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明 > 《经济政策》读书笔记之三:财政政策

《经济政策》读书笔记之三:财政政策

1、财政政策是指一系列有关税收与公共支出的决议或规则,其作用在于熨平经济周期波动,保证失业率接近均衡值,避免通货紧缩或者通货膨胀压力的累积。

 

2、在半个世纪里,很多西方国家政府从一个与宏观经济不相干的角色,转变为总需求的一个主要来源。

 

3、美国联邦预算中的支出分为强制性支出与自主性支出。强制性支出是指不受制于每年国会批准情况的那部分支出,而自主性支出则要求必须由国会通过拨款法案来授予总统使用资金的权力。

 

4、由于决策过程时间较长,财政政策很难充当逆周期政策工具,特别是决策时间不在年度预算制定期间内时更是如此。

 

5、基础财政预算(Primary Balance)是指提出了公共债务利息支出之后的财政余额。结构性余额(Structural Balance,也称周期性调整财政余额Cyclically adjusted balance)是指当产出处于潜在水平时的财政收支余额。结构性余额的变动被认为衡量了财政政策的自主性(discretionary)构成。结构性基本余额(Structural primary balance)是指既经过了周期性调整又剔除了利息支出之后的财政余额。潜在财政余额(Underlying fiscal balance)是指提出了一次性操作(例如私有化收入)影响后的经周期调整的财政余额。

 

6、赤字货币化(Monetization of the deficit)是指导致货币供给增加的政府透支行为和中央银行向政府的贷款。拉美的超级通货膨胀就与扭曲的公共财政问题之间存在系统相关性。

 

7、新增基础设施融资可能不会导致长期财政状况恶化。这是因为:第一,额外的基础设施建设可能会拉高GDP增长率;第二,公共基础设施是资产,未来如果需要的话可以出售。

 

8、为何评价政府财务报告比较困难?第一,按照市场价格还是历史价格评估,并不确定;第二,政府很多资产是无形资产,且难以评估;第三,政府可以通过修改法律来模糊政府负债的概念(改革现收现付制养老金体系往往等价于对过去隐性负债的合法违约)。

 

9、公共支出水平的长期上升趋势主要是由于社保支出的增加以及债务利息负担的加重。

 

10、里根与撒切尔的新逻辑:首先是减税,其次迫使决策者和公众在高赤字与削减支出中进行抉择。

 

11、法国大革命的原因之一,就是18世纪后期濒临破产状态的公共财政,以及由于既得利益集团控制公共支出同时扩大税基所带来的双重挑战。

 

12、日本经济复苏的主要障碍在于私人部门旷日持久的去杠杆化进程与银行业的问题资产,这两者均限制了银行的放贷能力,进而阻碍了货币政策的传导与私人支出的增加。

 

13、在财政政策方面,欧元区通常奉行顺周期政策,而美国的逆周期特征更加明显。

 

14、古典模型主要着眼于财政偿付能力或者负债存量,而凯恩斯的研究侧重于财政收入与支出流量对于整个宏观经济均衡的作用。

 

15、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Accommodative monetary policy)将阻止财政扩张带来的利率上升,从而使乘数效应最大化。(这是目前余永定老师建议的政策组合: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

 

16、典型的蒙代尔弗莱明模型研究的是在资本充分流动以及要素非充分就业的假设下,小国宏观经济政策的有效性。

 

17、新古典经济学对财政乘数的批判:1、完全的财政政策挤出效应(不过,国际资本流动大大降低了财政政策的挤出效应,因为一国利率很难独立大幅上升);2、供给粘性;3、李嘉图等价原理。

 

18、李嘉图等价原理的假定是很强的,且李嘉图本人也并不相信其适应性:1、理性预期;2、公共支出是非生产性的;3、运作完善的信贷市场;4、无限寿命的个体或完全利他主义的个体。

 

19、标准的凯恩斯主义理论认为,以扩大公共消费或投资为目标的积极财政政策要比减税或增加个人转移支付更为有效。但如果考虑到供给面影响(减税增加潜在产出、进而促进短期消费),上述结论可能被推翻。

 

20、关于财政政策效果的几点经验:第一,政府投资乘数不会显著大于政府消费乘数;第二,在中期,税收乘数不一定小于支出乘数或投资乘数;第三,不同国家之间乘数相差很大(在大于4小于10的范围内波动),但较大国家一般有较大乘数;第四,自动稳定器越强大,特定财政政策的乘数也越大。

 

21、众多历史事件证明,如果人民不愿意再削减自己的收入来补偿那些政府的债权人,政府就会出现破产。

 

22、政府与私人借款者的一大不同之处在于,政府债务是没有抵押品的。

 

23、如果拥有资源但缺乏流动性(例如危机时无法出售的国有企业),或者资源只能维持较短时间,那么即使一国有偿付债务的能力,该国依然可能爆发流动性危机。

 

24、债务减免的协商一般发生在巴黎俱乐部(官方债权人)、伦敦俱乐部(银行债权人)或专门论坛(非银行私人债权人)等平台上。

 

25、评估债务可持续性的四种方法:

  • 比较粗略的方式是观察债务对GDP的比率,将实际的基础财政余额与能够保持债务比率不变的基础财政余额水平进行对比,而后者取决于债务比率以及GDP增长率与利率的差异;

