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明 > 十年一觉研究梦——《带着经济学上路》序言

十年一觉研究梦——《带着经济学上路》序言

    这是我的第四本随笔集,却也是最特殊的一本。

    前三本随笔集,按照三年一本的节奏,收录了我每段时期较为重要的财经评论文章。而这一本,虽与财经有关,里面却不是财经评论文章。它汇集了我对现实世界与经济金融问题的观察与思考。

    上编“带着经济学上路”,记录了我在参加国际会议或跨国调研的过程中,对一个城市或一个国家的观感。这里面既包含了美国、法国、瑞士、新加坡、迪拜等发达经济体,也覆盖了罗马尼亚、印度、印尼、泰国等新兴市场经济体。“经世济民”,经济学并非一种纯粹的象牙塔内的学问,它与现实社会有着密切而复杂的联系与互动。我从一位经济学研究者的视角出发,从参加国际会议与跨国调研的角度,以一斑窥全豹,由树木见森林,来感受与分析这些国家。虽然看问题难免短期而片面,但或有一些思想火花。

    下编“手倦抛书午梦长”,收录了我进入中国社科院工作以来,撰写的一些国内外经济学著作的书评。我喜欢阅读,却往往过后辄忘。为了让自己能够留存对某些畅快阅读经历的记忆,我会选择对自己有启发的著作,通过撰写书评的方式来加强记忆。在书评中,我既会梳理总结全书的逻辑与亮点,也会对相关著作进行个性化的评论。这些评论未必正确,却反映了我在阅读著作时的心路历程。

    我于2007年博士毕业之后,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工作,到今年恰好十年。有趣的是,今年也是我年届四十、步入不惑的人生节点。经过十年时间,我已经成了研究所里的“老人”。回首这十年的研究历程与人生经历,可谓感触良多。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是国内一流、全球知名的智库,我在世经政所的工作心得,可以用独立、自由与团队三个词来精准概括。

    所谓独立,是指我在所里的研究选题,基本上是从自己的兴趣出发,而我的研究结论,也是经由自己的独立思考而得出。这十年间,我的研究主题,包括国际金融危机、全球经常账户失衡、国际货币体系改革、人民币汇率、人民币国际化、跨境资本流动、外汇储备管理、资本账户开放、资产证券化、系统性金融风险等。这些问题,大多数属于开放宏观经济学(国际金融)的范畴,彼此之间既具有一定的关联,也具有较强的跳跃性。我可以自信地说,在所里做研究,氛围是相当宽松的。这十年间,我的研究结论与政策建议,与政策制定者既有重合也有分歧,但研究的独立性是毋庸置疑的。当然,作为智库的学者,我也一直遵循对相关政策制定进行建设性评论的原则。

    所谓自由,是指作为社科院的学者,在时间安排上具有很大的灵活度。一方面,我们不需要每天坐班,另一方面,我们也没有硬性的讲课压力。因此,我们可以自由安排自己的时间。这绝不是说没有工作量。事实上,一旦你选择了以研究为业,你基本上就没有真正能够放松休息的时间了(这一点只有同行们冷暖自知)。我以及同事们的工作压力,其实并不比高校的老师们小。但是,个中妙处在于,你可以自己来支配工作的强度与节奏。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能有那么多时间参加国际会议、进行各种调研以及用来阅读与思考的原因了。事实上,这本书中的文章,基本上都是笔者的不务正业之作。

    所谓团队,是指世经政所有着非常好的团队合作氛围与研究工作风气。世经政所的宏观团队由余永定老师创建,由多位所内外的中青年学者组成。这个团队在宏观经济与国际金融诸多领域的研究,在国内外具有较大的影响力。事实上,我们可以自豪地说,我们见证并参与了人民币利率与汇率市场化、经常账户的失衡与再平衡、资本账户开放、人民币国际化、货币政策转型等诸多进程。在团队内的工作,可谓简单而纯粹。没有复杂的人际关系,没有同行相轻与利益倾轧,有的不过是师友之间的关怀、欣赏、理解与鞭策。

    十年一觉研究梦。由于有着从金融机构到学术机构的转型经历,我个人的研究,致力于将学术研究与现实世界相结合,做有理论支撑、有人文关怀的政策研究。选择这个研究方向,并不是没有压力与困惑,过程也远非一帆风顺。之所以我能够沿着这个方向坚持十年,实在要感谢太多师长与朋友的支持与鼓励。这里就不一一列出了,我一并表示真诚的感谢。

    “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之所以选择《觉今是而昨非》作为我第一本财经评论集的书名,为的就是激励自己能够通过不懈努力,提升眼界,拓展视野,使得有限的人生变得更加丰富多彩。“吾生而有涯,而知也无涯”,“虽有志而不能至也,可以无悔矣”。且让本书作为笔者人生旅途中的一枚书签,既梳理来时之路,也映照前行之途。

 

    《带着经济学上路》,张明著,东方出版社,2017年,即将出版。

 

(笔者为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研究员、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