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明 > 周期、房价、汇率与研究

周期、房价、汇率与研究

年内看不到新周期开启
 
经济观察报:对于中国的经济走势,市场分歧比较大。乐观派认为是新周期的起点,悲观派觉得经济增长的动能不足。那么您的判断是什么?
 
张明:今年二季度6.9%的GDP增速是有一些超预期,但是这依然不会改变市场认为今年中国经济增长前高后低的共识。从目前来看,房地产调控会使得房地产投资下行,强监管导致的融资成本上升,会使基建投资的增速调整,企业主动补库存周期的结束会使得企业库存投资的动力下降。今年三四季度的增速,我们的判断大概会在6.7%、6.8%左右,全年保6.5%的增长没有问题。
 
目前判断新周期已经开始,还是需要审慎。我们的确看到了一些行业龙头企业,因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利润率上升,囤积了很多现金。但是,当整个市场的环境依然不确定,当这个监管依然在加强,当这个外部融资的成本依然比较高的情况下,这些企业愿不愿意把这些现金用于新的产能投资,我觉得还是值得怀疑的。对他们更合理的是先加大开工的规模,等到市场的需求转暖产生了持续强劲的新增生产需求之后,他们才会去投新的设备。从行业龙头利润改善到行业龙头进行新的一轮设备投资,中间还是有很长的不确定性。
 
经济观察报:那新周期什么时候会开始呢?
 
张明:至少在年内是看不到新周期的开始的。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下半年的十九大会不会出台一些重要的改革信号。如果这些改革信号是积极正面的,比如说国企的混改、土地的流转、服务业的开放的话,新周期的开始可能会更早一些。
 
经济观察报:您认为下半年资金面情况会怎样?央行是否有可能重启降准?
 
张明:今年下半年,央行的货币政策可能会从去年12月份到今年5月份的中性偏紧,回归到今年6月份以来真正的中性。这并不是说央行会重新地对信贷货币放水,而是说央行会根据市场流动性的余缺来进行调整,使得这个短端和长端的利率都能保持在一个适当的水平上。如果下半年资本外流加剧或者外部爆发风险事件等,不排除针对流动性有比较大缺口的金融机构有一次定向的降准。但是目前来看呢,这种全面降准的概率依然是很低的。但即使是降准,也不是说为了放水,而是为了补充市场对流动性的缺口,来平抑市场的波动。
 
经济观察报:流动性对股市、对楼市有什么影响?
 
张明:从房市来看,因为目前监管在全面加强,即使流动性有所缓和,也不会在短期内流入房市,反而会从房市流出。从流量的意义上来讲,央行的政策从中性偏紧转为中性,对股市有一些边际的好处。存量流动性如果说从房市流出重新配置的话,对股市可能的好处是更大的。当然,下半年,大牛市我觉得是很难的,现在监管总体上是趋严,投资者的情绪总体是风险规避,但是不排除有一些结构性的行情。
 
没有长效机制,一线城市房价不排除又一轮暴涨
 
经济观察报:您觉得房地产调控会持续多久?
 
张明:本轮的房地产调控主要是针对一线和部分二线城市,但遗憾的是,还是延续过去既紧需求又紧供给的调控思路。这种调控思路最大的问题在于,始终是有部分刚性需求,它迟早会回来,但是如果紧供给,不让开发商开发,导致的结果就是库存越来越低,所以一旦房地产调控政策结束,就会迎来一波暴涨。我们担心的是,目前北上广深的开发已经暂停了,库存还在不断下降。如果没有新的长效机制出台,到了明年经济回落,导致政府不得不放松房地产调控,由于没有供给,房价会再次暴涨。
 
为了避免这个局面重演,那么政府就要利用今年下半年到明年上半年这一年的时间差,尽快地出台一些长效机制。控制房价、降低房价的预期很简单就是供给和税收。比如说需要在北上广深切实地增加商品房的供给,或者说尽快出台一个房地产方面的税收,这样一线城市的房价就有可能会遏制住,甚至本轮的调控成果性就会保留,但是如果没有这个调控的话,我担心的是在本轮调控结束之后,北上广深的房价会迎来又一次的暴涨,那样的话,我们的资产泡沫就会更加明显,金融风险也就会更高。
 
经济观察报:中国楼市的拐点到了吗?普通人还能买房做投资吗?
 
张明:中国楼市最好的时间已经结束了,拐点是否已经到了,现在还有不确定性,但是目前把房地产投资作为最主要的未来的投资渠道的人要小心。房地产能不能买,我觉得应该这样来看,对于大部分三四线城市来说,房地产投资价值在下降,除非有自住的需求或者有强烈的需求原因导致这个城市与别的城市不一样,会有人口的流入。否则的话,三四线城市的买房要审慎。一二线城市,如果是有自住需求的话,还是可以买的,但是,在当前情况下,买房要避免用过高的杠杆,因为目前利率处于相对的低位,未来随着中国经济的好转,利率会上升,房贷的还款利率会上升;如果杠杆过高的话,未来可能会有很大的压力,也会影响个人的生活品质。所以说,不要去借过高的杠杆,如果你资金有限的话,可以适当降低一下买房的面积,或者买稍微远一点的房,不要为了追求一步到位,而让自己背负很多的金融风险,这是我对一二线购房的建议。
 
经济观察报:今年大类资产配置的思路是什么?
 
