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明 > 美国要变,全球经济会如何变

美国要变,全球经济会如何变

注:本文为笔者接受《解放日报》专访实录,经过本人审阅,发表于《解放日报》2013年9月6日之“解放新论”。

 

本报记者 李小佳

    最近公布的美国央行美联储7月30-31日会议纪要表明,如果经济复苏情况符合预期,美联储官员有望开始缩减每月850亿美元购债计划,时间最早可能在9月份。

    如今,量宽是否退出、何时退出,被称作下半年世界经济的最大变数。历史经验也证明,在世界经济复苏基础较弱的情况下,大国货币政策调整和转向很可能导致全球资金流向发生急剧变化,引起一些国家经济金融风险甚至社会政治动荡。2008年,雷曼兄弟破产最终引发了全球金融危机,此次若美国退出量宽,会否再度打开“潘多拉魔盒”,引发世界经济的重大变化?我国如何密切关注国际形势变化做好准备?本报记者就此话题采访了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张明。

量化宽松会怎么退出

    解放新论:美联储主席伯南克6月份称,当失业率降至7%时,意味着就业市场出现“实质性改善”,届时可能结束资产购买计划。他预计加息可能在失业率降至6.5%之后的“数个季度”内实施。失业率是退出量宽的唯一标杆吗?

    张明:近几年,美联储一直在就美国货币政策的目标进行讨论。新近达成的一项共识是,失业率变动对美国货币政策走向非常重要。共识特别提到,未来失业率降至6.5%,会是美联储真正开始加息并导致货币政策显著收紧的关口。但失业率不是唯一目标。其他指标包括:一是经济增长,其中主要考虑美国季度环比增速能不能达到2.5%-3%;二是通胀率,如果美国核心通胀率超出2%,美联储退出量宽的速度就会更快;三是资产市场的表现,若房地产市场和股票市场走势较为强劲,美联储就可能比较快地退出量宽。

    退出量宽会分几步走:第一步,逐步削减每月购买的金融资产规模。预计会用差不多9个月的时间,把850亿美元的月度金融资产购买规模降为0。第二步,加息。这要在月度金融资产购买规模降至零后才能实施,可能按照每次25个基点的节奏,逐渐往上加,但加息的节奏取决于美国内通胀压力。所以,尽管目前失业率还没有降到6.5%,但只要他们感觉美国经济向好,就可能开始削减每月购买信用资产的规模,等失业率降到6.5%再加息。

    对于退出量宽的时点,目前市场普遍预计,会从今年9月或10月起开始削减月度购买规模,从明年年底或后年年初开始加息。当然该过程中也存在不确定性,主要还是取决于美国经济复苏的力度。

全球资金流向会怎么变

    解放新论:美元是世界货币,这让美国货币政策拥有很强的外部性。因此大家很关心,若美国货币政策调整或转向,会引发怎样的全球资金流向变化,给世界经济带来怎样的影响?

    张明:确实如此。美国国内货币政策有很强的负外部性。2008年年底,美国开始实施量化宽松,导致短期资本从美国流向新兴市场国家。过去几年中,新兴市场国家都普遍面临大规模的资金流入。对新兴市场国家而言,这容易导致出现本币升值、经济过热、资产价格泡沫膨胀等问题。若量宽收缩,其负面影响也主要会由新兴市场国家来承担。

    尽管有强外部性,美国货币政策主要还是为国内经济服务的。当美国经济转好,他们就很可能会收缩量宽。当其削减购买额度时,全球流动性就会开始收缩;而加息则意味着美国国内市场对全球资金的吸引力增强,导致新兴市场国家短期资本流入减缓、大幅降低,甚至出现逆转从新兴市场流向美国。而短期资本流向逆转又会造成新兴市场国家出现如下问题:资产价格下跌;本币面临贬值压力,进口成本上升,产生输入性通胀压力;外债负担加剧。如果一些新兴市场不愿意面对汇率贬值,就不得不由央行对外汇市场进行干预,但这种卖美元买本币的操作又会造成外汇储备的流失。

    根据受冲击的程度不同,可以把新兴市场国家分为三类:

    一是危险程度最高的,有巴西、印尼、南非等一些国家。这些国家的国际收支经常账户和资本账户呈现“双赤字”,且外汇储备规模普遍较小,一旦遇到外部环境变化,有可能出现货币危机、债务危机。

    二是危险程度适中的,有印度、泰国、菲律宾。这些国家的国际收支情况是,一个账户盈余、一个账户赤字,且外汇储备规模相对大一些,其面对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的应变能力会强一些。

    三是比较安全的国家,有中国、马来西亚、新加坡、韩国、俄罗斯等。这些国家有持续的经常账户顺差,近期资本账户也没有大的逆差,且外汇储备比较多,抵御短期市场冲击的能力相对较强。

    目前,全球经济增速正呈现出进一步趋同的特征,过去增长快的新兴市场国家现在出现增速放缓或下降,而过去增长慢的发达国家在上升。在此情况下,这两类国家所需要的货币政策方向就会不一样。但美国、欧洲、日本等发达国家货币政策的外部性很强,其收紧之后会导致全球和其他国家的流动性下降。这对新兴市场国家造成挑战,所以,问题就是新兴市场国家有没有手段在外部流动性下降时补充流动性。

新兴市场国家会有危机吗

    解放新论:现在有一种危机三段论的说法,即危机的第一阶段在美国;第二阶段在欧洲;第三阶段在新兴市场国家。数据对此也似有支撑:与2008年后的走势相反,今年上半年,发达国家经济适度恢复增长,但以金砖国家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却整体持续走低。印度一季度经济同比增长4.8%,为10年来最低,俄罗斯一季度经济同比增长1.6%,为2009年以来最低。若美货币政策转向,新兴市场国家会成为危机的下一个“接棒者”吗?

