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明 > 张明:新冠疫情对中国外贸外资的潜在冲击与应对策略

张明:新冠疫情对中国外贸外资的潜在冲击与应对策略

 

本次新冠疫情从2020年年初暴发至今,持续已有一月有余。目前来看,新冠疫情的持续长度还有不确定性,对中国经济究竟会产生多大的负面冲击,还有待观察。本文将梳理新冠疫情对我国外贸外资可能造成的负面冲击,并提出相应的应对策略。
 
一、疫情持续期间对我国外贸的冲击
 
我们从货物贸易与服务贸易两个层面来展开分析。在上述两个层面,均分析出口、进口与贸易差额。
 
在疫情持续期间,我国货物贸易出口增速不容乐观。一方面,随着新冠疫情的持续,劳动力流动速度下降、很多制造业企业开工不足的现象,截至目前仍在持续。粗略估计,出口行业企业全面开工,可能要到2020年2月底。这就意味着,与没有新冠疫情相比,出口行业企业基本上停工了一个月;另一方面,世卫组织将本次新冠疫情定义为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后,某些国家过度反应,开始限制来自中国的人口入境。那么有些国家会不会短期内对中国特定行业(例如食品、玩具、服装)的产品实施进口限制,也具有一定程度的不确定性。
 
与此同时,我国货物贸易进口增速也会显著下降。导致进口增速下降的原因主要有二:一是新冠疫情冲击导致我国内需增速下降,从而降低了进口增速;二是加工贸易行业的出口增速下降自然也会导致相应的进口增速下降。虽然在新冠疫情发生后,中国从国外的医疗设备、医疗物资进口将会显著上升,但总体而言,进口增速下行是没有疑议的。
 
既然在疫情持续期间,我国货物贸易出口与进口增速均会下降,那么贸易差额是会上升还是会下降呢,我们认为二者皆有可能。换言之,在疫情持续期间,中国货物贸易顺差的变动方向并不确定。
 
新冠疫情的暴发会同时冲击中国服务贸易的进口与出口。一方面,中国人到国外进行旅游、购物、商务旅行与学习的人数均会显著下降,但另一方面,外国人短期来中国进行上述服务业消费的人数也会显著下降。但考虑到中国一直以来存在持续的服务贸易逆差,因此,短期内中国服务贸易的进出口增速均会显著下降,但同时服务贸易逆差可能有所下降。
 
二、2020年全年对我国外贸的冲击
 
在新冠疫情结束之后,中国货物贸易进出口增速均有望显著反弹,但进口增速反弹可能超过出口增速,从而导致2020年全年中国货物贸易顺差下降。
 
我们认为,2020年美国经济增速有望温和回落,欧元区经济增速可能略微好于2019年,部分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增速有望反弹,这意味着全球外需表现将会不错。此外,在新冠疫情结束之后,很多出口企业可能出现“补出口”的现象。上述因素意味着,一旦新冠疫情结束,中国出口增速有望显著反弹。
 
但另一方面,进口增速的反弹幅度可能更大。其一,受新冠疫情影响,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GDP增速可能低于5%,为了确保全年经济增速,中国政府将会实施更大力度的逆周期宏观经济政策,从而导致后三个季度GDP增速显著反弹,这自然意味着进口增速的反弹;其二,虽然第一阶段中美经贸协议中有“不可抗力”的条款,但考虑到今年是美国大选之年,特朗普政府要再度赢得大选,可能会对中国更加强势,因此允许中国推迟执行进口承诺的概率不高,这就意味着,在新冠疫情结束之后,我们不得不显著增加对美国的商品进口。
 
如果新冠疫情结束之后,中国进口增速反弹显著高于出口增速,这就意味着中国货物贸易顺差可能显著下降,进而可能导致中国在特定季度出现经常账户逆差。而一旦出现经常账户逆差,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就可能面临下行压力。然而,考虑到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中包含了不允许汇率出现竞争性贬值的条款,因此,一旦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显著贬值,那么就可能面临来自美方的压力。这就意味着,通过人民币汇率贬值来缓解出口行业压力的空间是非常有限的。
 
三、疫情持续期间对我国外资的冲击
 
在新冠疫情持续期间,外商来华投资(FDI)的流量可能会出现一定程度的下降,而且FDI流量下降的持续时间可能要比新冠疫情持续的时间更长。因为很多FDI投资的合同签署与资金拨付要晚于实地调研与合同谈判。
 
然而另一方面,随着中国金融市场的加速开放,以及目前中国A股市场的估值较为合理,近期证券投资项下的外资流入规模明显上升。从一定程度上而言,证券投资项下的外资流入可以对冲FDI的流量下降。中国面临的总体外资流动可能不降反增。但不容忽视的是,直接投资流入下降、证券投资流入上升的结构变化,也意味着未来外资流动的波动性将会显著上升。
 
四、应对策略
 
中国政府可以采取如下措施来缓解新冠疫情对中国外贸外资的不利冲击:
 
第一,中国政府应该通过扩张性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来为外贸行业的中小企业减负,例如富有针对性的减税降费、转移支付与信用支持等,但应注意的是,这些支持政策要符合WTO相关规则,避免这些救助措施未来再度成为美国政府抨击我们的口实;
 
第二,在新冠疫情的最新发展情况、中国政府的防范治理措施等层面,中国政府应加大与外国政府、国际组织、外国商会等的沟通力度与频率,提高沟通的主动性与透明度;
 
第三,中国政府应及时与美国政府沟通协调,指出新冠疫情的暴发使得中国要在短期内履行进口承诺面临很大困难,希望双方能够达成一致,让中国政府推迟履行进口计划,或者至少能够调整进口商品的结构;
 
第四,中国政府应更加积极主动地推进双边与多边贸易协定谈判进程。例如,中国政府应该更加积极地推动中日韩自由贸易区谈判。又如,中国政府可以考虑主动申请加入CPTPP。
 
注:本文基于笔者参加一个在线会议的发言提纲写成,尚未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