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明 > 【读书笔记之十三】国家为什么会失败?

【读书笔记之十三】国家为什么会失败?

 

1、每个社会都是由国家和公民共同形成和实施的一系列经济和政治制度推动的。经济制度形成经济激励。政治过程决定了人们生活在什么样的经济制度下,政治制度决定了这个过程如何运行。政治制度包括但不限于成文的宪法,也不限于社会是否是民主社会。它们包括国家管理和治理社会的权力与能力。广泛考虑决定政治权力如何分配的因素也是必要的,特别是不同集团集体行动追求自己的目标,或阻止其他人追求其目标的能力。就像制度影响现实生活中的行为和激励因素一样,它们会决定国家的成败。

 

2、要了解社会不平等,我们必须要了解社会为什么会以非常没有效率和社会不希望的方式进行组织。穷国之所以贫穷,是因为掌权者选择了造成贫穷的政策。他们使其错误并非是由于错误或无知,而是有目的的。传统上,经济学不研究政治,但了解政治对解释世界不平等极其重要。

 

3、本书的中心主题是,经济增长和繁荣与包容性经济制度和政治制度相关,而汲取性制度通常会造成停滞与贫困。但是,这既不意味着汲取性制度从来不会产生增长,也不意味着所有的汲取性制度都会造成同样的后果。

 

4、在汲取性制度下的增长可能有两种截然相反又相互补充的方式。第一,即便经济制度是汲取性的,当精英们能够直接将资源配置到他们自己控制的高生产率活动中时,增长就是可能的。例如苏联从1928年第一个五年计划到1970年代的经济增长和工业化。第二,当制度允许某种程度(即使不完全)的包容性经济制度发展时,汲取性政治制度下的增长就会出现。例如朴正熙领导下的韩国的快速工业化。值得一提的是,政治集权对汲取性政治制度下两种增长能够发生的方式都很关键。

 

5、尽管汲取性制度能够产生某种增长,但是它们通常无法产生持续的经济增长,当然也不会产生与创造性破坏相伴的那类增长。当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都是汲取性时,创造性破坏和技术变革的激励就不会存在。

 

6、汲取性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会造成容易产生内讧的总体趋势。这是因为,这种制度会导致财富和权力向少数精英手中集中。如果另一个集团能够打败并超过这些精英而控制国家,它就会成为享受这种财富与权力的集团。因此,为控制国家而进行的斗争会周期性地加剧并造成这些制度的毁灭。斗争和不稳定性就因此成为汲取性制度的固有特征。这不仅阻碍了生产力的进一步提高,而且通常会使得中央集权发生逆转,有时甚至会造成法律制度的彻底崩塌并退回到混乱状态。

 

714世纪黑死病的爆发造成了劳动力的大量缺失。对西欧而言,这动摇了封建制的基础并提高了农民的地位,产生了一个包容性的劳动力市场。而对东欧而言,在瘟疫之后,领主们开始接管大片土地,扩展其财富,反而加强了对农奴与工人的控制。黑死病是历史关键节点的重要例证,这是改变现有社会经济和政治平衡的重要事件或重要因素的汇合点。关键节点是一把双刃剑,它可以引起一个国家发展轨迹的转变。一方面,它能够打破汲取性制度循环、促使更加包容性的制度出现——就像英国那样;另一方面,它也能够促使汲取性制度的出现——就像东欧的第二次农奴制那样。一旦关键节点出现,起作用的细小差异就是最初的制度差别,它们引起了非常不同的反应。

 

8、具有重要包容性因素的制度给威尼斯带来了经济繁荣。但是当在位的政治家对新人关闭这个体系,甚至取消创造共和国繁荣的经济制度之后,这一切就被破坏了。

 

9、一个广泛的联盟意味着对多元政治制度的形成有更大的需求。如果不存在某种类型的多元主义,就存在一个具有不同利益的集团以牺牲其他集团的利益来篡夺权力的危险。光荣革命之所以是一个重大事件,因为它是由一个大胆的广泛联盟领导的,而且进一步加强了这个联盟的权力。光荣革命形成了宪政制度,可以限制行政当局及其成员的权力。光荣革命不是一个精英集团被另一个精英集团推翻,而是由乡绅、商人和制造业者组成的广泛联盟以及辉格党和托利党共同对抗专制主义的革命。由于多个党派共同掌权,很自然地就需要有适用于所有人的法律和约束,以防某一政党积聚起过多权力并最终破坏多元主义的特有基础。这样,对统治者存在限制和约束的观念,即法治的本质,就成为由反对斯图亚特专制主义的广泛联盟构成的多元主义的部分逻辑。