  • 方法二建立在政府长期预算约束的基础上。如果未来所有财政收入的现值至少等于未来的财政支出加上未偿付债务的现值,那么公共财政就是可以持续的;

  • 方法三是回溯法,主要是在观测过去数据的基础上,分析赤字与债务的动态变化,以评估各种违背横截条件(随着时间t趋于无穷,t时期的债务现值趋向于0)的不同情景出现的可能性。

  • 方法四主要从代际角度分析财政政策。所谓的代际核算方法是指将当前世代人们的税收减去转移支付的现值与新出生的世代进行比较。可持续的标准是指,保证未来世代支付的净税收现值,等于当前债务加上所有政府支出的现值总和,减去当前世代支付的净税收现值之差。

 

26、财政政策有一个显著特点,即它可以在短期内带来收益,却会压缩未来政府的决策空间,甚至会对未来的居民产生影响,因为后者可能面临债台高筑的境地。Tabellini1991)的债务政治学模型表明,只有财富分配在既不是过度集中也不是过度平均的前提下,通过债务实现财富在代际之间的再分配,在政治上才是可行的。

 

27、在经济增长低迷时,新古典经济学家与凯恩斯主义者都赞成减税。然而,对新古典经济学家而言,减税通过刺激供给来提振经济;而凯恩斯主义者减税主要通过提高可支配收入水平来拉动本国需求。

 

28、近年来涌现出一些新的模型。在这些模型的分析框架下,凯恩斯效应(财政乘数为正)、非凯恩斯效应(财政乘数为零)与反凯恩斯效应(财政乘数为负)都能得到解释。第一类模型是考虑了合成效应的新古典模型(增加税收将通过供给效应减少产出;正常时期内政府将税收作为主要政策工具,但在财政困难时期会通过永久性减少公共支出来对供给产生积极影响);第二类模型是考虑了阚值的凯恩斯主义模型(债务在合理范围内,经济主体愿意负债;一旦债务超过阚值,李嘉图等价成立);第三类模型是引入代际税负配置的不确定性(如果债务负担较轻,就可以轻易转嫁给后代,举债;如果债务负担由自己承担的概率增加,李嘉图等价成立)。

 

29、本轮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为何应该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第一,全球产出缺口为负,通缩风险加剧,全球总供给曲线可视为水平的;第二,全球长期利率处于低位,政策利率接近0,不会存在挤出效应;第三,银行惜贷,受到信用约束的家庭与企业比重上升,货币政策传导效应下降;第四,全球各国均实施刺激性财政政策,这会提高财政政策的国内效果。

 

30、理想的财政准则:一是概念明确;二是公共账户透明化;三是简洁性;四是灵活性(在应对外部冲击的能力方面);五是政策与目标保持一致性;六是具备制裁违规行为的能力;七是与其他政策目标和公共政策准则具有一致性;八是得到其他政策的有效配合。

 

31、公共财政的黄金法则(golden rule):政府的当期支出必须通过政府的当期收入来覆盖。修正后的黄金法则:公共债务的增长不能超过公共部门的固定资本形成。英国的公共财政黄金法则:只有政府的会计账户上存在对应的净公共投资,才允许出现等额的结构性公共赤字。

 

32、黄金法则的问题:第一,从长期来看,限制了政府平滑消费的能力;第二,可能导致公共投资过度或者扭曲公共支出的选择。

 

33、财政政策出现不可持续性,是由于不同社会集团对公共债务负担的分配存在分歧,没人愿意承担,但财政调整又势在必行,在财政消耗战下,各个社会集团都倾向于一拖再拖,从而将债务负担转嫁给其他群体,结构就是财政调整措施迟迟不能实施。

 

34、当预算决策权过于分散时,对公共财政的多样性需求将导致政府赤字高企。相反,经验研究表明,当且仅当一个权力机构制定预算、政府有权驳回议会提交的增加赤字预算修订案、财政部负责预算实施时,赤字规模能得到很好的控制。

 

35、对欧元区稳定与增长公约的批评:一是调控重点在于财政赤字而非政府债务,结果导致过于专注短期问题,而对长期问题重视不足;二是不对称性与顺周期偏误,也即要求成员国在不景气时减少赤字,但对经济景气时的财政行为没有规定;三是缺乏经济理论的支持;四是一刀切,对各国规定一致,缺乏弹性;五是执行力不足,制裁缺乏公信力。

 

36、对欧元区而言,比较合理的政策选择是:一是通过共同的货币政策来应对整个区域面临的对称性冲击;二是通过国别财政政策来应对本国或部分国家面临的非对称性冲击。

 

37Feldstein2002)总结了相机抉择性财政政策在美国受到抵制的原因:一是凯恩斯主义假定的存在较高的财政乘数受到理论研究与经验分析的挑战;二是在某些情况下,财政政策会产生反凯恩斯效应;三是由于存在政策时滞,以及市场对财政状况变化的反应存在不确定性,导致善意的财政政策可能适得其反。

 

38Corsetti等(2009)指出,在政府实施积极的财政刺激时,需要配合制定稳健的中期财政框架以及实施旨在促进经济增长的结构性改革。这是因为,当家庭不存在财政预算永久恶化的预期时,他们会随着公共支出的暂时性增加而提高自己的消费水平。

 

 

《经济政策:理论与实践》,Agnes Benssy-QuereBenolt CoeurePierre jacquetJean Pisani-Ferry著,徐建炜、杨盼盼、徐奇渊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11月版。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