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明 > 一带一路倡议:注重“四结合”

一带一路倡议:注重“四结合”

——盘古智库宏观周报第201716期(总第53期)
 
导读
 
“一带一路”倡议是我国与世界互动的新战略,是构建更大范围、更高水平、更深层次的区域合作的新支撑,亦是提升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合作的新举措。“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的召开使得“一带一路”倡议的发展进入一个新的高潮。从未来长期可持续发展的角度出发,“一带一路”倡议的发展应注重长期发展、避免短期化;应注重软件联通、避免项目化;应注重内外结合“里子”、避免过度重“面子”;应注重风险收益平衡、避免低估风险。
2013年9月和10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出访中亚和东南亚国家期间,先后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大倡议,成为了我国与世界互动的新战略,是构建更大范围、更高水平、更深层次的区域合作的新支撑,亦是提升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合作的新举措。
 
经过3年多的发展,“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将于5月14日至15日在北京举行,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出席论坛开幕式,主持领导人圆桌峰会等相关活动。“一带一路”倡议及其发展将迎来一个历史性时刻,在“一带一路”议下,中国将与“一带一路”沿线经济体及相关国家共同打造一个更加开放和高效的国际合作平台,共同构建一个更加紧密和强劲的伙伴关系网络,共同推动构建更加公正、合理和均衡的全球治理体系。
 
“一带一路”倡议的本质
 
“一带一路”倡议是全球和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新机制。此前,我国与周边地区、欧亚大陆经济体、南亚、东非等地区的双边和多边合作不断深化,强化不同经济体之间的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等已经成为了各个经济体的重大共识。共建“一带一路”顺应了互联互通的内在需要,顺应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文化多样化、社会信息化的潮流,将大力促进区域合作,有利于构建全球自由贸易体系和开放型世界经济。
 
正如2017年4月21日欧盟委员会前主席、意大利前总理在盘古智库“一带一路与中欧经贸合作”论坛中所指出的,“一带一路”是着眼于长期发展的倡议,随着新的机制的建立,中欧将有机会打造促进企业、商业进一步合作的平台,为未来的全球增长带来助力。在“一带一路”框架下,仅是中欧的合作关系深化将会惠及全球一半以上的人口。“中欧合作的共同目标是促进全球经济复苏与发展”,“一带一路”倡议则是顺应了这种发展趋势。
 
“一带一路”倡议致力于形成一个产业要素集聚新机制。“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是分为陆路和海路两个路径:陆上依托国际大通道,以沿线中心城市为支撑,以重点经贸产业园区为合作平台,共同打造四大国际经济合作走廊;海上以重点港口为节点,共同建设通畅安全高效的海上运输大通道以及产业链整合新模式。“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将依托于基础设施、自由贸易区、产业投资、科技发展、旅游环境建设等硬件和诸多软件建设,实现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和民心相通。
 
“一带一路”倡议是我国内外经济互动新机制。2001年,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我国经济逐步深入地融入了全球经济,并与全球形成了良好的互动机制。但是,随着美国战略转移以及“去全球化”趋势有所显现,我国内外经济互动机制在WTO这个多边体系下是否能够适应新形势发展,有待进一步验证。随着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经济体的互动深化,“一带一路”倡议亦将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结构转型和对外开放的内生动力。
 
“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三大目标
 
 
3年多来,“一带一路”建设从无到有、由点及面,进度和成果超出预期。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共同参与,4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与中国签署合作协议,形成广泛国际合作共识。如何提升“一带一路”倡议在全球、区域经济社会发展合作的地位和作用,成为了我国值得考虑的问题,也是“一带一路”沿线经济体以及相关经济体值得考虑的问题。
 
在此形势下,习近平主席在2017年1月17日举行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宣布,2017年5月中国将在北京主办“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共商合作大计,共建合作平台,共享合作成果,为解决当前世界和区域经济面临的问题寻找方案,为实现联动式发展注入新能量,让“一带一路”建设更好造福各国人民。
 
高峰论坛是“一带一路”提出3年多来最高规格的论坛活动,是今年我国重要的主场外交活动,截止2017年5月6日,已有28个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明确将参加高峰论坛。论坛对推动国际和地区合作具有重要意义,大致具有以下三个重要的目标:一是回望过去、增进共识。全面总结“一带一路”建设的积极进展,展现重要早期收获成果,进一步凝聚合作共识,巩固良好的合作态势。二共商大举、布局未来。是共商下一阶段重要合作举措,进一步推动各方加强发展战略对接,深化伙伴关系,实现联动发展。三是全面合作、共赢发展。在推进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和结构调整的同时,推动国际合作,实现合作共赢。
 
“一带一路”发展应注重“四结合”
 
