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明 > 美联储退出量宽的新变数

美联储退出量宽的新变数

2013年6月,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在议息会议召开后宣布了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政策的时间表。此举引发全球金融市场震荡,导致短期资本大举流出新兴市场国家。以印尼和印度为代表的新兴市场经济体遭遇了资产价格暴跌、本币汇率急剧贬值、外汇储备流失等一系列挑战,个别国家甚至滑向了爆发金融危机的边缘。

然而,就在整个金融市场都在预期美联储将在2013年9月的议息会议结束后正式宣布启动退出量宽之时,伯南克却再次打破市场预期,宣布美联储将会推迟退出量宽。此举令全球金融市场大为振奋,全球股指、债市、黄金价格与原油价格均明显反弹,新兴市场国家的资本外流也有所缓和。然而,也有不少分析人士指责美联储损害了自身信誉、浪费了一次启动退出的绝好机会,从而为未来的退出路径增加了若干新的变数。

笔者认为,美联储在9月宣布暂缓退出量化宽松,主要可能出自如下考量:第一,近期美国实体经济表现较为低迷:一方面就业形势低于预期,另一方面由于美国国债长期收益率上行推动住房抵押贷款利率上行,导致楼市数据不如人意;第二,财政问题与国债上限问题日益凸显。从10月1日起,由于国会没有通过新的预算方案,造成联邦政府16年来首次停摆。10月17日,美国国债将再次达到16.7万亿美元上限,如果两党不能达成暂时提高债务上限的妥协,那么美国国债可能出现历史上首次真正的技术性违约;第三,美国总统奥巴马即将在10月份宣布新一任美联储主席的人选,选择在9月份按兵不动,可以为新主席上台后预留更为充足的政策空间。

10月9日,美国政府宣布,奥巴马将提名耶伦担任下一届美联储主席。作为伯南克的副手,耶伦是美联储过去推出三轮量化宽松政策的大力支持者,并被认为是信奉用刺激性宏观经济政策推动经济增长的鸽派人物。因此,市场普遍认为,耶伦的当选会增强美联储政策的连续性,避免美国货币政策出现跳跃性的拐点风险。此外,由于耶伦对美国劳动力市场有着深入研究,预计她将会更加注重失业率指标的变动,这意味着美联储的零利率政策有望进一步延长。

综上所述,美联储退出量宽的时间表可能发生较大变化。伯南克在2013年6月宣布的时间表大致为:2013年下半年特定时间开始削减月度购买资产规模、2014年6月底削减完毕,而加息可能从2015年年初开始。而在综合美国宏观经济数据近期走软、财政债务风险凸现、美联储主席人事更迭等因素后,笔者估计,美联储退出量宽的时间表可能变化为:从2014年年初开始削减月度购买资产规模,且初期首先削减国债购买规模、2014年年底削减完毕,加息则可能推迟至2015年年中。

尽管美联储可能将退出量宽的时间表整体延缓半年左右,但新兴市场经济体还远远没到额手相庆的时候。一方面,美联储的宽松货币政策不可能无限期持续,该来的始终会来;另一方面,如果美联储推迟量宽后,美国经济数据显著反弹,那么到时候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的节奏反倒可能加快,对外围国家的冲击可能更为猛烈。因此,新兴市场国家应该抓住这一喘息机会,加快自身经济结构性改革以提高经济增长的自主性、通过强化宏观审慎监管政策来降低金融体系的脆弱性、通盘考虑资本流动管理政策来降低短期资本大进大出的风险。如果新兴市场国家再度错失了这一时间窗口,那么美联储未来正式退出量化宽松之日,就可能成为部分新兴市场国家重蹈与1990年代的东南亚金融危机类似的危机之时。

美联储退出量宽对中国经济的冲击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全球金融市场动荡导致短期资本持续流出的风险;二是全球经济增速下滑导致中国出口增速下降的风险;三是美国长期国债价值下跌导致外汇储备缩水的风险。尽管整体风险是可控的,但中国政府仍应未雨绸缪做好应对方案:第一,中国政府应继续加快推进国内经济结构性改革,以增强经济增长的自主性与质量;第二,中国政府应审慎可控地开放资本账户,避免出现资本账户过快开放导致短期资本大规模进出,进而损害宏观经济与金融市场稳定的局面;第三,中国央行应加快外汇储备的多元化。考虑到未来几年,美元汇率将会由于美联储退出量宽而增强,大规模减持美元资产可能并非最佳方案,中国央行应考虑加快美元资产内部的多元化,即减持美国国债、增持美国股票与实体资产。

《中国外汇》专栏文章,尚未发表,谢绝转载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