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明 > 2016年的一系列碎片

2016年的一系列碎片

    2016年1月1日,北京,雾霾深重。这样的天气,很容易让人意志消沉、心情沮丧。在我的记忆中,从2012年冬天开始,北京的空气质量就明显恶化了。然而,作为新的一年的开始,我们还是要微笑面对所有一切,包括雾霾。学会苦中作乐,是我这么多年以来总结的重要人生经验之一。

    我从来不写日记、周记,抑或月记。每年撰写一篇留给自己未来看的年终总结,是我从2004年以来坚持至今的习惯。从这十二年来的“一系列碎片”中,大致可以看到一个在北京厮混的学术民工的生存轨迹。这些碎片,或许会让一些有着类似生活经历的朋友心有戚戚,以至于今天才元旦,就有好几位朋友问我,你的年度总结呢?呵呵。

    2016年的学术研究,主要集中在如下方面:第一,我与张斌合作了一篇通过跨境套利视角来解释人民币国际化由快变慢的英文论文,即将发表在明年的Asian Economic Policy Review(AEPR)上。这篇文章的思路,和我与何帆合作的2012年发表在《国际金融研究》上的“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在岸离岸套利现象研究”一脉相承。有趣的是,我与何帆早在2012年做出的“一旦套利动机削弱,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将会显著放缓”的预测,已经得到了现实的验证;第二,我从政治经济学视角出发,撰写了一篇关于中国资本账户开放的行为逻辑与情景分析的文章,发表在今年的《世界经济与政治》杂志上,这篇论文的产生要感谢杂志编辑部主任袁正清老师的提议与敦促;第三,关于人民币汇率问题,今年我有三篇论文发表。第一篇是与余永定老师、张斌师兄合作的关于建立人民币有效汇率年度宽幅目标区的文章,这篇文章成为《国际经济评论》2016年第1期的首篇论文。论文的英文版在很大程度上被重新改写,即将发表于2017年的China & World Economy杂志;第二篇是我撰写的对过去10余年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回顾与展望的文章;第三篇是我与肖立晟合作的,对811汇改一周年试图做系统性总结的论文,发表于今年的《金融评论》;第四,在资产证券化研究方面,我与高蓓合作了关于不良资产证券化的论文,与邹晓梅合作了关于公积金证券化的论文,与胡冰川合作了将粮食库存证券化的评论(该评论被社科院三种不同的内参系列同时采用,也算非常难得)。此外,我前几年与高蓓、邹晓梅合作的多篇关于资产证券化的论文相继在今年发表,努力终于进入了收获期;第五,今年完成的其他文章还包括:一篇关于中国央行面临的三难选择的政策性论文、与郭强、董昀合作的关于美国经济长期性停滞的论文、为世界经济黄皮书撰写的全球债务问题分析等;最后,值得一提的是,我与郭子睿、何帆关于2013年钱荒的文章,终于在2016年底发表,发表之时恰值新一轮“钱荒”的爆发,可谓世事如棋。

    不过令人汗颜的是,我在2015年年底做出的2016年研究规划,例如关于人民币国际化的定量研究、关于全球再平衡的研究、关于资产证券化的微观定量研究等,2016年都没有进一步的推进。这一方面是由于研究兴趣的暂时转移,另一方面则是时间与精力的掣肘。不过,我近期招募了几位研究助理,这个新建的研究团队力争在2017年能够开展一系列研究,目前初步确定的题目有:针对跨境资本总流动(包括人民币跨境资本流动)的定量研究、针对影子银行产品演进、规模与风险的微观与宏观相结合的研究、针对全球再平衡的定量研究等。

    2016年我撰写的财经评论大致有40至50篇左右,保持着大致一周一篇的节奏。其中最重要的评论,是在余永定老师的敦促之下,对过去几年关于是否应加快资本账户开放的争论所做的系统性总结,以《资本账户开放迷思复盘》之名发表于《财经》杂志上,之所以名为“复盘”,是因为我在2013年《财经》杂志上发表的《资本账户开放迷思》曾经引发过热烈讨论。此外,今年的财经评论文章主要集中于以下几大主题:一是主要国家货币汇率问题,特别是人民币兑美元汇率问题;二是短期资本流动;三是全球宏观经济与金融市场,特别是英国脱欧、欧洲银行业与美联储加息等热点问题;四是中国宏观经济与金融风险问题。

