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明 > 春天的希望在哪儿?2019年中国宏观经济前瞻

春天的希望在哪儿?2019年中国宏观经济前瞻

我们即将告别跌宕起伏的2018年,中国经济经历了稳中向好又稳中有变的格局,中美经贸争端平生波澜,同时资本市场的表现也不尽如人意。对2019年全球以中国经济的展望,目前整体气氛凝重。IMF三年来首次下调了对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期。同时,国内外研究机构鲜见有上调中国经济增长或物价预期的。祸福相依,在2019年,我们可以预期中国经济有怎样的好消息呢?
 
问题1:我们看到了2018年中美关系波澜涌起,其中经贸争端令人忧虑。如果美方执意推动争端升级,那么对中美双方的增长前景都投下了浓重阴影。进入岁末,我们看到白宫面临压力,例如,美国经济增长有放缓之势,贸易逆差不降反升,资本市场波动率加大,地产市场持续降温。而罗斯、莱特希泽、库德洛和纳瓦罗等的意见也存在微妙差别。在两位看来,随着中美逐渐恢复接触,2019年中美之间会否存在一个转折点,即便中美多方面的争端难以迅速协调和解决,但经贸争端等会不会出现管控意愿加强,致力于形成一个基本框架,引导争端不扩大化甚至有所降级的可能?这不仅对中美双方,对世界经济而言,都有可能是好消息。
 
张明:近来,中美贸易冲突的确有一些好转的迹象,市场也对习主席与特朗普总统在G20阿根廷峰会上的会见充满了期待。不过笔者认为,不能对中美贸易摩擦的前景过于乐观。其一,本轮中美经贸摩擦有着深层次的背景与原因,背后反映了美国精英阶层对华整体策略从“接触”(Engagement)到“遏制”(Containment)甚至“规锁”(Confinement)的转变。这一转变,并不会由于特朗普的态度转变甚至特朗普的下台就会消失或者逆转;其二,如果本轮美国经济增长放缓,或者股市出现大跌,我认为美国政府对待中国的态度可能不会变得更加友好,反而可能变得更加不友好。经济下行将会使得特朗普在国内面临更大压力,他自然有更强的动力把中国作为替罪羊;其三,当然,中美贸易摩擦虽然可能长期化与复杂化,但短期内也未必会线性增强,而是会充满着波折。中国政府应该对此做好准备,但也应该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来争取协调与解决双边争端。
 
问题2:2018年宏观调控领域,财政货币政策引发了广泛关注,人们将货币政策形容为“紧信用,宽货币”,在金融去杠杆的压力下,社会融资总额和广义货币增速不断下行,并在10月份创下新低,人民币对美元的名义汇率也由升转降。两位预期在2019年货币政策会迎来稳杠杆的拐点吗?降准降息和市场利率整体下行的可能性有多大?2019年财税政策被广泛热议,从社保角缴纳到房地产税,再到个税调整等诸领域都令人记忆犹新。两位觉得2019年财税政策存在减费降税和提升预算赤字率的空间吗?
 
张明:事实上,中国货币政策的转向从2018年第2季度就开始了。自今年第2季度以来,中国央行已经三次降准,并且降低了MLF的抵押品范围与提高了MLF的规模。货币政策的调整已经造成货币市场利率与债券市场利率显著下行。然而,由于传导过程存在阻碍,流动性的放松并未导致信贷的放松,迄今为止社会融资总额与M2的增长依然偏低。我认为在2019年,中国央行仍然可能数次降准,但由于货币市场利率已经显著下行,并即将与美国货币市场利率形成倒挂,我觉得降息的必要性不太大。其实,货币政策的空间已经运用得比较充足了,财政政策应该进一步发力。2019年,中国政府应该进行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尤其是应下调增值税税率。适当提高财政赤字占GDP比率是非常有必要的,而且有一定的空间。在调结构方面,财政政策的作用要比货币政策显著得多。
 
问题3:中国资本市场在2018年是投资者的伤心地,尽管10月中旬以来出现启稳迹象,但市场信心、流动性和盈利预期仍然影响着已是估值相当合理的A股市场。引导资本市场健康平稳发展得到了高层的持续高度关注。在两位看来,2019年伴随财政货币政策的易松难紧之势,以及国际投资者对中国资本市场兴趣的上升,A股市场会否有超出目前市场预期的表现?
 
张明:2018年年初至今,美国股市大致不涨不跌,而中国股市大致下跌了20%。2019年,随着美国长期利率上行,美国股市的波动性有望进一步增大,不排除美国股市大幅下跌的风险。在外部市场动荡加剧的背景下,中国股市的低估值将会越来越富有吸引力。目前中国股市的“政府底”已经相当清晰(大致在2500点左右),但市场还处于底部博弈的过程,这个过程可能会比较长。不过,如果中国政府能够持续出台提振市场预期的政策(例如力度足够大的减税、针对民营企业开放服务业市场、在金融监管与环保问题上避免一刀切等),那么市场筑底的过程就可能加快,中国股市就可能出现新的一轮行情。从目前来看,定投估值偏低、业绩偏优、市场排名靠前的蓝筹股,是值得考虑的策略。
 
问题4:房地产总是不会消退的话题,2018年下半年以来,无论是新房还是二手房,价格都有松动下行的端倪。同时“7.31”政策强调了坚决遏制房价上涨。从央行前3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看,个人住房抵押贷款的增速稳中有落,开发商和购房者的热度和期望趋于下降。在两位看来,2019年涉房调控政策会否有所松动,还是继续苛严?尽管楼市仍有可能稳中趋弱,但开发企业的融资环境,以及购房者的约束是否有可能因地施宜,稳中见松?
 
张明:在2019年,房地产调控政策可能有所松动,但应该不会出现方向上的大逆转。毕竟,房地产调控的主要矛盾在一二线城市,而目前一二线城市的供给都偏紧,一旦显著放松调控,一二线城市的房价就可能出现再次大幅上涨,从而带来更高程度的风险。相比之下,中国政府更应该放松开发商在融资方面的约束。毕竟,如果想通过增加供给来缓解一二线城市的供求缺口,那么就应该让开发商获得更加充足更低成本的融资。笔者认为,政府应该对放松限贷限购政策保持审慎态度。房贷利率可以适度下调,但首付比例与限购政策短期内不宜过快放松。
 
问题5:2018年底,各种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活动将陆续推出,作为国家基本战来的改革开放造就了过去40年的中国奇迹,两位觉得在一片相对悲观的氛围之中,展望2019年以及改革开放的下半场,中国政府还应当在哪些领域精准发力?人们有理由期待怎样的好消息?
 
张明:从改革开放40年的历史来看,每当中国经济增速处于趋势性下行的历史关口,中国政府都是靠大力推动结构性改革来渡过难关,并使得中国经济开启新一轮增长周期的。笔者希望,这次也不例外。中国政府应该重新大力推动十八届三中全会决议中的诸多结构性改革。首先,应该大力发展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降低政府有形之手的干预;其次,应该大力推动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避免进一步的国进民退;再次,应该向民营企业大力开放教育、养老、医疗、金融等服务业部门,给民营投资以新的出口;第四,中国政府应大力推动户籍制度改革与土地流转改革,让农民工能够更加充分地享受城市化的收益;第五,中国政府应该继续注意防控金融系统性风险。一刀切式的运动式监管固然有问题,但也不能因噎废食、放任金融风险的重新孳生与膨胀。
 
注:本文为《中国外汇》圆桌访谈的一部分,尚未发表,谢绝传统媒体转载。感谢钟伟教授提出的富有洞察力的问题。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