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明 > 塞浦路斯危机:何以至此,如何收场?

塞浦路斯危机:何以至此,如何收场?

《上海证券报》专栏文章,尚未发表,谢绝转载 

    最近几个月来,原本已经比较平静的欧洲主权债务危机重起波澜,地中海岛国塞浦路斯爆发债务危机,其一波三折的应对方案出台过程也引人瞩目。塞浦路斯为何会爆发危机?欧元区应对塞浦路斯危机的强硬解决方案,将会给欧债危机的演进造成何种影响?

    笔者认为,塞浦路斯之所以在2013年上半年爆发债务危机,以及欧元区采取如此强硬的方式应对塞浦路斯危机,主要源于以下四方面原因:

    第一,塞浦路斯与冰岛、迪拜相似,选择了离岸金融的发展模式。塞浦路斯以较高的存款利息为诱饵,吸引了大量的海外存款资金流入,其中很大一部分源自俄罗斯。塞浦路斯银行将通过高息揽储获得的资金,大量投资于海外较高收益、较高风险的资产类别,例如希腊国债。本轮欧债危机爆发前,塞浦路斯银行业总资产超过GDP的800%,银行业对GDP的贡献超过40%。欧债危机的爆发,尤其是希腊国债的市场价值下跌以及违约,造成塞浦路斯银行遭遇巨大亏损,从而必须寻求外部融资;

    第二,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时,塞浦路斯经济并未出现显著衰退。然而,2011年7月11日塞浦路斯电厂的爆炸直接导致该国经济陷入衰退,因为这家电厂提供了岛国电力供应的一半以上。有趣的是,发电厂爆炸的原因是电厂附近大约100个左右集装箱内的军火爆炸引发的,而这批军火已经在阳光下暴晒了两年左右。更有趣的是,这批军火当初本来是由伊朗运往叙利亚的,而在通过塞浦路斯水面时,塞浦路斯政府在美国的授意下没收的。塞浦路斯总统Christofias既没有听从建议毁掉这批军火,也没有采取更妥善的方式保管这批军火,据说他是想在未来恰当时间将这批军火还给叙利亚或伊朗。但没有想到的是,恰恰是这批军火的爆发,促成了塞浦路斯实体经济的衰退;

    第三,塞浦路斯卷入危机也与2008年3月上台的Christofias政府有关。Christofias政府上台之前,塞浦路斯的财政状况还是盈余。但Christofias上台之后,不仅大肆扩张了非生产性政府开支,而且向公众承诺不切实际的养老金计划,导致财政状况急转直下。更重要的是,当希腊危机的爆发在2011年5月传染至塞浦路斯,导致塞浦路斯失去了国际投资者信任、不能再到国际资本市场上融资时,由于不愿意进行财政紧缩(财政紧缩会导致该政府的民意支持率降低),塞浦路斯失去了向欧盟求援的宝贵时机。基于同样理由,当2011年10月希腊政府债务重组导致塞浦路斯损失了大约50亿欧元、进而造成塞浦路斯两家最大银行出现20亿欧元的资金缺口时,塞浦路斯政府再次错过了申请外部援助的时机。因此,Christofias在今年2月的选举中下台,也就并不令人意外了。

    第四,众所周知,欧盟在应对塞浦路斯危机时采取了相当强硬的态度,要求塞浦路斯在欧盟提供援助(Bail-out)之前先通过减记本国银行存款(Bail-in)来降低资金缺口。而在是否让小额存款人承担损失方面,欧盟与塞浦路斯也首鼠两端。之所以让存款人承担损失,冠冕堂皇的理由是,塞浦路斯的存款有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俄罗斯的黑钱,欧盟没有理由让自己的纳税人为此买单。然而,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德国今年下半年即将进行大选,而默克尔政府承受着来自本国选民的巨大压力。如果对塞浦路斯表现软弱,默克尔获得连任的概率可能显著下滑。因此,塞浦路斯也成了欧元区核心国家国内政治的受害者。

    以上各方面因素,促成了塞浦路斯危机的最终解决方案。塞浦路斯将会区分好银行与坏银行,将坏银行关闭,但对坏银行低于10万欧元的银行存款提供保证。而存款规模超过10万欧元的储户,则可能面临超过60%的亏损。以此方案为前提条件,再加上承诺未来进行财政紧缩,塞浦路斯将获得来自欧盟与IMF100亿欧元的贷款。

    看似塞浦路斯危机获得了及时解决,但欧元区对塞浦路斯危机的处理方式,可能为下一步欧债危机的深化与扩展埋下了新的风险:

    首先,打着反洗钱的幌子,通过对存款人增税的方式来应对债务危机,这是一种对存款人的剥夺,将会使得欧元区内的储户人人自危。既然欧元区和德国能够对塞浦路斯的存款人痛下杀手,那谁能保证他们能够对南欧国家的银行储户们在未来网开一面呢?一旦储户们对现有银行存款的安全性感到怀疑,他们就会通过用脚投票,将资金挪到他们认为安全的地方去。这种银行挤兑与资金外逃首先可能发生在遭遇危机冲击国家的中小银行,然后是这些国家的大银行,再然后甚至包括欧元区核心国家的中小银行。整个欧元区银行体系的信誉可能因此而遭遇重大冲击,而美国与英国银行体系可能是潜在的受益者。

    其次,储户的挤兑行为与银行体系资金的外流,除造成直接的银行倒闭风险外,还将直接提高银行的信贷成本。在实体经济增长低迷的背景下,如果银行贷款利率进一步上升,这将会进一步加剧欧元区的经济衰退。

    再次,德国等欧元区核心国家应对危机的方式,越来越让外围国家寒心。囿于国内选民的影响,核心国家越来越难以通过动用本国财政资源的方式来帮助外围国家摆脱危机。不但欧元债券的前景遥遥无期,就连银行联盟的进展也踯躅不前。核心国家未必愿意让欧元区解体,但他们对待塞浦路斯的方式,可能会加大特定外围国家在进行全面的收益成本核算后,毅然决然地离开欧元区的概率。

    或许在未来一二十年,我们将看到全球化的显著回潮。而欧元区的扩展停滞甚至规模收缩,或将成为全球化回潮的一个显著标志。全球的聚光灯即将由塞浦路斯转向斯洛文尼亚,让我们拭目以待。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