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明 > 2018年,如何寻找投资方向?

2018年,如何寻找投资方向?

问题1:目前市场的一致预期是,2018年中国经济增速仍维持在合理区间,CPI向上同时PPI向下,工业向缓消费向好,货币和监管双双转向金融稳定和防范系统性风险的主线。两位觉得2018年中国经济还可能遭遇到怎样的内外部黑天鹅?综合趋势性因素和黑天鹅因素,2018年是大类资产配置的收益大年,还是寻常年景?这需要我们在全年遵从怎样的投资理念、追求怎样的投资回报率为好?
 
张明:我同意对2018年中国宏观经济的上述判断。内部的黑天鹅或灰犀牛事件可能包括:中国一二线房地产市场何去何从(究竟是放大招呢,还是延续目前的扭曲性很强的调控方式,抑或是调控放松后的房价报复式上涨)?房地产投资与基建投资增速是否可能超预期回落?金融监管政策超调引发的市场震荡等。外部的黑天鹅或灰犀牛事件可能包括:地缘政治冲突的加剧(特别是朝核与中东)、中美贸易摩擦的加剧、欧洲政治重返动荡区间、中美流动性双双收紧对部分新兴市场国家的冲击等。综上所述,2018年不会是大类资产配置的大年。我个人认为的大类资产配置优先次序可能是:股权>债券>大宗>房产。建议普通老百姓采取如下投资理念:第一,尽可能多元化配置资产;第二,选择优秀的机构投资者;第三,提防理财产品刚性兑付被打破的风险;第四,慎重使用高杠杆。
 
问题2:中国百姓历来最关注楼市,在过去近20年,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和人口迁徙,房价总体呈上升趋势。“十九大”确立了通过多主体供给,满足多层次需求,租售并举的地产政策大方向。当下持乐观判断者有之,例如任志强坚持其“暴涨论”,持中性和悲观者也有之,一些学者甚至认为,过去两年楼市的火爆,很大程度上已推升了中国居民的杠杆率。在两位看来,中国楼市在2018年存在整体或结构性的机会吗?地产股的表现可能如何?
 
张明:中国楼市在2018年应该不存在整体性投资机会。目前一二线与三四线房地产市场的主要矛盾不一样。一二线城市主要是防房价报复性上涨,毕竟目前已经几乎没有库存了。三四线城市主要是防本轮拿地高潮之后出现新一轮库存过剩。如果说存在结构性机会的话,那么我个人认为投资机会主要在“新一线城市”,但可惜这些城市基本上都限购了。此外,就是具有难以复制性的某些养老地产或者度假地产。目前这种既紧供给又紧需求、压缩交易的传统调控政策,目前来看可能至少延续至2018年年底。这就意味着,未来一段时间,有些资金链崩得太紧的中小开发商可能会出问题,这就给了大型开发商快速提升行业集中度的机会。因此,尽管地产股总体表现可能低迷,但某些资金链较为松弛、市场主要集中在一二线城市的大型开发商,未来的股价表现可能相当不错。
 
问题3:2017年全球主要股市表现温暖,中国股市以漂亮50为代表蓝筹股也总体表现较好,围绕着国企改革、大消费和“双创”三大主线,为价值投资者带来了较好的回报。邻近岁末,既有刘士余主席提出要建设“资本市场强国”的声音,也不乏对2018年中国A股持谨慎乐观或中性判断者。两位深谙中国证券市场的理论和实践,对普通投资者如何参与A股有什么策略性建议?
 
张明:2017年全球主要股市表现火爆,中国A股市场大型蓝筹股的表现也令人耳目一新。应该说,2017年中国股市的投资主线是“估值+业绩+行业龙头”,大型蓝筹股的表现优于中小盘与创业板,这说明中国股市投资表现出强烈的“脱虚入实”趋势。2018年,从存量流动性的变化而言,中国股市的表现应该相对不错,但大牛市概率很低,主要还是结构性机会。大型蓝筹股目前估值已经较高,可能面临一些调整压力。2018年我更看好消费升级、创新驱动、农村改革、区域概念(粤港澳大湾区、杭州湾、雄安新区)等板块的表现。一些业绩优秀的中小盘股票的表现可能好于大型蓝筹股。
 
问题4:2017年,香港和内地市场的联系不断加深,这既体现在上市标的上,体现在投资者和资金上,也体现在两地市场制度建设和创新上。因此港股2017年表现亮眼。有人认为,美国和欧元区资本市场的暖意,以及中国经济远景的明朗化,都有助于香港股市在2018年再创新高。两位觉得在沪深两市和香港市场融合不断加深时,在2018年能给内地投资者带来哪些投资机会?
 
张明:国内股市与香港股市的融合,这有望在边际上改革国内股市上散户占主导的投资者格局,提升机构投资者的占比,从而使得国内股市投资者的理念变得更加成熟与国际化。此外,两地股市的融合也使得内地投资者有了更多配置境外上市的国内外优质企业的机会。不过,我并不认为2018年香港股市一定会创新高。在某种程度上,香港股市与美国股市存在一定的联动。美国股市已经连续上涨了九年,目前估值已经相当高了。我不敢说2018年美国股市一定会显著调整,但我认为股市调整的概率正在逐渐增加。举个例子,如果美国国内核心通胀率超预期上升,这将会导致美联储调高加息频率,最终可能会导致美股的调整。
 
问题5:2016年以来,金融领域的局部乱象整治和防范风险工作不断强化,互联网金融,影子银行,虚拟货币等市场加速规范,在确立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双支柱之后,资产管理新规和流动性管理新规等陆续面世,巴塞尔委员会也推出了最薪修订版的协议。在两位看来,信托和表外理财等财富管理类工具,能够给中国富裕家庭在未来带来怎样的机会?
 
张明:十九大已经把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爆发放在未来三年的三大任务之首,这说明中国政府控制金融风险的立场是坚定的、态度是鲜明的,未来金融监管加强的趋势不会改变。目前,金融监管的重点集中在影子银行领域,相关风险正在释放。例如货币市场与债券市场收益率均在上升。未来,刚性兑付可能被打破、穿透性监管将会增强、同业负债占比有望继续下降。这就意味着,部分中小金融机构发行的高收益理财产品,未来面临违约的概率正在上升。在监管压力之下,信托业与银行同业业务都将回归传统概念。通道业务与被动财富管理的重要性都会下降,主动型资产管理的重要性将会上升。我对中国家庭理财的主要建议是:第一,还是应该注意投资的多元化,投资视野应该超出国内市场,应该关注国外的投资与避险机会;第二,应该注意挑选优秀的机构投资者来代为理财;第三,应该注意控制杠杆率;第四,注意规避潜在风险较大的投资领域(例如部分刚性兑付的高收益理财产品、大宗商品期货、三四线城市房产等)。
 
注:本文为《中国外汇》组织的圆桌对话。感谢主持人钟伟教授提出的富有启发性的问题。尚未发表,谢绝传统媒体转载。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