    张明:应对因美国货币政策转向而带来的短期资本流出的方法,无非有两种:一是通过紧缩货币政策如加息等,来增强本国经济对国际短期资金的吸引力,但在经济复苏的过程中,很少有国家愿意主动这样做;二是通过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来弥补国内流动性的不足,但在资本账户完全开放的国家,这种做法只会导致国内真实利率的下降,而美国利率又在上升,这就会导致更多的资本流出,出现事与愿违的情形。只有在资本账户并未完全开放的国家,通过适当的货币政策,如逆回购、宽松的货币政策等,可以实现补充国内流动性的目的。所以,不能说美货币政策的调整或转向,一定会导致新兴市场国家爆发危机,但对那些资本账户已经全面开放的新兴市场国家而言,就可能会较危险。

    从对全球经济的影响来看,如果新兴市场国家发生危机,不会有发达国家发生危机的影响那么大。这是因为,发达国家依然是全球经济增长的引擎。中国应对美国货币政策调整的能力相对较强,但还是要对此予以关注。因为危机会传染,一旦新兴经济体发生危机,也将会通过三个渠道直接或间接地影响中国经济:一是贸易渠道,对与其有密切进出口贸易联系的国家造成影响;二是金融渠道,指这些国家的银行可能会违约,拖欠甚至无法偿还欠其他新兴市场国家的钱;三是预期渠道,如A和B本来没什么关系,只不过都是新兴市场国家,但是A爆发危机,可能导致国际市场对B的信心下降,B也会面对资本外逃等问题。但总的来说,只要中国国内经济没有问题,个别新兴市场经济体就算发生危机,对中国的影响也不会太大。

中国经济会受影响吗

    解放新论:日前,中国在货币信贷总量相对宽松的情况下,银行业出现了流动性异常,利率短期飙升。如果美国货币政策调整,会带来国内流动性压力并影响中国经济吗?

    张明: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体现在两个方面:

    正面的影响有,一是人民币对一揽子货币的升值压力会减小,减轻我国的出口压力;二是原油等大宗商品价格会下降,降低我国大宗商品的进口成本。负面的影响,主要是会导致短期资本流入下降甚至逆转。根据我们对短期资本流动的跟踪,今年二季度,我国短期资本已从流入转为流出,外汇占款增量显著下降,这也是6月份“钱荒”的重要外部原因。类似的短期资本外流冲击以前我们面临过,未来也还会有,对此,央行可能会通过一些新政策,如加大逆回购力度或降准等来应对,但这一冲击还是可控的。

    我国央行有很强的调控国内流动性的能力。过去中国企业部门的杠杆率上升较快,包括一般的企业,也包括地方融资平台。未来随着外需萎缩和国内潜在增长率的下降,投资收益率也会有所下降。收益率下降而借款的成本又比较高时,就容易出现问题。但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本,不在于流动性是否足够宽松,流动性宽裕只能拖延问题,给一些企业部门拆东墙补西墙的所谓机会,但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流动性也不可能永远宽松。如果流动性持续宽松,会造成资产价格上升过快、通胀压力加大,到一定程度后,政府也必然会出手抑制流动性增长。要看到美国货币政策调整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但主要焦点还是应该放在如何解决中国国内结构性问题上,而不是如何应对外部影响。

    解放新论:面对美国货币政策可能的变化及影响,中国应如何做好准备未雨绸缪?

    张明:一是加大宏观审慎监管政策的力度。主动减少中国金融市场本身存在的风险,如企业杠杆率过高、影子银行缺乏监管、商业银行体系潜在风险等,降低自身的金融脆弱性。

    二是依然保持一个合理的资本账户管理水平。资本账户管理是应对外部流动性变化的重要手段,对此不可轻言放弃。

    三是根据未来美国政策的变化,制定应对措施。其中,既要注意到美国货币政策变化对我国经济的直接影响;同时要关注它是否会引发世界经济的连环反应,进而对我国经济产生的间接影响。这是因为,中国和全球的贸易资本联系已经非常紧密,一旦全球经济出现问题,中国经济也很难独善其身。尽管这可能不会导致中国经济发生危机,但可能会导致中国经济增速下滑、失业率上升等。

    总的来说,还是要“静观其变”,没必要对美国货币政策调整过于惶恐。因为中国是一个大国,且有资本账户管制形成了“防火墙”,我们应对此类问题的能力是挺强的。但也需要“小心翼翼”,而不能盲目乐观,要密切关注世界经济的变化,根据不利冲击制定对策,缓解外部冲击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从而保持中国经济的平稳可持续增长。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