张明:从国际来看,我认为要加强对避险资产的配置,下半年国内金融市场可能会有一些动荡,可以适当增持一些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的国债,适当增持黄金也是有必要性的,美股现在处于历史高位,我认为可以适当减持一些美股,因为其他经济体的增长也有一些好转,所以适当增持一些欧元和日元资产也是有帮助的。对于国内来讲,因为监管在强化,所以国内目前最好的还是,货币市场基金和银行理财,因为风险比较低,但是慢慢地可以增持一些利率债,因为随着监管的协调,我们认为利率债下半年可能会有一个温和的回落,比如,国债和金融债也可以适当考虑,但是应该避开高风险的信用债,因为信用债的违约性会加强。下半年股市,低估值的蓝筹股、或者实际业绩比较强的成长股,行业龙头依然会有一些投资价值。但是上半年涨的比较快的漂亮50,有可能会有调整。至于创业板,依旧会往下调整,所以说,中小股这类消息类的股票还是要适当的避开。
 
人民币汇率今年“破7”概率显著下降
 
经济观察报:中国跨境资本流动与汇率波动的关系有什么新变化吗?
 
张明:从2015年8月11日汇改到去年年底,资本外流与本币贬值之间是一个恶性循环,一直在加剧,但是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和资本之间发生了一些新的变化,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从今年年初到现在有一个较温和的升值,幅度在2%—3%左右,资本外流的情况也在缓解,我们的资本账户在经历了11个季度的流出之后,重新变回了流入。
 
但是问题在于要看可持续性,今年上半年人民币对美元的升值,我认为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外部环境在好转,全球的增长在加速,美元本身在走弱,全球没有爆发大的地缘政治风险,但是如果下半年,全球增长在走弱,美元重新走强,地缘政治风险凸显的话,人民币可能重新面临贬值压力。
 
本轮资本外流的放缓,主要的原因是银行加强流出的管制,但是如果贬值压力存在的话,这个资本压力仍然会持续。所以今年上半年,官方渠道的资本外流都在缓解,地下渠道的资本外流依然庞大,所以说,这个格局恐怕会维持。我觉得比管汇率、管资本外流更重要的就是如何更好地消除当前中国的金融风险,以及如何提升中国经济增长和增长前景,只有这些基本面做好之后,自然而然,汇率和资本流动都会被基本面所决定,也不用担心本币的贬值和资本的外流。
 
经济观察报:下半年人民币“破7”的压力还大吗?
 
张明:我觉得已经不大了,今年5月下旬,央行给每天人民币的开盘价加入了一个逆周期因子,这个因子的作用在于进一步降低了国内外汇市场供给和需求对汇率的影响,重新增强了央行对开盘价定价的影响,这个逆周期因子加入之后,我们认为今年年内人民币“破7”的概率已经很小,下半年人民币对美元会重新贬一点,但是可能是把上半年2%—3%的升值幅度贬回去。我们的预测到了年底,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大概在6.9左右,压力更大的话会逼近7.0,但是今年破7的概率已经非常低了。
 
关于个人的研究风格
 
经济观察报:您迄今为止的职业生涯大部分是在社科院度过的,为什么现在选择投身到市场化的券商?
 
张明:其实我目前也没有离开社科院,在平安证券的工作是兼职。我算是仍在体制内,只是探身出来试试水。我除了想继续做研究之外,也想把研究和现实世界更好地结合起来。
 
截至今年,我到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已经十年,做了很多宏观的研究,但是我发现长期做宏观研究,对微观机制却不甚熟悉,所以我觉得到券商这来看一些金融机构和实体企业,了解一下市场的微观机制,特别是对宏观政策如何向微观实体传导有了更深的了解,也有助于提升了我对宏观的研究。
 
经济观察报:投身市场以后,您的研究风格会有变化吗?
 
张明:在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的长期工作铸造了我的研究风格——就是基于自己的分析框架、用客观的事实与数据、对特定政策进行独立的点评。我不会刻意为政府唱赞歌,也不去刻意反对相应政策,而是从国家利益的角度,从增进国民福利的角度出发,开展客观独立的研究。我过去十年都是这样研究的,未来的风格也不会变。
 
以后,我还是会按照自己的分析框架,针对我感兴趣的问题进行客观独立的研究。研究的对错没那么重要,但研究的逻辑框架、有没有价值增值我觉得更加重要。所以我不会去追逐市场热点,而是坚持走自己的路,剩下的结果就是自然而然的过程。
 
经济观察报:经济学家的预测难免有出错的时候,网友也将其戏称为被市场“打脸”。您会怎么来应对被 “打脸”的情况?
 
张明:我觉得做经济学的人预测出错很正常,也不用压力很大,因为你自己不是长胜将军。出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了解自己为什么出错。我们说我们做很多经济学判断都是基于一系列假设前提,基于一个框架进行推理,所以你就要回过头来看是这个前提假设错了还是框架有误,还是推理的过程有偏误,如果你能找到错误的原因,你就能避免在未来犯同样的错误。
 
 
 
人民币为什么会从2015年811汇改之后由升值趋势转为贬值趋势?人民币具备持续贬值的基础吗?人民币贬值压力究竟来自基本面还是来自预期?如何判断未来人民币兑主要货币走势?在人民币贬值背景下如何开展投资?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