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明 > 《今日简史》读书笔记

《今日简史》读书笔记

注:本文仅是笔者对这本书内容的摘录,并不代表笔者认同这些观点。对于任何观点,我们都要批判地参考借鉴,在此基础上做出自己的判断。

《今日简史:人类命运大议题》,尤瓦尔·赫拉利著,中信出版集团,2018年8月版。

 

1、在一个信息爆炸却多半无用的世界,清晰的见解就成了一种力量。
 

2、恐怖主义既是全球性的政治问题,也是一种内部心理机制。恐怖主义要发挥效用,靠的是按下我们内心深处的恐惧按钮,劫持数百万人的想象力。

 

3、信息技术和生物技术一旦携手,可能很快就会让数十亿人失业,同时破坏自由和平等这两个概念。大数据算法可能导致数字独裁,也就是所有权力集中在一小群精英手中,而大多数人不只是被剥削,还面临更糟的局面:如草芥般不足轻重。

 

4、哲学家很有耐心,工程师的耐心要少得多,投资者则是最没耐心的。就算你还没有想清楚怎样运用这股设计生命的力量,市场的压力也不会允许你一千年后再想出答案,而是会用它那只隐形的手迫使你接受它盲目的响应。

 

5、法西斯主义故事将历史解释为不同国家之间的斗争,构想的是一个群体暴力镇压其他所有群体。共产主义故事将历史解释为不同阶级之间的斗争,构想的是所有群体通过集中制联合起来,以不惜牺牲自由为代价赢得公平。自由主义故事将历史解释为自由与专制之间的斗争,构想的是尽管存在一些不平等,但依靠最少的控制实现所有人自由与和平交往。
 

6、现在自由主义者所面临的局面,有些类似于20世纪80年代的苏联精英分子:既不知道历史为什么没走上他们认为注定的道路,手中也没有其他观点能够用来诠释现实。
 

7、过去推动俄国、中国和古巴革命的,是一群对经济至关重要但缺乏政治权力的人;而2016年支持英国脱欧和特朗普的,缺失一群虽然还享有政治权力却担心失去经济价值的人。也许在21世纪,平民主义者反抗的将不再是经济精英剥削人民,而是经济精英不再需要人民。而且平民主义者很可能会败下阵来,因为反抗无足轻重要比不反抗剥削困难许多。

 

8、自由主义学习了共产主义,于是扩大了同理心的范围,开始在重视自由之外也同时重视平等。
 

9、大多数投票支持特朗普和英国脱欧的人,并不是完全反对整个自由主义组合,而只是对全球化失去了信心。他们仍然相信民主、自由市场、人权,以及社会责任,但认为这些好点子只要在国内流通就可以了。

 

10、执政的寡头特权阶级一旦垄断媒体,便能不断将自身的失败归咎于他人,并将公民的注意力引导到外部的威胁——无论是真有其事或仅仅是空穴来风。只要制造出永无止境的危机,腐败的寡头政治就能享受永无止境的统治。
 

11、当前,世界各地的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运动的共同点就是,即使他们自称反自由主义,也没有人全盘拒绝自由主义。他们拒绝的是套餐的形式,只想从自由的自助餐中挑选自己喜欢的菜。

 

12、自由主义幻灭后形成思想空缺,暂时由地方的怀旧幻想来填补,缅怀着往日的荣光——这可以说是正在全球发生的事。

 

13、科技革命可能很快就会让数十亿人失业,并创造出一个人数众多的新无用阶级,带来现有意识形态无法应对的社会和政治动荡。


14、人工智能特别重要的两种非人类能力是连接性和可更新性。
 

15、人文关怀产业(也就是照顾老幼病残)大概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仍然会是人类的工作。事实上,随着人类寿命延长和少子化,养老产业很可能成为人类劳动力市场成长最快的行业类别。

 

16、2050年的就业市场的特点很可能在于人类和人工智能的合作,而非竞争。

 

17、智人本来就不是一种会满足于现状的动物。他们的快乐很少取决于客观条件,而多半取决于自身的期望。然而,期望又往往会因为各种条件(甚至包括其他人的条件)而不断调整。整体客观条件改善的时候,期望也会随之膨胀。于是虽然客观条件可能已经大幅提升,但我们却可能还是像从前一样不满。

 

18、生物知识乘以计算能力再乘以数据,就等于入侵人类的能力。

 

