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明 > 张明 | 如何评估上海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张明 | 如何评估上海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注:本文为笔者给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蔡真博士新著《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评估理论与发展战略研究》撰写的推荐序,该书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在2022年2月出版。欢迎关注。

 

蔡真博士是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货币理论与货币政策研究室副主任,长期从事金融市场研究,在房地产金融研究领域成果斐然。最近,他邀请我为他领衔的新著《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评估理论与发展战略研究》作序,我欣然应允。
 

这本书分为三篇。上篇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历史回顾,主要对“十二五”、“十三五”期间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情况进行评估。中篇是对上海是否已经基本建成国际金融中心进行评估。下篇是对2021年至2035年期间上海的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设计发展战略。上篇与中篇是回顾过去,下篇是展望将来。在笔者看来,本书的重点在于中篇与下篇。
 

在中篇里,作者首先在对新华·道琼斯指数与伦敦金融城指数进行对比分析的基础上,建立了国际金融中心的评估框架,提出国际金融中心评估的三大要素是金融市场发展程度、金融机构与金融财富聚集程度与国际化程度。随后,作者运用上述框架对当前上海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进行评估,认为上海在金融市场发展程度以及机构与财富聚集程度这两个指标上已经超额完成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任务,但在国际化程度方面依然有所欠缺。

 

在下篇中,作者提出了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愿景:在2035年,上海金融中心的国际化程度大幅提升,成为双循环战略的核心枢纽,形成覆盖亚洲、辐射全球的金融中心,并成为全球金融科技与绿色金融的引领者。这个目标不可谓不宏伟。
 

为实现上述愿景,作者提出了四大“抓手”:一是以“一带一路”战略为核心构建人民币输出机制;二是加快上海金融市场建设以吸引境外人民币回流;三是在金融科技领域实现弯道超车;四是引领全球绿色金融发展。
 

在全书最后一章,作者还提出了深化上海金融市场结构性改革的五条建议与两条保障措施。这五条建议分别为:通过发展安全资产来改善债券市场结构;完善科创板制度;加快资产管理行业发展;推动利率衍生品市场扩容;加快资本账户可兑换与人民币汇率改革。两条保障措施是完善金融基础设施、加强金融监管与金融法治建设。

 

从上述分析框架与主要结论中不难看出,蔡真博士团队对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理论与实践均非常熟悉,进行了大量接地气的实地调研工作,提出了令人信服且具有可操作性的系列政策建议。这是一本高质量的学术研究报告,将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提供重要的参考镜鉴作用。
 

笔者非常认同蔡真博士团队对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现状的评估,也即上海在金融市场发展、机构与财富聚集度方面成绩斐然,但在国际化程度上还有所不足。笔者曾经在一次研讨会上提出如下看法:一个真正的国际金融中心,应该满足以下四个条件:本国居民以外币举债、本国居民投资外币资产、外国居民以本币举债、外国居民投资本币资产。如果这四点做好了,就算一个非常不错的国际金融中心了。如果能满足另外两个条件,这个国际金融中心就更加完美了,这两个条件分别为外国居民以外币举债、外国居民投资外币资产。

 

如果用上述六个条件组成的分析框架来评估,那么目前上海金融中心基本满足外国居民投资本币资产这一条件(通过QFII、RQFII、沪港通、深港通、沪伦通与债券通),外国居民以本币举债(也即发行熊猫债券)的规模非常小。本国居民投资外币资产(通过QDII、沪港通、深港通、沪伦通与债券通)的规模有限,而本国居民仍不能大规模以外币举债。最后两个离岸金融中心的条件就更不满足了。
 

用上述标准来衡量,这意味着上海金融中心在开放度上,距离纽约、东京等城市差距依然较远,更不用说与伦敦、香港、新加坡等离岸市场程度更高的市场相比了。当然,如前所述,上海在国内金融市场规模、机构与财富聚集度方面拥有自己的独特优势。

 

此外,令笔者感兴趣的是,本书也对人民币国际化的现状进行了评估,并对未来人民币国际化的机会窗口与实现路径进行了讨论。事实上,经过10年左右的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人民币国际地位的确显著提升,标志性事件就是加入了IMF特别提款权(SDR)的货币篮,且权重仅次于美元与欧元。然而,即使到当前,人民币在国际支付、外汇交易、储备货币这三个最重要的维度中,份额均在2%左右,不仅远低于美元与欧元,距离日元与英镑仍有一定距离。因此,在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方面,我们应该制定更加现实的目标。例如,如果到2035年,人民币能够在上述三个维度上全面超过日元与英镑,成长为仅次于美元与欧元的第三大国际货币,这已经是非常令人振奋的成就了。

 

在未来应如何进一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呢?笔者曾经提出,中国政府可以通过新“三位一体”策略来推动下一轮人民币国际化,也即大力拓展人民币作为大宗商品交易计价货币的功能(例如上海人民币计价的原油期货交易市场)、加快向外国机构投资者开放国内金融市场在中国周边国家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培育对于人民币的真实、粘性需求。不难看出,笔者提出的建议,与蔡真博士团队提出的加强上海国际金融建设的“四大抓手”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综上所述,我认为蔡真博士领衔的这本新著是一本高质量的著作,值得关注中国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政策制定者、学术研究者与市场参与者阅读。我也希望,蔡真博士未来能够推出更多兼具理论性、现实性与前瞻性的佳作。

 

(笔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