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明 > 专访 | 新兴市场货币动荡难以引发全面危机

专访 | 新兴市场货币动荡难以引发全面危机

伴随美国经济强劲增长,以及美联储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美元今年以来不断走强,引发部分新兴市场出现震荡。
 
今年迄今,阿根廷比索兑美元已暴跌近40%,成为表现最差的新兴市场货币。在货币贬值、财政赤字、通胀高企多重围困下,阿根廷政府不得不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寻求资金援助。IMF于上周三正式通过了对阿根廷的500亿美元救助项目,成为IMF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贷款救助。另外一个新兴市场国家——土耳其也出现了货币贬值、资本外流。土耳其里拉兑美元今年迄今大幅贬值近30%。
 
美元不断走强的原因有哪些?为什么阿根廷、土耳其受美元升值冲击尤其大?近期的新兴市场动荡会不会演变为全球性经济危机?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明为界面新闻进行了解读。
 
推动美元今年以来不断上涨的因素有哪些?如何看待美元未来走势?
 
张明:由于美国经济持续向好、劳动力市场持续紧张以及核心通胀率逐渐上行,一方面,市场对于未来一段时间美联储加息次数的预期有所增加,另一方面,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由年初的2.4%左右上升至目前的2.9%左右。受这两大因素推动,今年以来,美元无论对发达国家货币还是新兴市场国家货币都呈现出明显的升值态势。
 
美元指数未来走势有两种可能性,第一种是,在95左右做上下盘整。第二种可能性是,进一步上行,甚至有可能上探到98-100。我并不认为未来一段时间美元指数会显著回落,主要原因是,一方面,今年以来整个发达经济体中,只有美国的经济还比较强劲,其他经济体都在纷纷回调,全球经济从趋同转为再度分化,这是使得美元指数坚挺的基本面原因。此外,再加上贸易冲突、地缘政治冲突,这些都使得作为避险货币的美元受到追捧。
 
伴随美元升值,一些新兴市场近期出现了货币贬值、资本外流,其中尤以阿根廷和土耳其为甚,什么原因导致这两个国家受冲击最大?
 
张明:从过去的历史经验来看,如果一个国家存在持续的经常账户逆差,那么一旦短期资本流动的方向发生转变——由流入转为流出,该国就可能由国际收支大致平衡突然转变为国际收支双逆差,而这通常会导致本币兑美元的显著贬值。阿根廷与土耳其的确存在持续的经常账户逆差。2010-2017年,阿根廷连续八年面临经常账户逆差,且经常账户逆差占本国名义GDP的比率由2010年的0.4%上升至2017年的4.9%。土耳其则在2002-2017年期间面临连续16年的经常账户逆差。2017年第4季度,土耳其经常账户逆差占本国名义GDP的比率高达6.8%。
 
为了限制本币兑美元的大幅贬值及其引发的不良后果,新兴市场国家通常会动用外汇储备来干预外汇市场。因此,外汇储备的充足程度也会影响市场关于该国稳定本币汇率能力的预期。截至2017年年底,阿根廷、土耳其外汇储备余额占本国名义GDP的比率分别为8%、10%。有关文献提出过这样一个拇指法则,一个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外汇储备是否充足的标准,要看该国外汇储备是否达到GDP的10%。用这个法则来衡量,阿根廷和土耳其的外汇储备并不十分充足。
 
此外,如果一个国家举借了大量以美元计价的外债,那么一旦本币兑美元汇率大幅贬值,该国的真实外债负担就会显著攀升,甚至引爆债务危机,并进而导致本币继续大幅贬值。截至2017年年底,阿根廷、土耳其外债占本国名义GDP的比率分别为37%、53%。不难看出,土耳其和阿根廷面临严重的外债压力。
 
另外一方面,新兴市场国家金融危机的历史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同时面临经常账户赤字与政府财政赤字的双赤字格局,那么这个国家更容易爆发货币危机。事实上,2006年至2017年,土耳其持续面临财政赤字,而阿根廷与俄罗斯在过去三年(2015年至2017年)也面临着持续的财政赤字。不过,截至2017年年底,阿根廷、土耳其政府债务余额与名义GDP的比率分别为51%、28%,均低于60%与90%的双重国际警戒线。
 
阿根廷、土耳其共有的一个特点是,在本币大幅贬值的同时,其国内通胀也居高不下。货币贬值和高通胀之间有什么联动关系吗?
 
张明:从相对购买力平价来看,如果一国出现较高的通货膨胀(尤其是恶性通货膨胀),该国货币对美元汇率通常会显著下跌。而一旦本币汇率显著下跌,则又会导致更大的输入型通胀压力,使得通货膨胀火上浇油。截至2018年4月,阿根廷、土耳其的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增速分别为26%、11%。可以看出,阿根廷、土耳其的高通胀与本币贬值的互动非常严峻。
 
尽管土耳其货币贬值、通胀高企,但土耳其央行直到上个月才开始行动,加息300个基点,为什么该行此前一直不愿意加息?
 
张明:土耳其当前的经济基本面实际上并不支持大幅加息,其经济增长并不是很强劲,所以,如果没有外部压力,土耳其央行并不会把加息做为一个选项。而外部压力只有显现到一定程度时,土耳其央行才会被迫加息。如前面所提到的,土耳其的基本面有一些问题,比如,双赤字、持续的经常账户逆差、持续的财政赤字、外债规模较大,在这种情况下,本币贬值和资本外流会相互叠加,这是土耳其央行为什么不得不通过加息来稳住汇率的原因。当然了,土耳其央行加息的效果也不是特别好。
 
土耳其资本市场脆弱与其在1980年代开放资本市场不无关系,1998年亚洲爆发金融危机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相关经济体过度依赖外国资本。目前,中国正在推动资本市场开放,我们应该如何避免出现类似结局?
 
张明:首先,由于短期资本流动是变动不居的,要维持本币汇率稳定,最好能够保持一定的经常账户顺差;第二,保持较为充足的外汇储备水平,有助于增强市场对于本币汇率的信心;第三,应将一国的外债水平保持在适度范围内,尤其是要控制短期外债的占比;第四,要尽量避免财政赤字与经常账户赤字的双赤字格局;第五,要维持本币汇率稳定,一国政府应该尽量避免出现高通胀。
 
哈佛大学经济学家Carmen Reinhart认为,新兴市场目前的状况比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还要严重。您认为近期的动荡会不会演变成全面的新兴市场、甚至是全球经济危机?
 
张明:我觉得当前的动荡演变成2008年那样危机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实际上,2008年经济危机主要是发达国家的危机,新兴市场在2008年并没有出现大的问题。有很多新市场在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后吸取了教训,不过,的确是,这些年来,有些新兴市场经济体又忘掉了教训,比如阿根廷、土耳其,这些国家持续的经常账户的赤字和财政赤字,大量的美元的债务,以及目前比较高的通胀,这些都使得他们比较容易面临危机冲击。整个新兴市场爆发危机的可能性不大,但个别经济比较脆弱、基本面比较脆弱的经济体发生危机的可能性还是有的。
 
注:本文为笔者接受界面新闻记者聂琳的专访,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