19、今天世界各地的政治家似乎可以在各种不同的经济政策之间做选择,政治家有种以为自己可以选的错觉,但真正重要的决定早就由经济学家、金融专家和商人在提出选项时就做完了。也就是说,是他们为政治家定下了选择的方向。而再过几十年,就可能是由人工智能来提出选项,供政治家进行挑选了。
 

20、智能是解决问题的能力,意识则是能感受痛苦、喜悦、爱和愤怒的能力。我们之所以会两者不分,是因为对人类和其他哺乳动物来说,智能和意识会携手同行。
 

21、这里的危险在于,如果我们太注重发展人工智能而又太不注意发展人类的意识,那么计算机有了极其先进的人工智能之后,可能只会增强人类的“自然愚蠢”。
 

22、人工智能兴起可能会让大多数人不再拥有经济价值和政治力量。同时,生物技术的进步则可能将经济上的不平等转化为生物上的不平等。因此,在生物工程和人工智能兴起之后,人类可能分裂为两个群体:一小群超人类,以及绝大多数位于下层而且毫无用途的智人。雪上加霜的是,等到民众不再具备经济与政治上的力量,国家对国民健康、教育和福利的投资意愿也可能降低。长远来看,这甚至可能造成世界的去全球化:上层种姓聚集起来自称文明,再用城墙和护城河将自己和外界的“野蛮人”隔开。
 

23、如果我们希望避免所有财富和权力都集中到一小群精英手中,关键在于规范数据的所有权。
 

24、不幸的是,在过去两个世纪,各种亲密的社群确实正在瓦解。于是,虽然整个地球连接得更加紧密,但每个人的生活却比过去更加孤独,许多社会和政治纷扰归根结底都起源于此。
 

25、从历史上看,企业绝非领导社会和政治革命的理想载体。如果是一场真正的革命,迟早都会要求企业做出企业本身、员工和股东都不愿做出的牺牲。也正因为如此,革命人士还得依靠教会、政党和军队。
 

26、人类统一的过程有两种不同的形式:在不同的群体之间建立连接,以及让不同的群体采用相同的实践方式。
 

27、我们最常发生争吵的对象,就是自己的家人。身份认同是由冲突和困境来定义的,而不是由共同之处来定义的。

 

28、各地民众开始觉得全球资本主义冷酷无情,令人感到孤立无援,再加上担心未来国家健康、教育和福利制度无以为继,于是又投入民族主义的怀抱来寻求安慰和意义。
 

29、核战争、生态崩溃和科技颠覆,这三个问题中的每一个都足以威胁人类命运的未来。如果它们交织在一起,更有可能因为互相促进、彼此结合,让人类面临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机。

 

30、想要让政治有效地发挥作用,只有两种选择:要么让生态、经济和科学进步去全球化,要么让政治全球化。

 

31、传统宗教基本上与技术和政策问题的关系不大,却和身份认同问题息息相关,只不过多半是造成问题,而非解决问题。
 

32、人类的力量需要群众合作,群众合作又需要先打造群众的身份认同,而且所有群众的身份认同都以虚构故事为基础,而不是以科学事实或经济必需品为根基。
 

33、民族主义和宗教依然将人类文明分裂为许多常常敌对的阵营。这种全球问题与地方认同之间的冲突,正在危及全球最大规模的多元文化实验:欧盟。欧盟的基础,在于承诺要践行共通的自由主义价值观,现在却因为融合和移民问题而处于崩溃的边缘。

 

34、人类目前还在英勇地对抗着传统的种族主义,却没发现战场已经转移。传统的种族主义正在消逝,现在满世界都是文化主义者。
 

35、文化主义的许多主张都有三个常见的理论漏洞。第一,文化主义者经常把地方优势与客观优势混为一谈;第二,针对明确的时间、地点及衡量标准,就实际经验而言,文化主义的种种主张可能很合理,但如果让主张过于笼统,就没道理了;第三,虽然这些主张都属于统计性质,却经常被拿来对个人做出预先判断。

 

36、恐怖主义的策略意图通过传播恐惧改变政治局势,而不是为了带来实质伤害。会运用这种策略的,几乎都是力量弱小、无法对对方造成重大伤害的人。在恐怖主义中,恐惧就是主角,恐怖分子的真实实力与其所激发的实际恐惧完全不成比例。
 

