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明 > 文章归档 > 2018年七月
2018年07月17日 13:24

2018年下半年宏观经济政策会显著放松吗?

问题1:上半年中国经济有亮点也有忧虑。其中,国有及控股企业利润明显改善,负债率有所下降。社会用电量维持在较高水平,PPI也并没有明显回落,财税收入大幅增加。总体上看,经济增长处于合理预期区间。同时,也有不少经济指标让人忧虑,例如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和消费增速接近20年来最低水平,企业家和消费者的信心受挫,人们甚至担心家庭部门的杠杆率已偏高。CPI已重回“1”时代,外贸局势则不明朗。在两位看来,如果不用“稳中向好”这一词汇,您们准备如何评价上半年经济运行的基本特点?
 
张明:今年上半年的经济特点是,外部不确定性加剧和中国政府防控金融风险的举措分别导致净出口增......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16日 17:09

十年磨一剑:研究中国跨境资本流动的个人轨迹

十年磨一剑:研究中国跨境资本流动的个人轨迹

上图为笔者2007年刚进入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金融研究室工作时的留影。

屈指一算,从自己博士毕业进入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工作至今,已经整整十一年时间了。在进入世经政所工作之时,我选择了国际金融作为自己的研究方向。我对国际金融问题最早产生兴趣,是自己在北京师范大学经济系读本科的时候,听了何璋教授讲授的《国际金融》课程。正因为如此,在获得研究生保送资格后,我选择了何璋教授作为我的硕士生导师。我的硕士论文题目是“金融全球化进程中国际货币体系的演进”。尽管现在来看,一个硕士生选择这种大而无当的题目,无疑是眼......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15日 15:57

新三难选择、部门杠杆率与经常账户逆差

各位上午好!非常高兴参加今天的讨论。作为最后几位发言人,我们的最大美德就是要控制好时间。我准备用8分钟左右的时间讲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我认为当前中国经济面临一个新的三难选择(不可能三角)。

第二个问题,从杠杆率的角度来讲,我觉得企业杠杆率高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政府和居民杠杆率变得相当高。

第三个问题,我认为今年以来中国宏观经济最值得我们警惕的一个指标,就是今年一季度的经常账户余额由正转负。

第一个问题,当前中国的政策决策者面临一个新的不可能三角。三角形的第一个角是外部环境的不确......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10日 14:51

雄安新区:创新驱动均衡发展,千年大计重振华北

雄安新区:创新驱动均衡发展,千年大计重振华北
——新时代区域经济一体化系列研究之三
文 | 张明 陈骁 魏伟 郭子睿
我们认为,“雄安新区”之所以被称之为“千年大计”,其背后实则有重振北方经济,使得中国经济的南北发展更趋均衡之意。从华北地区来看,过去呈现出典型的区域内部发展不均衡。北京、天津是增长的两极,而河北、山西等省份的发展则明显滞后,京津冀的均衡发展水平远低于珠三角与长三角。“雄安新区”背后的另一层涵义,则是通过实现京津冀更加紧密的一体化(包括更大力度的转移支付机制)来促进华北地区的均衡发展。换言之,雄安新区开发的长远意义或可概括为“北方兴、......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09日 19:50

专访 | 如何看待本轮人民币汇率贬值?

《红周刊》:有哪些因素导致这一轮人民币汇率快速下滑?

张明:主要是受到基本面因素的驱动。第一,今年以来,中国经济相对于美国经济的增速转弱,美国经济最近两个季度依然高位运行,中国经济增速在二季度应该会有明显的下行;第二,中美货币政策方向相反,今年六月份美联储第二次加息,而中国方面,四、五、六月连续三次放松货币政策;第三,全球地缘政治动荡和经贸冲突的加剧都有利于避险货币美元走强,今年五、六月份,美元对全球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都有明显的升值。

在基本面上有贬值压力的背景下,中国央行前段时间也在顺水推舟......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06日 14:06

揭开人民币汇率“逆周期因子”的面纱

揭开人民币汇率“逆周期因子”的面纱
文 | 张明 陈骁 魏伟
观点:
近1个月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大幅度走贬引起了市场的高度关注。尽管这种变动存在基本面因素,但资本市场仍对于央行的调控存在疑虑或抱有期望:疑虑在于本轮人民币贬值是否由央行主动驱动?期望则在于央行在人民币急贬的过程中是否能够通过中间价调控,或外汇市场手段进行干预?在这篇报告中,我们主要将基于双目标定价机制的相关设定,来计算央行在2016年以来对人民币汇率中间价的调控和逆周期因子发挥作用的状况。
 
2015年811汇改以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形成机制经历了五次重大变化:第一, 811汇改后的短暂市场化,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直接等于前日......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01日 23:16

访谈 | 贸易战、人民币汇率与资产价格

1、人民币贬值是贸易战的一部分吗?

张明:人民币贬值目前应该是中美贸易摩擦的一个结果。贸易摩擦一般而言对顺差国的负面冲击要大于逆差国,这自然会压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但中国央行目前并未将人民币贬值作为应对贸易摩擦的一种手段。

2、国内现在的政府债务问题究竟是有多严重?政府还有什么牌可以打,来应对债务问题?

张明:目前中国政府的整体债务占GDP的比率依然可控。但从分布来看,中央政府债务占比较低,而地方政府债务占比较高。更重要的是,地方政府通过融资平台与PPP举借了大量的隐性债务,这部分不太透明,不易估算。根据笔者的估算,过去三年内,地方政府新增了超过20万亿元的债务,占GDP的比率上升了2......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