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明 > 专访|五个城市三角助力中国经济新腾飞

专访|五个城市三角助力中国经济新腾飞

“未来几年中国经济新一轮的增长动力会来自何方?我们认为,重振区域增长极,带动整个经济增长,有可能是下一步增长重心。”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明日前对《腾讯财经》等媒体称。
 
在张明的带领下,平安证券宏观团队“新时代区域经济一体化”系列研究报告已于近日收官。总结性报告《五个城市三角形:新时代中国经济增长主引擎》称,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也是特定区域率先发展与崛起、再带动其他区域实现协同发展的历史。在宏观经济增速趋势性下降、增长效率持续低迷、国际贸易摩擦与地缘政治冲突持续上升的大背景下,如何重新激活中国新一轮的区域一体化进程,促进中西部地区经济与东部地区经济进一步融合,消除区域之间的各种壁垒,锻造交易成本更低的全国大市场,这既是中国经济确保持续增长、摆脱中等收入陷阱的重要保障,也是进一步焕发消费引擎获力、推动消费持续升级的重要举措。
 
将成为未来引领中国经济的五大增长极
 
张明表示,中国经济发展要进一步挖掘内需潜力,就需要充分利用广袤的国内市场。然而,尽管国内名义上是一个统一市场,但是省际之间的各种要素流动的壁垒还是存在的。例如,中国的高速公路收费很贵。曾经有企业做过实验,通过陆路把货物从广州运到北京,成本要比通过海路把货物运到天津再到北京要贵很多。
 
因此,未来我们要进一步实现消费升级,就要降低各个区域之间各种要素流通的壁垒和成本,建立一个更加统一的市场,这样才能更好地挖掘中国作为一个统一消费大市场的潜力。
 
然而,地方之间“长期在竞争,觉得资源都有限,这种情况下,竞争的思维压倒了合作的思维,有很多有形无形的东西实际上都是制约了未来在全国范围内塑造统一的市场”。张明认为,要打破这些壁垒,需要中央牵头,在体制上做些变革。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地方的财权和事权不匹配,未来中国进一步发展,分税制怎么改很重要。
 
未来怎么更好地推进一体化,其实就是要打破行政分割的概念,在省际之上协同配置资源。中央对地方的考核,除了看当地指标,还可以设定一些超越当地的区域性的指标,以鼓励区域融合。当然,政府需要做的就是把激励机制做好,以消除省际之间的藩篱,提高各省官员之间合作的动力。而具体的项目要由市场来选择,由市场来投融资。
 
“我们应该在国内进一步打破各种要素的藩篱,让要素集聚。”张明说,“既然特大城市做不了,城市带或者城市的集群可能就是未来进一步积聚资源的模式,所以未来城市集群会有很重要的发展。其实我们这五个三角形研究的也是城市集群。”
 
所谓五个城市三角形,分别指:大湾区(珠三角)的广州、深圳、佛山;长三角的上海、杭州、南京;京津冀(京三角)的北京、天津、雄安;中部(中三角)的合肥、郑州、武汉;西部(西三角)的成都、重庆、西安。每个城市三角中,都有一个制造中心、一个金融中心、一个研发中心,三者构成有机互补,并带动整个区域经济的协同发展。
 
关于五大城市群的定位与发展方向,报告建议:长三角定位于经济转型,基于其强大的综合实力,应当致力于成为中国本轮经济转型与结构调整的领头羊;珠三角定位于引领创新,应当利用其良好的科技创新基因和文化氛围,引领高新技术人才和企业的聚集,成为五大城市群中创新发展的一面旗帜;京三角定位于制度改革,应当以雄安新区的建设为契机,促进目前尚不平衡的京津冀地区的协同发展,并利用其制度优势,探索新一轮制度改革的路径;中三角定位于交通枢纽,一方面应当以核心城市为中心,加快铁路网建设,强化其交通枢纽地位,另一方面可以致力于承接长三角的产业转移,促进区域内的多元化发展。西三角定位于研发融合,可以利用城市间优势资源互补的特征,推动核心城市的错位发展;并充分发挥本区域的教育资源优势,推动产学研的深度融合。
 
总体而言,长三角和珠三角在前推动经济转型与技术创新,京三角在中探索制度改革路径,中三角和西三角在后承接产业转移。五大城市群形成阶梯发展的雁型模式,将成为未来引领中国经济的五大增长极。
 
哪些城市房价被高估、低估?
 
在五个城市群中,哪些城市房价被低估了,又有哪些被高估?
 
报告显示,从房价基本面看,珠三角、长三角、京三角三个老牌城市群排名靠前,中三角和西三角的排名都相对靠后;从房价涨幅看,北上深三个位于沿海老牌城市群的一线城市房价涨幅靠前,西三角的成都和中三角的合肥表现突出;从潜力来看,广州、天津、西安、佛山等城市房价的基本面排名大大高于涨幅排名,说明其涨价潜力较大。也即是说,在五大城市群中,短期内房价最被低估的是广州和天津,西安和佛山也具备一定的房地产投资机会,合肥和成都的房价则可能已存在高估。
 
张明称,短期内房地产调控还会持续,所以未来半年到一年房价还是会阴跌,成交量还是会低迷,多样化的商品房供给还是会加速,这几个方面短期内可能不会改变。他表示,当前房地产调控策略很简单,就是既紧供给又紧需求。通过限制银行信贷压缩交易,导致房价阴跌,成交量继续萎缩,以此希望市场改变预期。现在是要降低商品房市场的流动性,但是价格也不会跌,因为没有交易。然后再通过匹配其他各种类型的住房供给来消耗存量需求。在一定程度上,既想实现房价不再涨,又想实现房价不暴跌的期望。
 
消费升级或降级也与房地产有关。在张明看来,消费升级和消费降级很可能是并存的。消费升级的人群往往至少有一套房产甚至有多套房产,房产上升带来的财富效应使他有一种财富在上升的感觉,他就可以把当期的收入更多地用于消费,甚至他可以把房产用一些方式变现来进行消费。相反,一些消费降级的人群,要么是压缩自己的开支,存首付去买房;要么就是因为高杠杆买房,每个月还贷,压力巨大,不得不削减其它支出。
 
而消费升级强的时候往往是房地产市场很活跃,房价在快速向上的时候。每当房地产市场陷入调控,房地产成交量下降,房价开始盘整甚至下跌的时候,往往消费升级的特点就没那么明显了。所以说,消费升级和消费降级有可能在很大程度上与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具有高度相关性。
 
张明认为,中国居民杠杆率上升必然对消费有影响,而居民杠杆率上升的最大的原因就是过去十年房价大概涨了三轮到四轮。从流量视角来看,正向的财富效应就会使得有房产者去增加消费,而月供的压力就会使得供房的人或者还没买房的人降低消费;从存量视角看,中国居民的财富过分集中在房地产市场。未来房价的波动会通过存量的财富效应对中国老百姓的心态,对中国未来消费的增长,产生巨大的影响,这也是政府调控谨小慎微,不断推演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腾讯财经陈近荪采写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