37、恐怖分子所指望的正在于,虽然几乎无法破坏对手的任何实质力量,但袭击造成的恐惧和混乱会让对手全力出击、过度反应。恐怖分子的思考方式并不像军队将领,反而像戏剧节目制作人。

 

38、恐怖分子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不可能打败我们,唯一可能打败我们的,就是我们因为恐怖主义的挑衅而过度反应。政府之所以难以忍受这些挑衅,是因为现代政权的合法性正来自保证公共领域不受政治暴力的影响。


39、真正要对付恐怖主义,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通过有效的情报、隐秘的行动,打击恐怖主义背后的资金网络,但这种事情在电视上不够精彩。
 

40、成功的反恐行动应该三管齐下:第一,秘密打击恐怖组织网络;第二,媒体必须保持客观,避免歇斯底里;第三,每个公民都应该负起责任,从恐怖分子手中把自己的想象力解救出来,提醒自己恐怖威胁的真实程度。
 

41、今天,主要的经济资产是科技和体制的知识,而不再是麦田、金矿甚至油田,而知识是无法通过战争来掠夺的。

 

42、一神论让许多人比以前更不宽容,于是导致宗教迫害与宗教战争蔓延肆虐各方。多神论者很少仅因他人宗教信仰不同,就加以斗争、迫害或者杀害。
 

43、道德的重点并不是遵守神圣的诫命,而是要减少痛苦。所以,想让自己做一个有道德的人,不需要相信任何神话或故事,只要好好了解痛苦的深意就行。如果你真的明白某个行为会给自己或他人造成不必要的痛苦,自然就不会去做。

 

44、世俗主义并不认为道德和智慧是在某个时间和某个地点从天而降的,而认为它们是由所有人类自然传承而成。世俗的道德准则,其实就是真相、同情、平等、自由、勇气和责任,这些也是现代科学和民主制度的基础。

 

45、世俗主义的教育并不代表要进行反面灌输,教导孩子不要相信神,不要参加任何宗教仪式,而是要教导孩子区分真相与信仰,培养他们对所有受苦生灵的同情,欣赏全球所有居民的智慧和经验,自由地思考而不惧怕未知,以及对自己的行为和整个世界负起责任。
 

46、每一种宗教、意识形态和信条都会有自己的阴影,而无论你遵守的是哪一条信条,都应该看到自己的阴影,避免自己天真地相信“我们不会这样”。如果你相信一切都是充满缺点的人类试着要追寻真相,就能够坦然承认这一过程中会犯的错误。

 

47、行为经济学家和进化心理学家已经证明,大多数人类决策基于情绪反应和思维捷径,而非理性分析。
 

48、智人之所以能够胜过其他所有动物并成为地球的主人,靠的不是个人的理性,而是能够群体思考这种独特能力。
 

49、人类很少能认清自己的无知,因为他们就是一直待在如同回声室的同温层里,往来的都是思想相近的朋友,接收的都是肯定自己意见的新闻信息,各种信念只是不断增强,很少遭到挑战。
 

50、如果你真的需要真相,就需要逃出权力这个黑洞,允许自己浪费许多时间在其周围四处游荡。革命性的知识很少能够抵达权力中心,因为权力中心正是由现有知识所建构,周围有旧秩序的守护者把关,于是会造成困扰、打破惯例的各种想法通常会被拒之门外。
 

51、目前整个社会系统架构的方式,让那些不喜欢费力了解事实真相的人得以维持幸福的无知状态,而想要努力了解事实真相的人则需历经诸多艰难。
 

52、当今世界大多数不公正,并非来自个人偏见,而是来自大规模的结构性偏见。每个人至少是某些结构性偏见的共犯,而我们却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认清这些事实。

 

53、宗教和意识形态之所以在这个科学时代仍然深具吸引力,正是因为它们提供了一个避风港,让我们得以避免面对令人沮丧的复杂现实。
 

54、智人就是一种后真相物种,创造并相信虚构故事的能力越高,就越能发挥更多的能力。事实上,智人之所以能够征服地球,最重要的因素就在于创造并传播虚构故事的独特能力。

 

55、希特勒在《我的奋斗》中写道:“即使政治宣传手段再出色,如果没把一项基本原则牢记在心,也无法成功——宣传时必须只锁定几个重点,然后不断地一再重复。”
 

56、对人类这个物种来说,喜欢权力胜过真相。我们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用来努力控制世界,而非努力理解世界。就算我们努力理解世界,通常也是为了事后更容易控制世界。
 