    2016年我在研究领域的一件大事,是与盘古智库合作,建立了盘古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从2016年3月下旬开始,定期发布盘古宏观周报与季度报告。应该说,我今年有很大一部分精力,分配在了盘古宏观研究中心之上。半年多时间以来,我们的研究报告逐渐在市场上产生了反响,并收获了不少好评。特别是我们团队做出的一些前瞻性判断,最终得到了市场的验证。例如,我们团队早在2016年3月底,就做出了美元指数2016年将会继续走强、而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年底将会跌破6.8的预测,这一预测在当时,似乎并不是多数派。在此我要感谢郑联盛、王宇哲、杨晓晨三位研究伙伴的辛劳,周济、范昆、辛淑萍、王岳、何治中等支持团队的努力,以及盘古智库理事长易鹏的大力支持。

    今年由于身体原因,我降低了出国的频率。但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与几位同事难忘的斯里兰卡之行。在古都康提参加学术研讨会之余,我们还顺道体会了狮子岩的雄伟宏大、当地佛教文化的昌盛瑰丽、乡村风景的秀丽宜人,当然还有几次难忘的小酌。不过,国内出差的频率还是相当高的。根据航旅纵横的统计,2016年我一共飞行了79次,历程达到130358公里,在飞机上一共度过了225小时。尤其令人难忘的,是昆明至腾冲的自驾之旅(沿途翻越横断山脉、怒山与高黎贡山,以及澜沧江与怒江)、澄江-江川-曲江-建水-弥勒的调研之行、秋日长白山云雾缭绕的天池与五彩斑斓的树林,以及雨中的开平碉楼。

    今年我看了48本书,以下10本是我评价最高的:

    《王氏之死》,史景迁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年9月版(精准还原了古代中国普通百姓生活的困顿与绝望);

    《经济政策:理论与实践》,Agnes Benssy-Quere、Benolt Coeure、Pierre jacquet与Jean Pisani-Ferry著,徐建炜、杨盼盼、徐奇渊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年11月版(近年来关于宏观经济的最好教科书,没有之一);

    《午夜之子》,鲁西迪著,北京燕山出版社,2015年9月版(用一个巧妙的故事设定,精彩刻画了印度的历史变迁、宗教纷争与人情世态);

    《乖,摸摸头》,大冰著,湖南文艺出版社,2014年10月版(大冰过上了很多人曾经梦想中的生活,坚持下去是更困难的一件事);

    《国家为什么会失败》,阿西莫格鲁与罗宾逊著,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15年9月版(入木三分);

    《故事新编》,鲁迅著,人民文学出版社,2003年12月版(鲁迅小说的力量令人咋舌);

    《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赫拉利著,中信出版社,2014年11月版(视角非常新颖);

    《秦崩:从秦始皇到刘邦》,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5年5月版(我喜欢用生动的笔触来准确地还原历史);

    《呼兰河传》,萧红著,天津人民出版社,2015年3月版(饱含深情地哀其不幸);

    《南渡北归》,岳南著,湖南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从抗战到文革的知识分子群像);

    今年由于时间所限,我只看了30多部电影。不过我倒是追了几个美剧。以下是我的推荐:

    《权力的游戏》(1-6季)(我看过的最好的剧集,我居然还追了前四部小说,这是比《指环王》更精彩的故事,有些类似于中国的《东周列国志》);

    《西部世界》(第1季)(关于人工智能的一种未来情景,还记得阿西莫夫的机器人三定律么);

    《老炮》,管虎导,冯小刚主演(我居然看了两遍,还有一遍小说);

    三部韩国电影:《暗杀》(全智贤主演)、《终极武器:弓》、《仁川登陆作战》(抛却后两部电影的政治倾向不谈,我们不得不说,中国电影与韩国电影,差距巨大);

    《湄公河行动》,林超贤导(中国大陆的警匪片很难令人血脉喷张,这部电影做到了);

    《模仿游戏》,本尼迪克特主演;

    《布鲁克林》(简单而隽永);

    《火锅英雄》(杨庆的电影总是值得一看)。

    2016年在运动健身方面,远不如2015年坚持得好。结果是体重增加了5斤左右。今年年初,发现甲状腺有一片肿块,虚惊一场。今年年底,发现转肽酶偏高,医生认为是饮酒所致,建议我戒酒。对于学术民工而言,与朋友们小酌是我最开心的时刻之一。因此医生的建议让我一度心情黯淡。年底,一位朋友的逝世让我感概万分。身体才是最重要的,2017年必须要加强锻炼啊。

    2017年的一些目标:换辆越野车,多些自驾游;注重心态调整、饮食控制与体育锻炼;研究感兴趣的问题,继续提高研究的影响力;与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开展合作研究;少喝酒,多聊天;多读书,多看论文;减少碎片化阅读,减少使用智能手机的时间。

    你好,2017。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