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明 > 美国中期选举惟一确定的结果是显著增加了不确定性

美国中期选举惟一确定的结果是显著增加了不确定性

观点
最近,我们与美国某知名政策研究公司的高级分析师进行了会谈。他们对中期选举结果的主要看法如下:第一,美国政府的扩张性财政政策仍将延续,甚至可能加码,财政政策重心也将从减税转为基建投资。第二,由于民主党人非常关心政府债务上限问题,美国政府未来有可能再此面临短期内关门的风险。第三,美联储货币政策独立性遭遇的压力将会适当降低,2018年年底以及2019年3月加息应该比较确定。第四,2019年美国经济走势的确面临较大的不确定性,货币政策紧缩对经济增长的冲击将会比较温和。第五,由于民主党人在贸易问题上对中国的不满要显著地高于共和党人,所以对中美贸易摩擦的缓解较为悲观。第六,迄今为止,中美在贸易问题上沟通依然非常不畅通。对此我们认为:首先,若美国财政政策进一步扩张,短期内美国经济的强劲增长态势就可能延续,尽管中长期负面作用更大。其次,我们认同不能对中期选举结果过于乐观的看法,中期选举显著提高了经济走势与金融市场的不确定性,这一点是唯一能够确定的。最后,我们应该对中美贸易摩擦的前景审慎乐观,并且应为问题的再度恶化准备好政策预案。

最近,我们与美国某知名政策研究公司的高级分析师进行了会谈,大家讨论了中期选举之后美国国内政策与对华政策的可能变动,以及对未来美国经济走势的看法。
 
与市场认为的,当民主党控制了众议院之后特朗普政府的扩张性财政政策可能遭遇掣肘不同,他们认为,至少在短期内,美国政府的扩张性财政政策仍将延续,甚至可能加码。这是因为,民主党人一直试图推动美国国内基建投资,而共和党人通常更支持减税。在特朗普执政的前两年,财政政策以减税为重心。而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基建投资可能会提速。这就意味着,宽松财政政策对美国经济的推动至少在短期内仍将延续。
 
不过,民主党人非常关心美国政府债务上限问题。这就意味着,一旦美国政府债务逼近新的债务上限,民主党人就可能在国会反对提高债务上限,这就意味着,美国政府未来有可能再此面临短期内关门的风险。
 
民主党人控制众议院,将会适当降低美联储货币政策独立性遭遇的压力。不过,美联储在制订未来的货币政策时,无疑也会将中美贸易摩擦可能对美国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考虑进去。这一负面影响短期内可能集中于提升通胀率,而中期内更加集中于降低经济增速。但无论如何,2018年年底这次加息以及2019年3月的加息,应该是比较确定的。
 
2019年美国经济走势的确面临较大的不确定性。他们也认同盛极必衰的道理。不过,如果2019年美国基建投资提速,且企业投资保持强劲的话,2019年美国经济未必会陷入市场认为的衰退。如前所述,美联储未来货币政策操作的前瞻性可能会加强,货币政策紧缩对经济增长的冲击将会比较温和。
 
他们对中期选举的结果将会缓解中美贸易摩擦的看法并不赞同,而是持较为悲观的态度。他们认为,美国精英阶层对华态度的转变,不是特朗普一人之力造成的,而是有更深层次的根源。这也就意味着,即使特朗普对华态度趋于温和,也难以改变整个美国精英阶层的看法。换言之,如果特朗普真的在G20阿根廷峰会上试图与中国达成协议,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很可能会因此指责特朗普。事实上,民主党人在贸易问题上对中国的不满意,要显著地高于共和党人。
 
他们认为,迄今为止,中美在贸易问题上沟通依然非常不畅通。针对美国政府提出的各种疑虑与意见,中方均没有给出直接的、正面的、有力的回应。大家都在各自的频道上自说自话。预计进口博览会的成功召开并不能显著缓解美国企业对华的不满情绪。事实上,历来对中国最为友好的商业建制派(Business Establishment),现在也对中国不太满意。这一点,从最近保尔森在新加坡会议上的发言中就可以看出来。
 
对于上述观点,我们的看法是:
 
第一,我们的确没有想到,中期选举之后,美国财政政策存在进一步扩张的可能性。而这一点一旦成为现实,在短期内就可能延续美国经济的强劲增长态势,尽管中长期负面作用更大。
 
第二,我们认同不能对中期选举结果过于乐观的看法。事实上,截止目前,要对以下这些问题进行单边预测,都会冒着很大的风险:美国股市走势、美国长期利率走势、美元指数走势、美国经济短期走势、中美贸易摩擦走势等。中期选举显著提高了上述问题的不确定性,这一点是唯一能够确定的。
 
第三,最近一段时间,国内对中美贸易摩擦的走势比较乐观,但正如我们在之前的报告中反复指出的,本轮中美贸易摩擦的原因是多元与深刻的,因此这次摩擦注定是长期与复杂的。我们只能审慎乐观,并且应为问题的再度恶化准备好政策预案。
注:本文为平安证券宏观团队“兼听则明”系列第五篇,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