 

10、包容性政治和经济制度需要一定程度的政治集权,以便国家能够实施法律秩序、保护产权,并在必要时通过投资公共服务鼓励经济活动。

 

11、在许多情况下,使得一些国家贫困基础更为巩固的汲取性制度是强加的,或者至少是被进一步强化了的,其过程与欧洲的商业和殖民扩张这些推动欧洲增长的过程完全一样。事实上,欧洲殖民王国的获利通常是建立在对世界范围内独立政体和当地经济破坏的基础上的,或者是建立在阻碍当地经济起飞的汲取性制度创立的基础上的。

 

12、法国大革命的领导者以及后来的拿破仑将革命输出到法国之外的欧洲,摧毁了专制主义,结束了封建土地关系,废除了行会,强制实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国大革命不仅为法国、而且为欧洲其他大部分地区创造了包容性制度并由此推动经济增长的条件。

 

13、包容性经济制度和政治制度并不是自己出现的,它们通常是抵制经济增长和政治变革的精英与希望限制当前精英经济与政治权力的那些人之间产生重大冲突的结果。只要条件适合,包容性经济和政治制度倾向于创建良性循环。良性循环通过集中机制起作用:首先,多元政治制度的逻辑使得独裁者要篡夺权力难上加难;其次,包容性政治制度与包容性经济制度之间相互支持;再次,包容性政治制度允许自由媒体繁荣发展,后者经常提供对包容性制度构成威胁的信息,并号召对这种威胁进行控制。

 

14、德国社会学家Robert Michels的寡头铁律:寡头的内在逻辑就是掌权者能够再生,同一权力集团掌权时是这样,全新的权力集团接管时也是这样,实际上所有各层组织都是这样。

 

15、当前一些国家的失败是因为它们的汲取性经济制度没有给人们创造储蓄、投资和创新所需要的激励。汲取性政治制度通过固化那些汲取性制度中获益者的权力,来支持汲取性经济制度。这些国家经济与政治失败的解决方案是把它们的汲取性制度转变为包容性制度。

 

16、本书理论的核心是包容性经济和政治制度与繁荣之间的联系。以多元主义方式广泛分配政治权力,并能够实现一定政治集权以建立法律和秩序的制度,是安全的产权和包容性市场经济的基础。

 

17、主要的制度变革、对主要经济变迁的要求,是作为现存制度和关键事件相互作用的结果发生的。关键事件是打破一个或多个社会现存政治和经济平衡的重要事件,例如黑死病在14世纪夺走了欧洲大部分地区大约一半人口的生命,例如大西洋贸易路线的开辟为西欧许多国家创造了大量的获利机会,例如工业革命为世界经济结构的快速且破坏性的变化提供了潜在可能性。

 

18、为什么制度变革的路径在社会之间完全不同呢?答案在于制度转变。跟两个独立生物群体的基因在所谓的演化或基因漂移过程中由于随机变异而渐行渐远一样,两个本来相同的社会也会在制度上渐行渐远,当然过程比较缓慢。历史很关键,因为是历史过程通过制度转变创造出了关键时刻可能起决定性作用的差异。关键时刻本身就是历史的转折点。恶性循环与良性循环意味着,要了解历史形成的制度差异的性质,就必须研究历史。

 

19、诸如IMF、世界银行等国际机构所提建议之所以失败,是他们没有意识到政治制度的作用及其对决策施加的约束。他们不是在解释了不良的政策和制度为什么会存在的背景下提出来的,而只是假定穷国领导人无知。

 

20、阿富汗中央谷的村民获知,他们获得了数百万美元的新项目以重建家园。这些美元最终去哪儿了呢?20%用作了日内瓦联合国总部的费用;20%用于联合国在布鲁塞尔总部的费用,剩下的部分分包给一个非政府性国际组织,再经过三层分包,每一方都拿走剩下部分的20%。村民们分到的那一点钱用于从伊朗购买木材,而且大部分都支付给了运输卡特尔木材的火车。这并非一个孤立事件,许多研究估计,只有10-20%的援助能够得其所用。

 

阿西莫格鲁、罗宾逊:《国家为什么会失败》,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159月版。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