57、人类之所以能够控制世界,是因为合作的能力高于其他任何动物,而之所以有那么强的合作能力,是因为他们能够相信虚构的故事。这样说来,诗人、画家和剧作家的重要性绝对不在士兵和工程师之下。
 

58、我们真正该担心的,是有一小群超人类精英凭借算法带来的力量,与大量底层的手无权利的智人之间发生冲突。真要思考人工智能的未来,比较值得参考的仍然是卡尔·马克思的理论,而不是斯皮尔伯格的电影。

 

59、心智并不是自由塑造历史行为和生物现实的主体,而是被历史和生物学塑造的客体。

 

60、在这样的世界里,老师最不需要教给学生的就是更多的信息。他们需要的是能够理解信息,判断哪些信息重要、哪些不重要,而最重要的是能够结合这点点滴滴的信息,形成一套完整的世界观。
 

61、许多教育专家认为,学校现在该教的就是4C,即批判性思考(Critical Thinking)、沟通(Communication)、合作(Collaboration)和创意(Creativity)。学校不应该太看重特定的工作技能,而要强调通用的生活技能。最重要的是能够随机应变,学习新事物,在不熟悉的环境里仍然保持心智平衡。
 

62、所有的故事都不完整。但如果只是要为自己打造一个行得通的身份认同,为自己的人生赋予意义,我并不需要一个绝无盲点、毫无内部矛盾的故事,只要能符合两个条件就行。第一,我在这个故事里至少要扮演某种角色。第二,一个好故事讨论的范畴并不一定要无穷无尽,但至少要能够延伸到超出我自己的视界。

 

63、大多数成功的故事都是开放式的。这些故事从来不需要解释意义的最终的来源,因为它们很懂得如何抓住人的注意力,让人别去想更多其他的事。如果你相信某个特定的故事,就算最小的细节也会让你大感兴趣,但与此同时,任何不属于故事范围内的事物都很难引起你的注意。

 

64、为什么大家会相信虚构的故事呢?第一,我们的个人身份认同是以这些故事为基础的;第二,人类整体的机构体制都是建立在故事上的。多数故事之所以仍能屹立不倒,靠的并不是稳固的地基,而是屋顶的重量。
 

65、在现代西方,儒家对礼仪的执迷往往被认为是浅薄的和过时的,但事实上,由此或许正可以看出孔子对人性有着怎样深刻和永恒的理解。如果你想知道的是如何达到社会的稳定和和谐,真相往往只是一种负担,而礼仪和仪式反而是你最好的伙伴。

 

66、有了牺牲,不仅能增强你对故事的信心,还常常能替代你对它的所有其他义务。既然无法真正实现理想,人们只好用牺牲作为弥补。
 

67、人类很少把所有的信念都投注到单一的故事上,而是有个信念组合,里面有几个不同的故事、几个不同的身份认同,可以配合需求任意切换。几乎所有的社会和运动,都有这种认知失调的情形。
 

68、想要了解自己,关键的一步就是要承认“自我”也是个虚构的故事,会通过心智思维的复杂机制,不断制造、更新和重写。一如政府用旗帜、画像和游行来建立国家神话,我内心的宣传机器也会用珍贵的记忆、宝贵的创伤建立起个人神话,但这些记忆和创伤往往并不等同于真相。
 

69、按照佛教的说法,宇宙有三个基本现实:一切事物都会不断改变(诸行无常),一切事物都没有永恒的本质(诸法无我),没有什么能永远令人满意(诸漏皆苦)。生命本来就没有意义,所以人类也不用去创造任何意义。人只要知道一切本来就没有意义,就能不再依恋,不再追求空的事物,于是得到解脱。


70、如果真想知道宇宙的真相、人生的意义、自己的身份,最好的出发点就是开始观察痛苦、探索痛苦的本质。答案永远不会是一个故事。

 

71、各种痛苦最深层的来源,就在于自己的心智。如果有什么是我想得却不可得,心智的反应就是产生痛苦。痛苦并非外部世界的客观情形,而是自己心智产生的心理反应。了解这一点就是跨出了第一步,让人不再产生痛苦。

 

72、所谓实际修行,就是要运用系统、持续及客观的方式,观察身体的感觉以及心智对这些感觉的反应,据此找出心智的基本模式。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