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明 > 美元指数近期上升空间有限

美元指数近期上升空间有限

 

。在其他经济体复苏疲弱,通缩阴影不散和加码量宽的背景下,欧元,日元等其他货币对美元的走势也更是每况愈下。美元到底为什么持续走强?这种强势给全球经济带来了怎样的影响?这种美元强势还将延续多久?

 

,两位能否解释一下,美元指数是如何计算出来的呢?美元指数超过100年底,估计美元指数能上升到什么位置?

 

)计算的美元对一篮子货币的有效汇率指数,也即以美国与主要经济体的贸易额为权重,对美元对主要货币的汇率进行加权而得出的平均数。该指数的基期为1973月,也即设定1973月美国对一篮子货币的贸易加权汇率水平为100,也即意味着当前美元的有效汇率水平,重新回到了1973月的水平。美元指数本轮持续上升,是从2014月下旬开始并延续至今的。201421,而目前已经突破100年美元指数发布以来,迄今为止该指数曾有两次高点,第一次为1985月初的1647。美元指数的第一次高点对应着前美联储主席沃尔克为了对付滞涨而进行了持续大规模加息(不惜以经济衰退为代价),第二次高点对应着互联网泡沫。因此,我认为本轮美元指数的顶点很可能不会超过120年年底,由于加息周期刚刚启动,预计美元指数可能升至110年美元指数显著回调的可能性,因为目前美元似乎已经是利多出尽。

 

  美国指数历史走势

 

 

年底,欧元兑美元可能跌破1甚至更低,其他非美元货币也比较疲弱。同时,石油等大宗商品新近也再度价格不稳。两位认为,如果美联储选择在2015张明:首先,我认为美联储首次加息的时间可能会有所推迟,由2015年三四季度之交。原因一是因为目前过于强劲的美元汇率已经导致美国贸易赤字恶化,过早加息导致的美元走强可能有损经济增长与就业;二是因为目前美国经济也并非完美无缺,劳动参与率依然偏低,企业盈利能力依然不高,鸽派人士占主导的美联储可能会等到经济复苏的趋势更加明显后再加息。

年加息的预期已经完全被当前的美元指数水平所消化。如果美联储加息时间推迟,不排除美元指数相应下调的可能。

,差不多已经到位了。由于美元仍是全球能源与大宗商品交易的主要计价货币,因此,如果供求关系不变,美元指数上升将会压低全球能源与大宗商品的美元价格。预计全球原油价格今年将在每桶40美元的区间内窄幅盘整。

 

张明:我认为,目前支持美元指数走强的原因主要有如下四点:一是美国经济的复苏态势的确好于其他发达国家,而目前全球大多数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增长速度也在回落;二是美国货币政策目前处于紧缩过程中,量化宽松已经退出,加息周期即将到来;三是全球金融市场动荡与地缘政治冲突加剧,导致投资者风险偏好下降、避险情绪上升,从而追捧美国国债与美元等避险资产,从而推高美元汇率;四是金融市场上投资者充分利用美联储即将加息的预期,大肆做多美元。换言之,审视目前美元指数走强的原因,基本面与投机因素都很重要。

美元指数不可能一路走强而不经过任何调整。如前所述,如果美联储推迟加息,或美国经济增速放缓,那么美元指数可能显著下调。但考虑到目前美国经济的复苏状况领先全球、美国国内正在酝酿新的技术革命、美联储未来将会步入加息周期,这轮美元指数走强仍有望维持好几年时间。毕竟,从美元指数的历史波动来看,美元持续走强或持续走弱的周期大约在5-7钟伟:美元走势如此之强,非美元如此疲弱,会给人民币汇率带来怎样的影响?中国的可能和可取应对策略是什么?

 

张明:近年来,由于美元对其他主要货币强劲升值,而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基本上保持稳定,导致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的有效汇率显著升值。目前,人民币名义有效汇率(不考虑通货膨胀率差异)与实际有效汇率(考虑通货膨胀率差异)均达到历史最高点。20146月底至20151月底,人民币名义有效汇率与实际有效汇率分别升值了11%13%。从20057月汇改至20151月,人民币名义有效汇率与实际有效汇率更是分别升值了42%54%。如此之快的人民币有效汇率升值,无疑会对中国的出口增长产生负面影响。如果说2005年汇改至2013年,人民币有效汇率的升值是纠正过快的人民币汇率低估,是中国经济再平衡不可或缺之举。那么,2014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的进一步快速升值,则很可能是背离而非趋近人民币均衡汇率水平,这可能造成人民币汇率高估。例如,如果在2014年下半年,中国央行不干预外汇市场的话,那么在市场供求力量作用下,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可能显著贬值。

我认为,目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面临市场贬值压力,这是中国央行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的良机。中国央行应该尽快降低对外汇市场的日常干预,让人民币汇率在更大程度上由市场供求来决定。在当前国内外经济形势下,央行降低对汇率的干预,很可能导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显著贬值,但这是市场供求作用的结果,无可厚非,而且有利于稳定当前的经济增长,并缓解出口部门面临的压力。当然,为了避免市场形成持续的人民币贬值预期并引发大规模资本外流,央行可以设定一个年度宽幅汇率目标区,例如每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上下10%的波动幅度。只要汇率尚未达到这一幅度,那么央行就不干预市场,而一旦汇率达到目标区边界,央行就入市进行强力干预。此外,为了避免汇率大幅波动引发的短期资本异动,中国央行还应加强对短期资本流动的监测与管理,资本账户的全面开放应当缓行。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