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明 > 2014年那些打动我的书

2014年那些打动我的书

发表于《彭博商业周刊》2014年12月16日,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的阅读向来是兴之所至,信马由缰,不论新旧,良莠不齐。最近四五年,每年精读的书大约在3040本左右。经常的选书状态,是出差前在书架旁犹豫片刻,挑上两本书放入旅行箱,然后在之后的几天旅行中快速读完。每读完一本书,我会给这本书打个分,放在搜狐博客上供朋友们参考。如果另有心得,则会写个读书笔记。这次受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的编辑邀请,作为专栏作家给周刊的读者们推荐几本书。

《历史是什么》Vs.《论摄影》

    这两本书都是老书,且都是张宇燕老师在多年之前推荐的,但我今年才认真读完。之所以把这两本书放在一起,是因为这两本书告诉我们,无论历史还是摄影,都是非常主观的东西,而非如世人所想,历史与摄影是对客观事实的忠实记载。《历史是什么》中有两句话令我激赏:“只有当历史学家要事实说话的时候,事实才会说话;由哪些事实说话、按照什么秩序说话或者在什么样的背景下说话,这一切都是由历史学家决定的”;“历史是历史学家与历史事实之间连续不断的、互为作用的过程,就是现在与过去之间永无休止的对话”。在某种程度上,小说的确可能比历史更真实。历史如是,摄影也如是。摄影师之于摄影的重要性,恰好相当于历史学家之于历史的重要性。史实或景物的选取,叙事或构图角度的选择,作者的品味与喜好,无不渗透着历史学家与摄影家的主观意图。

    《江村经济》Vs.《出梁庄记》

前者是费孝通先生在大半个世纪之前的力作,后者是梁鸿女士在近年来的作品。这两本书,各自刻画了20世纪初期与21世纪初期一个典型中国村庄的人与事。在费老笔下的江南小镇中,尽管生存压力无处不在,但在紧密的家族纽带、虔诚的宗教信仰、有机的乡绅组织的联系下,人们的生活过得平静而充实。在梁鸿笔下的河南村庄里,家族被残酷的现实撕裂、信仰在物质世界的冲击下荡然无存、人口流动与城市化弱化了过去乡邻之间的纽带,人们的身体在严重的污染中不断衰竭,物质生活的改善背后是精神生活的荒芜。这两部社会学意义上的田野调查文本,折射出中国农村在几次转型过程中的沉浮与悲辛。

《黑天鹅》Vs.《反脆弱》

这两本书都是金融鬼才塔勒布的作品。前者提出问题(什么是黑天鹅事件),后者解决问题(如何应对黑天鹅事件)。前者啰嗦,后者凝练。前者晦涩,后者明快。简言之,黑天鹅事件是我们难以预测的、一旦爆发将会产生系统性负面影响的事件。本轮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就蕴含了黑天鹅事件的元素。为了应对黑天鹅事件,作者建议必须培养反脆弱的能力。所谓反脆弱,是指特定主体从波动性中获益的能力。作者指出,与其预测极端事件何时发生,不如下功夫增强自己应对极端事件冲击的能力。而为了增强反脆弱性,就应该实施押注两头而不押注中间的杠铃策略,而且还应该容忍一定程度的冗余。作者进一步指出,过于规律性的东西未必是好的,这将会增强特定主体的脆弱性。对天然具有反脆弱性的有机体而言,它可能更加偏爱于较小的波动性。此外,那些看起来越复杂的系统,通常具有更强的脆弱性,而越简单易懂的东西,却反而能够更好地应对不利冲击。

    《若有所失》Vs.《中国巨债》

这两本书的作者都是我的朋友。何帆博士的随笔,应该是中国经济学家中最具广度与趣味性的。我一直在期待他关于国际货币体系历史与地缘政治的两本书。《若有所失》书中的“果壳中的伊朗”、“尘封缅甸”等文章,我都非常欣赏。简言之,《若有所失》这本书难得地结合了宏大视野与细腻笔触,而且将不同学科的知识有机地混搭起来,给人以愉悦的阅读享受。《中国巨债》则是刘海影博士一部颇具野心的著作,他试图解释中国经济增速下降的深层次原因,构建了一个包含产能过剩率在内的增长框架,合乎逻辑地推导出未来中国经济很可能面临债务危机洗礼的结论。正所谓爱之深则责之切。

《纽约琐记》Vs.《梦里花落知多少》

纽约琐记是年轻时期的陈丹青在纽约游历的随笔集,其中既介绍了一些美术作品,也回顾了纽约的一些人与一些地方。我曾经在纽约晃荡过几次,有着在大都会博物馆、苏荷区与东村逡巡的经历。看着陈丹青优美的文字,头脑中闪回的却是自己在美国待过的日子,那些与朋友们在酒精中恍惚、在闲谈中砥砺的美好瞬间。我年轻时只间或看过三毛的文章,没有系统读过她的作品。而这本梦里花落知多少,是我从广东回北京的途中,在机场书店中偶然购得的。这本书的写作期间,恰好是三毛丈夫荷西去世后待在异域的一段时光。书中充溢了三毛痛苦的追忆,然而,书中也不乏与朋友们相处的信任与愉快,父母与女儿的柔情缱绻,以及作者本人真诚爽直的性情。这是一本情真意切的书,而真情动人,无论是在纸媒时代还是电子阅读时代,都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在未来,我会把三毛的书一本一本地读完。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