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明 > 证券投资逆差创新高 货币存款净流出放缓

证券投资逆差创新高 货币存款净流出放缓

——2016Q1中国国际收支详细数据点评

国家外管局发布国际收支表的时滞实在太长。直到6月30日,外管局才发布了2016年第一季度中国国际收支平衡表的详细数据。

总体来看,2016年第一季度中国的经常账户顺差明显收窄,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逆差也相应收窄,意味着资本外流规模有所放缓。

2016年Q1经常账户顺差仅为393亿美元,显著低于2015年827亿美元的季度均值,创下2014Q1以来的新低。背后的原因既包括货物贸易顺差的萎缩(由2015Q4的1579亿美元下降至2016Q1的1039亿美元),也包括服务贸易逆差的扩大(由2015Q4的399亿美元扩大至2016Q1的576亿美元)。

2016Q1中国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逆差达到1233亿美元,显著低于2015年下半年季均1643亿美元的规模。而导致2016Q1中国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逆差收窄的主要原因,是其他投资细项逆差的收窄,该逆差在2016Q1仅为672亿美元,显著低于2015年全年季均1198亿美元的逆差。但值得注意的是,2016Q1的证券投资子项逆差有所扩大,达到409亿美元,显著高于2015年全年季均166亿美元的逆差,而且在绝对额上创下历史峰值。此外,2016年Q1的直接投资子项在2015Q3之后在此出现逆差,且逆差达到163亿美元,同样创下历史记录。

2016Q1错误与遗漏项逆差达到392亿美元,与2015Q4的413亿美元比较接近,显著低于2015Q3 634亿美元的历史峰值。2016Q1外汇储备缩水了1293亿美元,是仅次于2015Q3(1606亿美元)的历史第二大储备缩水,大于2015Q4的1151亿美元。

2016Q1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规模并未像之前市场传闻的那么多,仅为574亿美元,低于2015Q4的661亿美元。但值得注意的是,2016Q1外商直接投资的规模仅为411亿美元,这是自2009Q3以来的新低。这表明,随着中国经济潜在增速的下降以及有关成本的上行,中国对外商直接投资的吸引力可能的确在下降。

如前所述,2016Q1的证券投资细项逆差创下了历史峰值。本季度的最大特点,在于外国投资者大幅收缩了对中国债券的投资(规模达到230亿美元)。不难看出,中国政府进一步开放国内债券市场的举措,至少在2016Q1并非生效。这或许是因为人民币贬值压力加剧以及中国国内信用债市场违约骤然上升所致。

与2015年下半年相比,2016Q1中国其他投资细项逆差的显著收窄,原因在于境外信贷资金撤出中国的规模显著放缓。该季度其他投资负债方收缩了385亿美元,显著低于2015年全年季均879亿美元的收缩额。这表明,人民币升值预期逆转导致的跨境套利资金流出的规模,已经明显下降。

与2015年下半年相比,2016Q1其他投资细项负债方的最大特点,在于外国居民货币与存款细项的撤出已经结束。不难发现,2016Q1其他投资细项资产方的最大特点,在于中国居民货币与存款细项的外流几乎消失。其中的原因,第一可能是2016Q1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转跌为升,这减缓了居民与非居民将本币兑换为美元的行为;第二可能是中国央行加强了对居民与非居民的换汇限制与汇出管制。然而,随着2016年5月以来人民币兑美元贬值幅度加剧,我们很可能看到货币与存款细项重新发生较大规模的净流出。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