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明 > 构建海上丝绸之路面临的四大问题 ——海上丝绸之路调研琐记之三

构建海上丝绸之路面临的四大问题 ——海上丝绸之路调研琐记之三

    发表于《彭博商业周刊》2015年12月11日,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510月中下旬,我与所在团队在福建开展了海上丝绸之路调研活动。我们先后访问了厦门、福州与平潭三个城市,与当地政府、金融机构、各类企业的数十位官员、银行家与企业家进行了较为深入的交流。感觉受益匪浅。

    福建既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也是当前中国政府建设现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支点。福建在建设海上丝绸之路方面具有如下比较优势:第一,经济总量与人均GDP水平在全国位居前列。目前福建GDP总量排名全国第12位,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位居全国第8位。此外,福建的GDP总量有望在20182019年前后超越台湾;第二,在当前这轮全国性经济放缓中,福建经济表现相对不错。例如,今年福建省前三季度GDP累计增速为8.8%,远高于全国7%左右的平均水平。今年前三季度福建出口同比增速13%,与全国的平均负增长迥然相异;第三,福建省有着相当不错的工业基础。福建省的产业结构仍以第二产业为主,电子、石化与轻纺是福建的特色产业。在电子产业方面,福建是全球最大的液晶屏生产基点。福建的石化产能位列全国第三。在轻纺产业方面,福建的泉州拥有100多家全国驰名商标。而泉州市下辖的晋江这一个小小的县级市,居然有60多家上市公司;第四,福建省人口仅为3000多万,却有着1000多万侨胞,福建省利用台资规模仅次于广东;第五,福建省还是海洋大省与生态强省,全省森林覆盖率超过60%;第六,福建是民营经济大省,民营经济占经济总量的比重约为70%

    通过与福建三个城市的官员、金融家与企业家们的交流,笔者梳理出当前构建海上丝绸之路面临的如下四大问题,以及解决这些问题需要采取的应对措施:

    第一,中国政府亟需出台并明晰一带一路的顶层设计、实施细则以及协调机制。目前由于缺乏自上而下的顶层设计的引导与支持、缺乏一个整体战略规划平台,形成了各地政府各自为战、重复建设与扎堆竞争的局面。由于实施细则迟迟没有出台,导致具体业务创新受到传统政策的掣肘,也导致顶层设计难以最终落地。由于没有一个公开的、高级别的协调机制,导致外交部、商务部与发改委之间的协调不够充分,也导致区域分工合作方面未能更好地统筹协调。

    第二,目前针对中国企业海外投资的管理与服务水平偏低、部门之间协作不够,以至于相关机构与企业之间缺乏持续有效的信息沟通渠道。目前在中国对外投资企业与东道国之间的信息不对称非常严重,包括但不限于市场风险、税收环境、上下游状况等等。对于福建这个走出去的企业以民营企业为主的省份而言,上述问题更加严重。为了更好地应对这一问题,中国政府应该努力打造中国企业海外投资的综合性一站式服务平台。首先,在这个平台上,政府与商会等官方与民间机构可以发布更多的关于东道国的宏观经济、政治法律、劳动力市场等方面的信息,这些信息在很大层面上具有公共产品的性质。其次,商务局、税务局、工商行政、海关等政府机构则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对企业提供更富针对性的服务。再次,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商标专利机构等市场化中介机构可以为海外投资企业提供量体裁衣式的服务。第四,在这个平台上,进行海外投资的企业以及有海外投资意向的企业还可以相互交流成功经验与失败教训。最后,通过这个平台,海外投资企业还可以寻求包括官方与市场化智库在内的各种智力支持。

    第三,对到海外投资的企业而言,如何规避东道国的各类风险,是至关重要的一大挑战。为应对这些风险,首先需要中国政府在保护海外经济利益方面提供各种支持,例如与沿线国家积极展开关于双边投资协定的谈判、更加积极地发挥驻外使领馆的作用,以及在海外节点城市设置一带一路办事处等;其次需要构建跨国的征信体系,这一方面需要构建沿线国家的信息数据共享平台,另一方面中国征信机构需要加强与其他国家征信机构或有着良好数据库的金融机构之间的合作;再次需要加强对东道国各类风险变动的评价与预警机制。事实上,笔者所在团队近年来连续发布的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国家风险评级(CROIC-IWEP),正是在这方面做出的一种努力。在今年年底即将发布的2016年国家风险评级中,一共包含了57个国家,其中一带一路国家35个;最后,需要与东道国政府进行充分的沟通与协商,在项目自身回报率偏低的状况下,应通过政府担保、财政补贴等方式来提供项目回报率,保障中国企业海外投资收益。

    第四,如何强化金融体系对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支持,也是亟待解决的一大难题。例如,如何在操作层面更好地协调各方利益,避免中资金融机构在海外出现的恶性竞争局面?又如,如何解决跨境金融业务与国内传统监管体系不匹配的问题?这具体包括:一是境外投资如何进行担保、抵押与贷款管理?特别是外保内贷如何进行操作?二是国内外银行操作管理存在较大差异,如何让国内监管体系能够考虑到海外银行操作的差异性?再如,如何为各地企业走出去提供引导性、产业性资金支持?股权引导基金能否得到更为普遍的使用?此外,如何更好地发挥人民币离岸金融中心的优势,试验各种离岸金融服务模式,也是各类金融机构与企业格外关注的问题。最后,也有金融机构指出,当前人民币利率水平远高于日元,而在东南亚地区,人民币贷款的主要竞争对手就是日元贷款,这一利差对当地企业进行人民币融资形成了障碍。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