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明 > 一只特立独行的小黄人——兼评《寻找经济小糖人:经济世界的音乐之旅》

一只特立独行的小黄人——兼评《寻找经济小糖人:经济世界的音乐之旅》

    程实同志是我的哥们。

    在微信中,他的头像,一直是一只貌似憨厚的小黄人。

    根据他自己的定位,这厮是一个职业经济学家。

    且看看他的自我简介:“土博士,数据控,偏宅男,经济学深度中毒者,沪飘+京飘+港飘,头发很乱但头脑不乱的投行人士”。没有强大的内心与自信,一个人是很难这样埋汰自己的。

    此人看似不务正业。我给他写书评的上一本书叫《盗梦空间与亚当斯密》。我正在写书评的这本书叫《寻找经济小糖人:经济世界的音乐之旅》。关键是,你看看他对电影与音乐的品鉴,不浸淫多年是达不到这样的水准的。

    给大家透露一下我看这本书的情形。我基本上是兴趣盎然地看每篇文章的前半段,一旦他从音乐转入经济,我就基本上忽略不看,然而饶有兴趣地把他每篇文章介绍的歌曲,下载到我的手机上去。这样,看完他这本书,俺的手机上就多了30多首耐听的歌。

    之所以这么信任程实同志的品味,源自一次河南之旅的经历。

    几年前,我与程实受一位朋友之邀,去河南郑州走穴。经济学人走穴很常见,但跟朋友共同出场则不常见。在高铁上,程实说他生了个儿子,名字叫程龙骧。我先是yy了一下如果他儿子的老师罚他儿子抄写名字一百遍,他儿子的心路历程,然后问他为啥用古代官职(龙骧将军或龙骧卫)来给儿子起名。程实同志很郑重地看了我一眼,对我刚才表现出来的历史素养赞扬了一番。我知道,我刚才的表现可能超出了他对我的预期。

    到郑州后,我们尴尬地发现,主办方把我俩安排在一个房间休息。虽然我们一直被有些同志认为有基情,但两个大老爷们共处一室还是有些尴尬。于是,程实同志开始用手机放音乐。这些歌都是民谣。我第一次听到了赵雷的《南方姑娘》和《画》、川子的《郑钱花》、马頔的《南山南》等。当时的感觉就是惊艳,于是,程实把这些民谣的链接发给了我。这几年来,我一直在听这些歌。因此,看到程实将本书的第一篇文章给了《南方姑娘》,我很高兴。

    此后,读到程实这本书里写了李宗盛的《山丘》、朴树的《平凡之路》、Bob Dylan的《Blowing in the wind》与《Like a rolling stone》、猫王的《Love me tender》、Eric Clapton的《Tears in Heaven》、四兄弟的《Try to remember》与《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老鹰乐队的《Desperado》与《Love will keep us alive》、Beatles的《Let it be》与《Hey Jude》等,我都非常开心。因为这些歌都是多年来陪伴我的歌,或者我记忆深处的旋律,不免心有戚戚焉。当然,不得不坦率地承认,另外有些歌,我是不太熟悉或没有听过的。

    问题在于,我也喜欢看电影,我也喜欢听音乐,为什么我却写不出程实同志这样的文章呢?要把电影、音乐与经济学以恰当的方式链接起来,需要飘然不群、神思灵动的想象力。我不得不承认,自己欠缺这样的想象力。为了不归因于自己的天生资质有缺陷,我倾向于把这种想象力的匮乏视为多年来接受经济学教育的结果。

    但为什么程实同志同样接受了多年的经济学教育,为什么依然这么富有想象力呢?我不由得愤怒地指出,这厮是异类!譬如,他是宅男!又如,他这么大人了,现在还经常打游戏!(我的同事张斌也还有此爱好)。。。不过,找了这么多借口,我不得不承认,程实同志这种将各种事物与经济学结合起来的能力,是大多数经济学者都不具备的。

    程实是一个快枪手。过去10年来写作了大量的专业报告与财经评论。但这本书,他是花了不少时间的。我记得至少四五年前,我就在他的博客上看到“为何挪威的森林变为衰退的序曲”这篇文章,立马惊为天人。我就知道他有心写这样一本书,只是没想到,他居然这么沉得住气。作为一个快枪手,还愿意花这么多时间来打磨这本书,它自然值得期待。

    在我看来,程实即使不是处女座的,也具有处女座的潜质。例如,他这本书每卷的标题,就工整漂亮得令人嫉妒,想必是花了不少心血的:“民谣崛起:转型的呢喃”、“经典回想:发展的浅吟”、“流行无罪:危机的喧嚣”、“摇滚有理:创新的呐喊”、“闲音绕梁:民生的轻叹”。才华情思,俱在其中。这是一个多么闷骚的人那!(看到他后记的标题“曲终人不散”,我马上不合时宜地想到“托体同山阿”。)

    程实、傅勇、管清友和我,是同届不同校的经济学博士生,我们是真正的网友。在我们毕业后不久,全球金融危机就爆发了(相关性并不意味着必然的因果关系)。我们一度都在体制内工作,清贫而悠闲。后来,清友耐不住寂寞跳槽了,再后来名动江湖,据说就连抽烟的姿势都令女基金经理们惊为天人。再再后来,程实耐不住寂寞转岗了,从工总行研究部门去工银国际做市场研究,据说美女粉丝无数。再再再后来,两个市场派人士屡屡拿金钱与美女来诱惑两个体制内人士。然后,就没有后来了。

    即使在众多明骚或闷骚的投行经济学家中,程实同志也是很有独特性与辨识度的。首先,是他如假包换的卷发;其次,是他貌似斯文的气质(其实内心狂野);再次,是他有着在商业银行总行与商业银行地方分行长期工作的经历;第四,是他纵横不羁的笔法以及天外飞仙般的想象力;最后,他过去多年以来的若干重要判断,被事实证明是相当精准的。

    总之,这是一只特立独行的小黄人。我衷心希望,他能够继续特立独行下去。

 

    《寻找经济小糖人:经济世界的音乐之旅》,程实著,浙江大学出版社,2016年版。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