“一带一路”倡议是新形势下我国内外经济互动的新动力,也是构建更大范围、更高水平、更深层次的区域合作的新框架,但是,作为第一个全面对外的合作新机制,我们需要运筹帷幄、科学权衡、循序渐进、重在长远,构建真正互利共赢、具有内生可持续性的全球、区域及内部发展的新体系。
 
一是短期与长期结合。“一带一路”倡议及发展是一个长期过程,不要急于一时之功。“一带一路”倡议坚持的是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联动发展的新理念,把发展经济、扩大就业、消除贫困、改善民生、保护环境放在开展国际合作的优先位置,积极对接国别、区域发展战略和全球发展议程,为打造共同发展、共同繁荣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作贡献。从人类历史的发展进程看,和平与发展是时代的主题,但是,这个过程是长期的、可能也是曲折的,我们不能将“一带一路”倡议看为是一个短期的全球、区域以及国内经济增长的推进器,而应该致力于全球、区域以及国内资源要素禀赋的长远整合上,以形成一个可以自我循环的要素集聚融合的长效机制。
 
二是软件与硬件结合。在“一带一路”倡议下,特别是“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的推动下,我国将与相关经济体共同推进重点领域务实合作,围绕涉及全局性、长期性的重点领域和方向,深化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贸易投资、金融支撑、人文交流等领域务实合作,推进一批重大项目和合作协议。根据以往国内的政策实践以及与外部互动的经验看,重点领域和重点项目合作有可能变成“项目式”的合作,且以“项目完成率”来作为“一带一路”倡议成果的主要考核指标。但是,这种逻辑可能侧重于硬件建设,以“项目式”的硬件建设逻辑来发展“一带一路”倡议可能难以持续,“一带一路”两个经济带的风险值得关注,特别是是“一带”所涉及的项目风险可能要显著高于“一路”区域。“一带一路”倡议实际上更加呼唤软件建设,要形成可以自我循环的产业要素集聚机制和经济带,核心的基础设施是要素的可自由流动或低成本流动机制,而这个机制的核心不仅在于高速铁路等的联通,更在于软件机制的联通,比如人员和文化等的交流合作。
 
三是内部与外部结合。“一带一路”倡议是一个新的要素集聚和资源配置新机制,主要目标是形成新的经济带,促进区域和全球经济的发展。同样的,在国内,区域经济一体化也是一个经济转型和发展模式升级的重大支撑。二者的有效结合需要在战略上和顶层设计上相互结合、融合发展。比如,在“一路”上,涉及到我国与东盟等的合作,未来前景十分广阔,但是,摆在我们面前的实际上还有珠三角经济一体化、深港澳一体化等更为直接、迫切的任务。同时,以“一带一路”倡议为框架的区域合作和资源配置与国内区域经济一体化的资源配置都面临相似的问题,比如,国民待遇原则、要素自由流动原则、绿色原则等,而这些原则的实施和完善可能需要我国在经济体制机制改革上要进一步深化。简单以深港合作为例,作为两个相对独立的关税区,香港和深圳之间的过境安排实际上与两个国家的过境安排并没有太大的差异,这带来的是人员要素流动的高成本,“一带一路”倡议是否能够突破这个约束,使得内外经济互动更便利地结合,则需要在很多内外机制联通上做出新的安排。
 
四是收益与风险结合。“一带一路”倡议作为要素整合和资源配置的新机制,有助于形成新的经济发展促进机制,有利于给相关经济体带来新的收益。“一带一路”倡议是一个新的生产关系的国际合作,实质仍然是政治与利益的交互。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天下熙熙,皆为利来。“一带一路”倡议的长期可持续发展需要考虑三个问题:一是我国的收益与风险,是否是一个长期收益大于风险的模式?二是他国的收益与风险,是否也是一个长期收益大于风险的模式?三是这个长期收益大于风险的模式是什么?“一带一路”倡议的长期发展不在于重大项目的多寡,而在于合作共赢的资源配置模式的建设。以金融领域融合的内在要求为例,“一带一路”倡议的发展从金融服务的资金、机构、产品、风控等都提出了实质性需求,特别是资金需求的规模巨大,两个经济带的基础设施投资年度资金需求就可能超过8000亿美元以上,但是,“一带一路”倡议的资金供给能力相对有限(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法定资本为1000亿美元,初始认缴资本目标为500亿美元左右,实缴资本约100亿美元),存在巨大的资金供求缺口,同时投资存在较大的综合风险。收益与风险平衡的金融支持体系如何健全发展就是一个重大的机制建设问题。
 
盘古宏观团队:郑联盛、肖立晟、王宇哲、杨晓晨、周济
 
(郑联盛为盘古智库宏观经济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肖立晟、杨晓晨、王宇哲、周济均为盘古智库宏观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
 
(盘古智库宏观经济研究中心顾问:易鹏、张明、谭小芬)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