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明 > 特朗普连发数弹 贸易战隐现端倪

特朗普连发数弹 贸易战隐现端倪

——盘古宏观周报2017年第5期(总第42期)
 
摘要
 
在全球经济低迷和贸易失速的情况下,美国的贸易保护政策伴随着特朗普就职而开启。
 
退出TPP协议预示着美国经贸政策可能将从强调多边贸易规则转向关注双边贸易协定。
 
提升制造业过剩产能行业的产能利用率可以在短期内增加国内就业,从而可能成为贸易保护的首选。
 
中美贸易摩擦隐见端倪,全面贸易战的可能性不大,主要的贸易争端或集中于以钢铁为代表的部分行业。
 
在全球经济持续低迷与贸易失速的情况下,去全球化趋势加剧导致贸易保护主义的盛行。以美国为例,本届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和希拉里为了争取蓝领工人和中产阶级,都曾公开反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其中特朗普的表态尤为强硬。上任伊始,特朗普即宣布退出TPP,开始兑现其贸易保护主义的竞选理念。可以预见,这只是特朗普为其任期内即将推行的贸易保护进行的热身。或许在不远的未来,针对多个国家和不同行业的关税壁垒、反倾销官司和汇率操纵指控将全面铺开,全球贸易保护将愈演愈烈。
 
“言出必行”:退出TPP协议
 
上任仅三天,特朗普即签署行政命令,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兑现了他在竞选期间所作出的承诺。在特朗普 “以国内为先”的政策主张中,TPP不利于美国的就业和经济增长,而贸易保护则有助于实现就业增长,引导进口需求回流,并激活“美国制造”。尽管不排除特朗普的政策意图有迎合部分选民的需要,但其强调双边关系、以双边自贸协定取代部分多边或区域经贸规则的倾向值得关注。
 
在双边协定的谈判环境中,美国一方面可以根据需要,对外交经贸关系进行适度调整,重新选择“朋友圈”,另一方面可以用此为筹码,减少在多边规则设计下的让步,在双边贸易谈判中逐个击破,争取利益最大化。在特朗普的强势推动下,部分国家可能迫于压力率先签订有利于美国的双边协定。一旦这种情况发生,容易带动其他国家的效仿,从而导致事实上全球经贸规则的重塑。
 
当然,特朗普政府退出TPP ,甚至重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对于中国的经济外交而言或许是一种机遇。未来中国政府可以更加积极地推进 RCEP 、一带一路与 APEC等多边机制建设,并在其中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
 
产能过剩行业或成为潜在的贸易战对象
 
特朗普声称,贸易保护的初衷是为了实现扩大就业、振兴制造业。从直观的逻辑来看,挤压的进口份额很有可能将落到可以直接拉动过剩产能的行业中来,以提升制造业产能利用率,并有效转化为国内新增就业。过去五年来,美国工业产能利用率整体下降,其中,制造业中的非耐用品降幅尤为明显(图1)。从制造业细分行业来看,产能利用率呈现下降趋势的行业很有可能是“贸易战”直接针对的对象,例如耐用品中的木制品,机械,初级金属制品,非耐用品中的服装和皮革制品,食品、饮料及烟草制品,以及石油和煤炭产品等(图2和图3)。
 
除了基于政策工具针对性和有效性的考虑,特朗普团队的施政能力和民意基础也会制约其实施贸易战的范围。首先,尽管美国国会中共和党维持多数党地位,但共和党长期以来事实上并不持贸易保护的政策立场。即使总统在制定贸易政策上有一定自主权,但特朗普力推的包括减税、基建计划、放松金融监管在内的一系列举措均受国会制约,这也令其在贸易政策方面或许不得不顾及国会意见。其次,尽管特朗普赢得了蓝领工人的支持,但学、政、商三界均对贸易战有诸多顾虑,特朗普对移民等问题的极端态度更是令其民意基础相对较弱。在特朗普新政府的主要成员中,副总统、国务卿等也都明确表示反对贸易战。
 
中美贸易摩擦已现,钢铁业或成争端焦点
 
在签署行政命令退出TPP之后,美国商务部宣布的仲裁结果认为中国卡车和公共汽车轮胎存在倾销和补贴行为,可能开启中美两国的新一轮贸易摩擦。作为美国的第三大贸易伙伴国和最大的进口来源国,去年前十个月中国对美出口占美国进口总额约21%。在未来几年,中国很可能成为特朗普实施贸易保护主义的主要对象之一。从结构上看,中国在木材、塑料产品、矿产品、机械与设备等行业与美国存在较为明显的竞争关系,通过增强对中国特定行业的贸易制裁,可能有助于激活美国制造业(图4)。
 
但是,我们认为,特朗普对中美之间竞争关系较强或受到广泛关注的单个行业发起贸易保护政策的可能性更大。首先,尽管在某些行业存在一定竞争,但中美贸易目前大体仍处于互补格局,全面贸易战将极大损害美国消费者。其次,从中美贸易摩擦高发行业,比如钢铁、汽车等制造业或机电、纺织等中国优势产业入手,将有助于抚平国内情绪,以兑现特朗普的竞选承诺。再次,选择某些行业试水令特朗普的贸易保护政策变得简单且易于操作,另外从特朗普外贸智囊团队班底来看,多名成员都有一定钢铁行业从业经验。
 
从中期来看,中美贸易战对全球制造业供应链存在外溢性,不利于跨国公司及美国与他国的贸易关系。如果特朗普贸然对中国开展较大规模的贸易战,中国对美出口敏感度较高的行业将面临打击,中国贸易顺差也可能大幅下降。但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国对美出口的主要商品中,仍然存在大量加工贸易产品,比如部分高科技产品,包括电子设备、计算机等附加值相对较低的商品。对中国此类商品的出口进行贸易制裁,其影响将波及产业链上的其他国家,主要是日、韩、台湾等东亚经济体,以及相关的跨国公司。因此,要对中国实施全面贸易战,特朗普也需要考虑外溢性及与其他贸易伙伴的关系,其行动或有所顾忌。
盘古宏观:张明、郑联盛、王宇哲、杨晓晨、周济
 
(张明为盘古智库宏观经济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郑联盛、杨晓晨、王宇哲、周济均为盘古智库宏观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