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明 > 张明:盘点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张明:盘点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疫情对一季度消费冲击较大
 
南方+:疫情之下,对交通、餐饮、旅游、娱乐等行业产生的负面影响最为明显。2019年中国的第三产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高达59.4%,这势必导致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之一“消费”增速骤降。在您看来,“消费”增速骤降带给2020年GDP增长的影响在几个百分点区间内?
 
张明:在2020年第一季度,肺炎疫情对消费的影响应该会非常显著。粗略评估,消费增速骤降对2020年第一季度GDP的影响可能超过1个百分点。即使投资与出口增速不变,2020年第一季度GDP增速也可能由2019年第四季度的6.0%降至5.0%附近。如果肺炎疫情能够在2020年3月底控制住,那么其对2020年随后三个季度的影响将会显著下降。更可能的是,通过影响居民收入而间接影响消费。如果采用这一情景进行预测的话,肺炎疫情导致的消费增速下降,对2020年全球GDP增长的影响可能不会超过0.5个百分点。
 
不必过分高估世卫组织定性的负面影响
 
南方+:2020年中国的外贸形势将会好转,体现为进出口增速转正,其中进口增速将会高于出口增速。而当下,世卫组织将疫情定性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将出现更多的国家限制贸易与人员流动的安排。您怎么评价她的负面影响?
 
张明:世卫组织把我国的肺炎疫情定义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至少将从如下三个方面对中国经济产生负面影响:其一,短期内外国居民来华旅游、商务出差与留学的人数将会显著下降;第二,部分中国出口商品可能受到歧视,特别是农业、畜牧业、玩具等行业。2020年中国出口增速不容乐观,但考虑到中美经贸协议的达成需要中国显著增加对美进口,2020年中国出现经常账户逆差的概率将会显著上升;第三,短期内中国的外商直接投资流量可能有所下降。但世卫组织并未将中国定义为疫区,也呼吁不要对中国进行经贸与人员流动方面的限制,因此也不必高估这一定性对中国经济的负面影响。
 
疫情对全年经济增长的影响取决于双重情景分析
 
南方+:综上,依据疫情控制的相对乐观和悲观情形假设,对2020全年GDP增长的影响在几个百分点区间?或者说,疫情对经济增长的长期趋势没有影响?
 
张明:要预测2020年全球GDP增速,除了要对疫情演进进行情景分析之外,也要对中国政府的应对措施进行情景分析。我们可以假定,疫情演进的乐观情景,是2020年一季度末疫情基本告一段落,而悲观情景,是疫情将会持续至2020年整个上半年。政府应对的激进情景,是中国政府采取全方位较大幅度逆周期宏观政策。政府应对的保守情景,是中国政府采取有限的逆周期政策。那么就会产生四种结果。第一,疫情乐观且政府激进,2020年GDP增速有望保持在5.6-5.7%上下;第二,疫情悲观且政府激进,2020年GDP增速有望达到5.2-5.3%左右;第三,疫情乐观且政府保守,2020年GDP增速有望保持在5.4-5.5%上下;第四,疫情悲观且政府保守,2020年GDP增速可能回落至5.0%左右。最可能发生的情景,当属三、二、一。
 
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贬值幅度有限
 
南方+:经济走弱之时人民币汇率有贬值需要与压力,在您看来,贬值处于可控与有限的状态是多少?
 
张明:要判断人民币汇率走势,至少应该考虑三方面的因素:其一,疫情爆发导致中国经济基本面弱化,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有走弱的压力;其二,中美刚刚签署了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协议要求双方货币不能出现“竞争性贬值”;其三,一旦出现较大幅度的贬值,且控制不好贬值预期,那么就可能形成贬值预期与资本外流的恶性循环,对中国经济而言雪上加霜。在肺炎疫情爆发之前,笔者对2020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预测在6.7-7.1,中值在6.9左右。肺炎疫情的爆发之后,笔者目前对2020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预测在6.8-7.4,中值在7.1左右。如此的贬值幅度是可控的,也是市场供求作用的结果。
 
防范对资本市场的过度冲击
 
南方+:当下,病毒传播处于发展过程中,其对中国经济及之后的政策走向还将产生怎样的作用力?
 
张明:应该看到,中国政府针对本次肺炎疫情,已经采取了及时、大规模、强有力的应对措施,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了病毒大范围传播的可能性,这对于控制疫情、维持中国经济与金融市场稳定而言非常重要。中国政府控制疫情的努力,也得到了国际社会的一致认可。不过,也不能忽视疫情演进的不确定性。疫情对中国经济的负面冲击,将取决于疫情的持续时间与传播烈度。而中国政府采取的逆周期宏观经济政策的力度,也将视疫情的未来演进而定。需要关注的另一点,是疫情通过基本面渠道与信心渠道可能对中国资本市场造成的潜在不利影响。有关部门应对此进行充分研判与精心准备。长期停市肯定是不合适的,但如果市场出现过度幅度的波动,那么政府可以让平稳基金、社保基金等官方长期投资者出手干预。
 
注:本文为笔者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龙金光的书面访谈,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