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注:本文为笔者接受《中国金融家》记者马腾跃的访谈实录,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做好2024年经济工作,要坚持稳中求进、以进促稳、先立后破,多出有利于稳预期、稳增长、稳就业的政策,在转方式、调结构、提质量、增效益上积极进取,不断巩固稳中向好的基础。如何理解本次会议提出的新部署、新要求?怎样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高质量金融服务?近日,围绕上述话题,《中国金融家》记者对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张明进行了独家采访。

《中国金融家》:请您首先展望一下2024年中国经济的潜力和机遇。

张明:展望2024年,有三点需要考虑:其一,国内消费、制造业投资有望进一步恢复;其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释放了2024年宏观经济政策将会更具积极性的信号;其三,即将召开的党的二十届三中全会将出台新的改革开放方案,这将显著提振微观主体(包括企业与家庭)的预期与信心。

综合以上三条因素,2024年中国GDP增速有望达到5.0%。从三驾马车来看,2024年最重要的增长引擎包括消费、制造业投资与基础设施投资。和2023年相比,房地产投资与出口增速也有望企稳。

《中国金融家》: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2024年经济工作总基调定为“稳中求进、以进促稳、先立后破”,这十二个字有哪些深刻含义?

张明:“稳中求进”是很多年来我国始终坚持的政策基调,相比之下,“以进促稳”与“先立后破”都是新提法。

所谓“以进促稳”,意味着保持中国经济适度较快增长依然非常重要,这是当前解决就业问题和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等很多问题的重要前提。作为一个发展中大国,保持经济较快增长依然是最重要的政策目标之一。这就要求政府必须实施更具积极的宏观经济政策,以及通过加快改革开放来提振各类微观主体的预期和信心。

所谓“先立后破”,是指要把握好新经济(例如数字经济与绿色经济)与传统经济(例如房地产与传统基建)之间的关系。虽然当前新经济发展势头不错,但考虑到新经济体量与传统经济仍有较大差距,在新经济未能充分发展并取代传统经济之前,保证传统经济的平稳发展依然至关重要。

在2022至2023年,房地产市场深度调整。如何通过一系列政策举措,既化解房地产市场风险,又为构建房地产新模式蹚出新路径,这既是市场各方关注的焦点,也是摆在当前的重要挑战。本次中央金融工作会议指出,要积极稳妥化解房地产风险,一视同仁满足不同所有制房地产企业的合理融资需求,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加快推进保障性住房建设、“平急两用”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城中村改造等“三大工程”,完善相关基础性制度,加快构建房地产发展新模式,这无疑是非常重要的政策举措。

《中国金融家》:稳健的货币政策如何体现出“灵活适度、精准有效”,怎样更好发挥货币政策工具的总量和结构双重功能?

张明:针对当前的经济形势,货币政策首先是要为经济高质量发展营造良好的货币金融环境,不仅要让流动性合理充裕,而且要保持融资成本在合理水平。

近些年来,央行加大结构性货币政策的实施力度,取得了很不错的成绩。例如在扶持中小企业、促进节能减排、推进乡村振兴、推动科技创新方面,结构性货币政策都发挥了一定作用。未来要更好地发挥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的效能,建议:一是结构性货币政策依然要遵循市场化运作的原则;二是结构性货币政策要和财政政策更好地配合实施,既要保证重点扶持行业能够得到足够的资源调配,又要避免部分行业支持过度与部分行业支持严重不足的现象。

《中国金融家》:在推动经济良性循环和高质量发展过程中,如何聚焦发展新质生产力,加大金融支持力度,注入更多金融活水?

张明:新质生产力是2023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在黑龙江考察调研期间首次提到的新词汇,强调整合科技创新资源,引领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加快形成新质生产力。新质生产力有别于传统生产力,涉及领域新、技术含量高,依靠创新驱动是其中关键,新质生产力代表一种生产力的跃迁,它是科技创新在其中发挥主导作用的生产力。

当前,受人口老龄化加剧、传统产业产能过剩等因素影响,中国全要素生产率增速处于下降的过程中。要提升全要素生产率,一个重要方向就是要提高国内自主技术创新,以实现技术进步与产业升级,这就意味着要加快形成新质生产力。

本次中央金融工作会议提出“五篇大文章”,其中首篇大文章就是科技金融,即如何利用金融资源、金融市场与金融机构来更好地服务于国内技术自主创新。

首先,从全球发展经验来看,要更好地促进技术创新,就必须大力发展直接融资市场,尤其是广义股权融资市场与高收益债券融资市场。一方面,要更好地发挥资本市场“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枢纽功能,培育一流的投资银行与机构;另一方面,要大力发展中国的高收益债券市场。同时,中国目前仍是以商业银行间接融资占主导的金融体系。如果通过制度设计与创新安排,更好地让商业银行体系服务于科技自主创新,无疑非常重要。如何发挥好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作用,实现商业银行对科创企业的投贷联动,也是值得研究的方向之一。

《中国金融家》: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注意把握和处理好速度与质量、宏观数据与微观感受、发展经济与改善民生、发展与安全的关系。在您看来,应如何统筹好发展与安全的关系?

张明:2023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五个必须”的新提法耐人寻味:“必须把坚持高质量发展作为新时代的硬道理;必须坚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着力扩大有效需求协同发力;必须坚持依靠改革开放增强内生发展动力;必须坚持高质量发展和高水平安全良性互动;必须把推进中国式现代化作为最大的政治”。这“五个必须”把发展的重要性提高到了新高度。

在全球面临百年未遇之大变局的前提下,统筹发展与安全是必须的。但有时过于追求安全或者把安全问题“泛化”,就可能牺牲发展。对发展中大国而言,发展才是最大的安全,没有发展就没有安全。上述“五个必须”,其实就是党和国家在重新强调发展的重要性。没有发展这个硬道理,安全就可能是“无本之木”,要实现中国式现代化也就无从谈起。我们一方面要在更高的层面上实现发展与安全的良性互动,另一方面也要不遗余力地推动发展。发展的质量与速度都很重要,缺一不可。而实现更高质量与合理速度的统一发展,离不开进一步的改革开放。

 

话题:



0

推荐

张明

张明

1303篇文章 22小时前更新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师、Asset Managers私募股权基金经理与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