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明 > 美国发动贸易战的全球影响及应对策略

美国发动贸易战的全球影响及应对策略

7月6日,美国政府宣布正式对价值34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25%的关税,中国政府也随即表示进行同等规模的反击。中美贸易战正式开打。考虑到这34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属于美国政府提出的第一波500亿美元的征税清单,而美国政府还提出了第二波1000亿美元与第三波2000亿美元的征税方案。因此如果中美双方没有达成和解的话,中美贸易战在今年下半年很可能继续升级。
 
众所周知,贸易战违背了两国在比较优势基础上进行自由贸易的规律,最终必然会导致两败俱伤的结果。既然如此,特朗普政府为何还会一意孤行地挑起贸易战呢?笔者认为,主要有如下几个原因:第一,随着全球经济近年来的协同性复苏,美国的商品贸易逆差在2017年重新接近8000亿美元左右的历史高点,这给了信奉重商主义的特朗普政府以经济方面的动因;第二,为了赢得在2018年下半年即将举行的中期选举,以及为2020年将会举行的下一轮总统大选制造舆论,通过塑造一个外部的替罪羊(敌人)来纾解本国选民对于当前政府的不满情绪,这是特朗普政府挑起贸易战的国内政治方面的动因;第三,特朗普政府挑起本轮贸易战的最终目的很可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重心并非缩减贸易逆差,而是通过贸易战来抑制中国经济的崛起。301条款调查直指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弦外之音非常明显。换言之,通过贸易战来遏制中国崛起,是特朗普政府发动贸易战的国际战略方面的动因。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本轮特朗普政府挑起贸易战的重心直指中国,但特朗普也同时针对欧盟、德国、日本、加拿大、俄罗斯等其他国家同时开火。当前的全球贸易摩擦已经不仅限于中美双边冲突,而是直接上升至全球多边层面。这意味着,贸易战的深化很可能威胁当前的全球多边贸易体系。
 
事实上,当前的全球多边贸易体系,是二战之后美国主导创建的全球多边贸易、投资、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与其他主要国家合作创建了三个重要的国际机构,也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国际复兴开发银行(也即后来的世界银行)、关税与贸易总协定(也即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前身)。这三个机构对于推动二战之后的经济全球化、贸易全球化以及金融全球化贡献卓著。而美国发动本轮贸易战,恰好违背了世界贸易组织关于贸易自由化与贸易全球化的相关规则。这种典型的贸易霸凌主义恰恰是对美国自己主导的现行国际多边贸易体系的践踏、冲击与破坏,已经并将继续损害各国之间的贸易伙伴关系。
 
特朗普政府挑起的本轮贸易战,一旦继续深化和加剧,至少将对全球经济造成如下重大负面冲击:
 
第一,本轮贸易战的爆发与深化很可能会中断来之不易的全球经济协同复苏的步伐。在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后,全球经济增长长期低迷。全球GDP年度实际增速更是由2010年的5.4%显著下降至2016年的3.2%。2017年,全球经济出现了难得的同步复苏迹象,经济复苏终于从少数几个国家(中国、美国、印度等)扩展至全球大多数国家。经济复苏也带动了全球贸易与资本流动的复苏,最终推动全球GDP年度实际增速在2017年回升至3.8%。然而,如果本轮贸易战继续深化的话,这会直接打击全球贸易复苏,并进而影响本轮经济增长。在极端情形下,贸易战甚至可能重新将全球经济拉入衰退的泥潭中。
 
第二,本轮贸易战不仅直接破坏了全球自由贸易秩序,也严重危及全球产业链与价值链安全,这会对全球范围内的跨国公司、一般企业与普通消费者造成显著负面影响。例如,在中国的出口产品中,加工贸易依然占到一半左右,这意味着大量的贸易盈余其实是由在中国经营的外国企业(包括美国企业)创造的。对中国产品征以重税,自然也会打击到与中国存在紧密合作的跨国公司(包括美国公司)的利益。此外,贸易战加剧导致的进口成本上升也会损害美国消费者(尤其是中低收入消费者)的福利水平。换言之,贸易战违背了全球产业链与价值链的自然演化规律,从而意味着对全球福利水平的损害,将会制造多输的格局。
 
第三,如果本轮全球贸易战进一步,则很可能使得冲突从贸易领域扩展至投资、金融、人才甚至军事领域,最终对全球化与全球安全造成重大不利冲击。例如,由于近期美国政府显著收紧了对中国企业在美直接投资的限制,导致今年第一季度中国对美直接投资同比回落了90%以上。又如,美国政府针对通过千人计划或长江学者计划归国效力的华裔学者进行调查,已经影响到两国之间的正常人才交流。再如,从历史经验来看,1930年美国国会通过的斯穆特霍利法案将两万多种进口商品的关税提高到历史最高水平,这不仅使得1929年全球股灾导致的正常衰退演变为旷日持久的萧条,而且加剧了各国之间的全面对抗,以至于为二战的爆发埋下了伏笔。
 
为了避免贸易战进一步加剧对全球经济复苏、全球产业链与价值链、全球化与全球安全造成的不利冲击,各主要国家应该从多边与双边层面来加强沟通与合作,力争尽快达成和解与妥协,将贸易战的负面影响最小化。
 
从全球层面来看,各主要国家均应充分认识到现行全球多边贸易体系的重要意义,以及单边贸易保护主义的严重危害,切实采取及时的集体行动来维护多边自由贸易秩序。一方面,各国应通过世界贸易组织、联合国、G20等多边平台来加强沟通与协调;另一方面,受到美国贸易保护主义伤害的各个国家也应该团结起来向美国施加压力,让美国政府充分认识到重商主义与贸易保护主义是损人不利己的做法,从而尽快纠正自己的行为。
 
从双边层面来看,卷入贸易冲突的双方应该保持清醒、克制、理性的态度,尽可能将摩擦限制在较小范围内,而不是将贸易与冲突不断升级,甚至从贸易领域扩展开来。当然,在双方谈判过程中,两方均应尊重对方、求同存异,而不应该用盛气凌人的态度来把不合理的要求强加给对方。
 
对美国政府而言,他们应该认识到全球化依然是大势所趋,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如果一意孤行来制造冲突,这不仅会损害美国自身的利益,而且会影响美国在现行国际秩序中的领导地位。从长期来看,这无疑是得不偿失的做法。
 
对中国政府而言,尽管我们不想打贸易战,但如果美国态度强硬一意孤行的话,我们也会进行坚决的反击。不过,如果中美贸易冲突持续下去甚至长期化的话,对于中国而言更重要的是,则是坚定不移地推动国内经济结构性改革与系统性风险防控,提升中国经济增长的效率与可持续性。中国政府应该保持高度的战略定力,不应由于中美贸易战的爆发而中断国内结构性改革与系统性风险防范的努力。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