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明 > 如何平衡经济增长与金融风险

如何平衡经济增长与金融风险

1.一季度中国经济您怎么看?有一个看法是今年中国经济触底。目前中国经济处在L型的哪个位置呢?

张明:一季度中国经济增长动能还不错,原因是房地产这样的周期性行业尚未回落,基建投资又处于高位,一季度GDP同比增速可能达到6.8-6.9%。中国经济今年增长压力依然较大,尤其是下半年。因此我的个人看法,中国经济可能尚未走出L型的下降阶段。

2.有人认为,这次复苏是基础设施投资和贷款推动的。您怎么看这个观点呢?

张明:应该说,在2016年的经济企稳过程中,房地产投资与基建投资均扮演着重要角色。而房地产投资与基建投资均需要银行融资的支撑,无论是银行表内的信贷,还是来自银行表外的影子银行体系的融资。制造业投资目前仍处于低位,尤其是民营企业投资目前处于较低水平,这说明经济内生增长动力还不牢固。

3.中央政府开始关注金融风险。关于资本流出危机(人民币贬值)与影子金融危机,您怎么看呢?

张明:今年把控风险作为宏观政策的重点,说明中央政府已经高度重视金融体系的潜在风险。在我看来,今年主要金融风险有二,一是实体企业违约加剧,包括债券市场的违约与银行贷款的违约,二是过去几年中资产猛增、负债方主要依靠同业存单、同业理财融资的中小银行,今年可能出现问题。

4.金融危机应对措施已经开始。您怎么评价,下一步还需要的措施是什么呢?

张明:今年中国政府面临的权衡是,一方面需要金融风险逐渐暴露出来,但另一方面需要避免风险暴露过程变得无序,从而酿成系统性金融危机。这就需要中国政府把握短期内的强监管力度,同时做好风险预案。更重要的是,中国政府需要加快结构性改革的步伐,提振市场对于中国经济中长期增长前景的信心。

5.房地产价格仍在上升,似乎已经出现明显泡沫。有一种看法,中国经济会遭到日本似的经济长期不景气。您怎么看这个观点呢?

张明:房地产行业目前的确面临重大风险。当前中国政府的紧迫任务是,如何通过市场化手段来平抑房价上涨。在我看来,最重要的方式是显著增加土地供给,其次可以考虑引入房产税来调节需求。当前地方政府这种“紧供给、抑需求”的做法是非常危险的,很容易导致监管放松后的房价出现爆发式反弹。中国政府应该高度关注日本泡沫经济破灭的教训。一方面,应该逐渐收紧货币信贷政策,避免货币信贷政策继续持续宽松下去,以避免泡沫的进一步累积;另一方面,应该加强宏观审慎监管,以及形成危机应对预案。尽量使得挤泡沫的过程变得温和可控,从而避免系统性金融危机的爆发。

6.中国经济正处在新旧增长动能的交替阶段。您怎么评价这一观点?

张明:中国政府需要加快实体经济结构性改革的步伐。最重要的举措包括:第一,向民间资本真正开放服务业,通过服务业投资的上升来对冲制造业投资的下降;第二,加快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步伐;第三,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加快推进土地使用权的流转改革;第四,加快国内要素价格改革。

7.投资和出口引导经济增长转为消费引导的经济增长,您怎么评价这一趋势?有一种看法,网络消费快速增长只是代替了实物消费,没怎么增加总体消费?

张明:要想消费快速增长,必须提高城乡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但从2012年至今,城乡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增速却在不断下降。这就意味着,国民收入的分配必须从政府部门与企业部门向居民部门倾斜。相应的政策包括政府减税、国企增加上缴分红比例等。网络消费的确增长比较快,但网络消费的兴起也的确在挤压传统零售业的空间。

 8.您如何评估中美贸易战的可能性?

张明:中美爆发全面贸易战的可能性不大,但爆发局部贸易冲突的概率不容忽视。一旦中美贸易摩擦加剧,中美两国都将从中受损。中国受损的主要是出口企业以及相关就业,美国受损的主要是中低收入民众,他们会面临生活成本显著上升的冲击。

注:本文为笔者接受韩国《朝鲜日报》记者的书面访谈,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