上海经济评论》已经集中写过九篇关于中国金融系统性风险评论的专栏文章,但由于对此问题的观察与思考并未结束,因此笔者仍将不定时地继续更新这一系列评论。

众所周知,日本在1990年代初遭遇股市与房市的双重泡沫破灭后,几乎花了二十年时间来修复各部门的资产负债表。在进而遭遇老龄化冲击之后,日本经济迄今为止都尚......

阅读全文>>
2014年12月05日 09:23

我眼中的2015年中国经济

注:本文为笔者填写的搜狐网问卷调查。

宏观部分——

您对2015年中国经济的整体展望?

乐观    2、审慎乐观     3、悲观

阅读全文>>
2014年12月01日 23:04

剑桥琐忆

本文的略缩版发表于《中国外汇》2014年第20期,转载请注明出处

已经有朋友在敦促我了,不是说有个“哈佛琐忆”、“剑桥琐忆”与“波士顿琐忆”系列么,怎么时至今日,还是只见其一而不见其二其三啊?答曰,没找到写回忆的时间和心情。今天下午,我坐在土耳其伊兹密尔Cesme半岛的一家酒店大堂里,遥望着爱琴海湛蓝的海水,等着几小时后被拉去机场。这个时段,干别的都是浪费,恰好用来回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