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明 > 如何走出创新与监管的“治乱循环”?

如何走出创新与监管的“治乱循环”?

以第三方支付、P2P与股权众筹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与以信托产品、银行理财产品、银行间拆借为代表的影子银行,成为近年来中国金融市场发展最重要的两大现象。互联网金融与影子银行成为民间金融市场突破利率管制、打破金融抑制、提高信贷可获得性与开展普惠金融的重要抓手。与影子银行体系在中国实质上属于“商业银行的影子”、更多是通道服务而非实质创新相比,互联网金融由于与“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去中心”等新概念捆绑到一起,而更加吸引眼球。
 
然而,在中国,最近几十年以来,很多民间金融创新都难以摆脱“一放就乱、一管就死”的治乱循环。互联网金融也不例外,尤其是其中的P2P业务。在政府最初的热情鼓励之下,大量的P2P公司应运而生,鱼龙混杂野蛮生长,使得中国迅速超过美国成为全球P2P网络融资规模最大的国家。然而,这里面有大量的P2P公司,既没有真正成熟的商业模式,也缺乏专业系统的风险管理,从而沦为新的民间融资骗局,让很多天真的投资者亏得血本无归。在各方压力下,中国政府开始全面管理P2P行业,现在要注册新的P2P公司难度很大,且监管空前严格。就连规范经营的P2P企业,也感觉到处处掣肘。
 
互联网金融如何能够打破“一放就乱、一管就死”的怪圈,真正在中国金融市场获得长足发展呢?笔者认为,首先,监管部门与社会公众应该努力厘清互联网金融的概念与本质,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区分那些诚意经营的企业,以及那些浑水摸鱼的李鬼;其次,阳光底下无新事。中国的互联网金融产品,其实绝大部分都是来自美国市场的舶来品(当然,有些产品由于中国的固有特征而在中国更加发展壮大)。因此,全面、系统地把握美国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发展历程、产生问题与监管实践,能够帮助我们更加前瞻性地经营与管理互联网金融事业;再次,金融创新通常意味着利用监管空白、规避或突破监管,因此监管机构必须与时俱进,随时跟踪市场上的发展动态,并相应调整自己的监管理念与实践。
 
在笔者看来,吉林大学经济学院王达博士的新著《美国互联网金融与大数据监管研究》,就有助于我们加强对互联网金融概念与本质的了解、熟悉美国相应监管框架的特色与变化,从而帮助业界与监管者更好地走出关于创新与监管的治乱循环。
 
王达博士这本新著的内容相当丰富,分为上下两篇。上篇主要分析美国互联网金融的发展与监管,下篇则转为梳理美国大数据监管的探索与实践。在我更加关注的上篇,作者首先讨论了作为互联网金融理论框架的网络经济学,其次概述了美国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历程,再次重点剖析了美国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实践,最后将中美互联网金融进行了系统的比较。
 
挂一漏万地来说,这本新著至少在以下几个方面给笔者留下了深刻印象:
 
首先,在互联网金融的界定方面,作者指出,互联网金融不仅仅体现为传统金融与互联网技术的结合,在更深层次意义上,也表现为互联网技术所承载的“开放、互联、沟通、包容、平等、协作、分享”的互联网精神对传统金融的参与与再造。
 
其次,作者将美国互联网金融模式的发展分为三个阶段:1990年代初至2000年代初的“传统互联网金融模式”(传统金融机构网络化)、2005年至2010年前后的“互联网直接融资模式”(P2P与众筹等),以及2010年以来的“金融科技”(Fintech,大数据技术与区块链技术与传统金融业务的结合)。
 
再次,在比较中美互联网金融时,作者将网络规模作为一个关键差异。他指出,由于中国的网络规模大于美国,这决定了网络产品的用户规模在达到临界容量进而引发正反馈机制方面耗时更长、难度更大,从而竞争将会更加激烈与残酷,以至于企业往往不得不借助于一些极端的竞争策略。
 
最后,作者提出了三个非常深刻的问题。其一,互联网金融发展是否会加剧金融脱媒?其二,互联网金融发展究竟会提高还是降低实体企业的融资成本?其三,互联网金融发展是否会彻底颠覆传统的金融模式?
 
虽然我不是一个专门研究互联网金融的学者,但我还是认为,王达博士的上述判断与观察还是非常敏锐的,他提出的三个问题也是耐人寻味的。
 
王达博士在研究生期间的导师是项卫星老师。项老师是我非常尊敬的一位学者。虽然年已花甲,但依然孜孜不倦地带着学生认真地做严肃的学术研究。我自己感觉,项老师一定会对自己培养了两个优秀年轻学者而欣慰。在央行工作的李宏瑾是国内研究货币金融问题非常优秀的学者,而王达近年来则在金融监管领域异军突起。今年世经学会年会期间,我晚上本来组了个小酒局,王达同志最后爽约了。他当晚发来照片,原来是项老师正与这两个弟子在另一个酒馆小酌。这种师生共醺的场景,在我看来是无比美好的。
 
王达博士是一位非常努力的学者。我其实挺佩服他做金融监管研究的。众所周知,现在要在顶级期刊发文,没有模型没有实证是非常困难的。王达博士当然具备这方面的能力,但还是毅然决然地选择了从事监管体系与监管实践的研究,这种兴趣导向的非功利主义情怀现在已经很稀缺了。长时间伏案工作的结果,是年纪轻轻的他就已经开始面临学者常见的肩颈腰背毛病的困扰。以至于我每次见他的时候,都劝他要注意身体。
 
学术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一场马拉松,是一种宗教。要一辈子献身学术,除了兴趣与情怀之外,还需要好的身体,苦中作乐的心态,以及志同道合的朋友。借此与王达博士共勉。
 
注:本文为笔者给吉林大学经济学院王达博士新著撰写的推荐序,该书近日将由中国金融出版社出版,欢迎关注。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