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明 > 人民币国际化更依仗国内改革

人民币国际化更依仗国内改革

2015年11月23日 11:45:41 上午

  • 人民币若入篮SDR,短期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 大国货币国际化未来推进更多依仗国内改革
  • 挑战美元地位为时尚早
  • 监管层面临着汇率进一步市场化与稳定汇率的两难

作者 李文科

路透北京11月23日 - 在全球陷入安全资产荒之际,人民币一旦入篮SDR无疑增强其在国际市场的信用背书,但就此寄望人民币资产需求高歌猛进恐不现实。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投资室主任张明称,人民币入篮SDR仅是开始,短期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人民币国际化推进到什么程度更多依仗国内改革成效。

张明在接受路透专访时称,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SDR)篮子是人民币成为全球性货币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人民币入篮并不意味着其他国家外汇储备一定会增持人民币,也不意味着私人投资者就会买入人民币资产,尤其是当前人民币汇率被市场认为适度高估的背景下。

“人民币入篮是过去5-6年(中国)央行推国际化的一个认可,但并不意味着人民币未来的国际化道路会很平坦...这是积极的一部分,加入比不加入好。”张明指出。

张明指出,此举肯定是人民币融入全球化的一个里程碑,但中国是大国经济,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最主要还要看国内改革,不过期望此举能倒逼国内困难重重的结构性改革。

以日圆为例,虽然日圆很早就加入了SDR篮子,但最近20年日圆国际化的步伐实质上是停滞的。

从这个角度而言,对于人民币入篮给现行国际货币体系带来的改变也“不要太乐观”,不要奢望短期内去挑战美元地位。

对于人民币纳入SDR之后人民币汇率的走向,张明坦言,央行在汇率方面的调控面临两难,加入SDR要求货币更有弹性的,而这在当前条件下意味着人民币兑美元需要贬值,因此监管层面临着汇率进一步市场化,以及稳定汇率的两难。

在他看来,汇率市场化改革越推迟调整则面临的困难越大,造成的市场扭曲也会更严重。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校长助理丁志杰教授近日接受路透专访时称,入篮后人民币出现大贬的概率很小,市场化是方向,但监管层仍将适时出手,不会放任。

IMF总裁拉加德此前称,支持将人民币纳入储备货币篮子的提议,执委会将在11月30日开会讨论。

人民币或将最终以较低权重纳入IMF货币篮子。了解讨论的知情人士此前对路透表示,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考虑调整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以更好地反映金融流动状况之际,人民币或将纳入货币篮子,但权重可能低于之前估计。

国际资本看贬人民币的预期一直未消退。离岸人民币 CNH=D3 周一早盘急跌约180个点子,最低至两个月来新低的6.4357。美元指数上涨及周末有投行机构继续看人民币走低是主要原因。(Full Story)

**国内改革才是关键点**

尽管全球流动性都在追逐安全资产,人民币加入SDR为人民币资产的安全性背书,但中国国内改革困难重重,并存在诸多不确定性以及当前汇率市场还不甚透明,给国际资本选择人民币资产增添了疑云。

张明认为,归根结底,人民币国际化取决于以下三大国内改革因素,即未来五到十年,中国经济能否保持相对稳健以及较快速度的增长,比如维持6-7%的增长;中国金融市场能不能做大做深,然后流动性增强,以及能否避免系统性金融风险的爆发。

“如果这三点做好了,十年之后,人民币应该成为继美元、欧元之后的第三大国际货币。”张明指出。

他强调,人民币加入SDR并不意味着国际资本会自动增持你的货币,自动产生对你资产的需求,还是会根据中国经济基本面,金融市场的风险,还有汇率水平的估值,权衡考虑后才会做出决定。

就目前而言,尽管中国的国债不会违约,但如果人民币汇率高估,未来人民币有一个贬值的需求,这会影响到国际资本对人民币资产的评估。

因此人民币加入SDR之后的跨境资产流动也将取决于国内的结构性改革,包括金融市场的深化、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等。其次,考虑到中国经济增速放缓,通缩风险加大情况下,利率市场化改革正在令风险显性化,而囿于汇率高估,资本流出的格局没有纠正。

现在全球处于安全资产荒,2008-09年金融危机之后全球流动性特别充沛,但可供选择的高评级风险系数低的资产非常少,过去有发达国家的国债,两房债券,金融债,AAA等级的房地产金融债等,但现在后两者的风险等级都在显着下降,全球流动性都在追逐安全资产。

**挑战美元为时尚早**

作为稳定世界经济和金融体系的重要机构,IMF份额和治理改革直接关系到国际货币体系的未来发展态势,人民币入篮SDR也给现行货币体系改革提供些许想象。

不过,张明认为,加入SDR之后的人民币对现行国际货币体系带来的改变短期内是非常有限的,不要奢望去挑战美元地位,毕竟中国目前金融市场的基本面、宽度和深度与美国相比还有太大的差距。

“不要奢望短期内人民币去挑战美元,金融基本面还差太多。...我更觉得与其空喊口号,不如踏踏实实做好国内的事情,口号震天响,国内举动乏善可陈则是非常危险的。”张明强调。不要被资本市场编织的故事蒙蔽双眼,他们是为了盈利。

而中美目前所处的经济发展差距还很大。他称,从经济增长前景来看,美国正在积极复苏,中国则经济增速下行,两者之间的差距可能不像过去那样以较快速度拉近。而比实体经济差距更大的是中美金融市场发展水平,中国金融市场发展水平距离美国还有很大的距离。

众所周知,国际货币体系的演进是非常缓慢的过程,货币权力的更迭更是需要很长时间。美国当年GDP(国内生产总值)总量超过英国到最后美元超越英镑成为全球第一货币大约用了半个世纪。

现行的国际货币体系,越来越难以实现满足基本功能。近30年来,国际金融危机频繁爆发,尤其是2007年至2009年的美国次贷危机以及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深刻地暴露出当前美元本位制的根本缺陷,使得改革当前国际货币体系的呼声越来越强烈。

对现有体系进行修补、形成多极化的储备货币体系、创建超主权储备货币,三者更像是在短期、中期与长期内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不同层次的目标,从大方向上来看,国际货币体系的改革正在由一个国家主导向由多个国家甚至国家群体主导的体系演进。(完)

 

文章原题为:路透张明专访:纳入SDR短期仅具象征意义,人民币国际化更依仗国内改革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