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明 > 结构调整应成为下阶段世界经济主旋律

结构调整应成为下阶段世界经济主旋律

 

当前世界经济的发展态势大致是,美国经济复苏的态势已经比较明显,141季度较低的经济增长主要是季节因素所致,不会妨碍复苏大局;欧元区经济增长弱于预期,通货紧缩风险加剧;日本经济由于结构改革欠奉,导致宽松政策引致的经济复苏面临可持续性的挑战。新兴市场经济体面临美联储退出量宽的冲击,再加上中国经济潜在增速下降,整个新兴市场的增长状况不容乐观。

尽管目前欧元区政府尚在评估是否加大量化宽松政策力度的可能性,但全球范围内已经开始了对量化宽松政策效果的反思。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为,量化宽松政策对于缓解危机冲击虽然是有效的,但仅靠量化宽松却无法保障经济的可持续增长。正是在此背景下,在2014IMF春季年会上,代表们开始关注结构调整的重要性。正如IMF的国际货币与金融委员会所呼吁的,在全球经济复苏势头上升但依然不够强劲的背景下,各国应该通过结构性改革措施来保持增长。

本轮全球金融危机的实质,是金融长周期步入衰退阶段造成的资产负债表型金融衰退。与总需求萎缩性经济衰退相比,资产负债表型金融衰退的特点是复苏需要的时间更长,需要金融机构进行痛苦的去杠杆化。从应对策略上来讲,以财政扩张与量化宽松为代表的传统需求管理政策能够有效地应对总需求萎缩性经济衰退,但仅仅靠传统需求管理政策,并不能使得全球摆脱资产负债表型金融衰退。

2008年底开始,美、欧、英、日等发达国家央行开始实施量化宽松政策。量化宽松的实质,是央行通过在市场上购买长期国债等资产,向市场注入流动性,以此来维持金融市场稳定、提振实体经济增长。事实证明,在金融危机爆发后,量化宽松政策的实施的确有效地缓解了市场上的流动性短缺、维持了金融市场主体的信心、避免了危机的加剧与旷日持久。

然而,自美国次贷危机爆发至今,已经过去近6年时间,但发达经济体目前仍然没有恢复到危机前的增长水平。这表明,仅仅依靠量化宽松政策,似乎并不能保障经济的可持续增长。例如,尽管发达国家央行通过量化宽松将市场利率保持在地位,但银行信贷并未因此快速增长,金融机构依然处于惜贷状况,而家庭与企业的借款意愿依然疲弱。对依赖消费驱动的发达经济体而言,如果银行信贷增长过于缓慢,经济增长的可持续复苏就很难到来。

此外,量化宽松政策还埋下了新的风险。对发达国家而言,量化宽松政策鼓励本国金融机构在融资成本很低的状况下追逐风险,目前美国等国家的股票市场已经回到了危机前的水平,部分市场甚至开始重新出现泡沫。对新兴市场国家而言,在发达国家实施量化宽松期间,它们会面临短期资本流入、本币升值、资产价格上升与经济过热,而一旦美联储开始退出矿化宽松,它们又转而面临短期资本流出、本币贬值、资产价格泡沫破灭与经济减速的挑战。换句话说,未来发达国家退出量宽的过程将注定非常艰难,甚至可能引爆新的危机。

既然量化宽松本身不能带来经济持续复苏,而且可能造成新的风险,全球范围内开始对量宽进行反思,并重新评估结构改革的重要性,就变得顺理成章了。结构调整是一个很广泛的概念,它是指通过一系列改革来提高微观主体的竞争力以及宏观经济发展潜力,最终实现经济结构调整的目标。

对不同国家而言,目前结构调整的重点不同。对美国而言,次贷危机的爆发揭示出美国经济过度依赖消费驱动与金融服务业的问题,因此美国经济结构调整的重点在于推动国内基础设施投资建设以及大力发展高端制造业。欧元区受到主权债务危机的困扰,因此欧元区国家结构调整的重点在于实现财政紧缩与经济增长的平衡,同时改革其饱受诟病的劳动力市场。日本经济迄今为止尚未从旷日持久的经济萧条中摆脱出来,因此日本经济结构调整的重点是如何提高日本企业的整体竞争力,如何降低过高的政府债务,如何应对严重的人口老龄化。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的重点,则是如何实现经济增长由投资与出口驱动,向经济增长由内需平衡驱动的发展方式的转变,这又要以部门间的收入分配改革、打破国有企业垄断、要素价格市场化以及金融体系改革为前提。

为促进全球范围内的结构调整,各国除各自为战之外,还应该加强合作,来为结构调整创造更好的外部环境。毕竟,结构调整政策在短期内可能造成经济增长进一步减速。例如,中国经济当前的GDP增速下滑,就与中国政府的结构调整努力密不可分,而这又给其他新兴市场国家造成了新的外部需求冲击。因此,在当前环境下,世界各国应该加强合作,一方面敦促美国等发达国家在制订实施国内货币政策时,更多地考虑这些政策可能造成的负面溢出效应,维持国际金融环境的稳定;另一方面,各国在促进本国经济结构调整的同时,应该加强政策沟通与协调,从而既提高结构改革的效力,又限制结构改革政策可能造成的负面外部影响。

总之,全球经济目前依然处于脆弱的复苏过程中,量宽政策的负面效果正在不断显现,因此结构调整有望成为下阶段世界经济的主旋律。可以说,哪个国家在结构调整中率先取得成功,这个国家就有望在未来的世界经济格局中占到先机。

发表于《人民日报》,转载请注明出处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