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明 > 《失衡与出路:全球国际收支失衡与国际货币体系改革》推荐序

《失衡与出路:全球国际收支失衡与国际货币体系改革》推荐序

注:本文是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高海红研究员为笔者新近出版的论文集《失衡与出路:全球国际收支失衡与国际货币体系改革》(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8年10月版)撰写的推荐序。
 
第一次知道张明是在人总行的结项会上,他代表课题组作结项报告。我记得他侃侃而谈,展示方式是一副投行经济学家的派头,不像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学生。会后得知他是余永定先生的博士生。再后来不久他入职世经政所,加入国际金融研究团队。算起来我们共事亦有十余年。在这十多年间,我们参与课题研究,合作撰写书籍,一同出访调研。在这期间,国际金融团队不断壮大,研究问题非常聚焦。作为团队的核心成员,张明具有独特的亲和力以及对市场较高的敏感度。我常常赞赏他的勤奋和多产,以及忙里偷闲的本事。阅读他的这部《全球国际收支失衡与国际货币体系改革》手稿,我愈发感叹他超强的自我总结意识,也激发我多年对国际金融问题研究的重新思考。
 
过去十多年间世界经济经历了二战后最大的金融危机。这对从事国际金融问题研究的学者的来说是一种幸运,因为有太多的现象需要系统分析,有重大的变革需要前瞻设计,有崭新的变化需要及时跟进。比如对于全球金融危机成因分析有诸多视角和主张,而从国际收支失衡角度去理解则更容易挖掘源自国际货币体系的深层危机根源。1973年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以来,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扮演了主导货币的角色。而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集中反映了美元主导的货币体系之弊端。在危机爆发之前,美元独大的国际货币地位使美国得以向通过向全球融资,来弥补巨额的经常项目,这是全球失衡的重要根源。与此同时,作为主要储备货币的发行国,美国并不承担维持美元币值稳定的责任,而透过美元的全球使用,其国内政策对全球其他国家具有巨大的溢性,这进一步诱导了国际资本流动的规模和方向。在缺乏可替代美元的关键货币,缺乏国际合作的情况下,美国国内政策成为其他国家货币政策趋向和国际金融市场的风向标。
 
关注国际货币体系与金融危机问题的学者都知道,新兴经济体一直以来深受国际资本流动冲击以及汇率稳定与否的困扰。这在1997-98年亚洲金融危机期表现最为突出。针对汇率安排,尽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不对成员国提出硬性要求,但当时亚洲国家货币在事实钉住美元并将美元作为锚货币。这对那些资本项目较为开放的国家带来两难选择:要么放弃货币政策的自主性,要么放弃汇率稳定的目标,蒙代尔-弗莱明的“三元悖论”——汇率稳定、资本自由流动和货币政策独立性这三项目标不可同时兼得,在那场亚洲金融危机中表现十分突出。而2008年这次全球金融危机以及随后长期的低息和量化宽松政策释放了大量的流动性,刺激了杠杆性融资,出现了资产价格上升快速与实体经济复苏缓慢并存的局面。一些研究开始探讨金融周期问题,探讨国际资本流动新的特征,探讨货币政策的溢出效应,探讨不同的汇率政策对阻断外部冲击的效应等问题。法国学者HeleneRey 提出了新的“二元悖论”,认为在资本流动具有较强投机性和套利驱动下,不论采取怎样的汇率政策,只要资本流动不受限制,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就难以保持有效和独立。这一观点在学术界产生了很大影响,也引起了争议。在现实中,对各国政策制定者来说,尤其是对新兴经济体国家的决策者来说不得不随时应对剧烈的金融动荡。这在2015年后期美联储率先步入加息周期以来尤为明显。进入2018年,阿根廷和土耳其等国家出现资本外流和货币贬值,并在国内债务高企和金融体系脆弱性等内因作用下面临爆发多重危机的风险。
 
中国在全球失衡中扮演重要角色,也在危机后再平衡中起到决定性作用。中国增长方式的转变以及经济结构调整对纠正国内失衡有重要意义。中国参与全球金融治理是国际金融构架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国际储备体系方面,储备货币多元化已经成为趋势,人民币国际化在这一过程中发挥推动作用。关于汇率政策,对于中国这样的大型经济体,允许汇率具有一定的灵活性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冲资本流动所产生的宏观经济冲击,也可以提高货币政策的独立性。至于应对金融不稳定风险,资本管制是一道临时性的防线,而较为持久的和更加尊重市场原则的管理应该依赖一整套资本流动的宏观审慎措施。中国在鼓励人民币国际使用、提高汇率灵活性以及保持有序的金融开放等方面已经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正如在张明在本书序言中所言,这部书稿是他对国际收支失衡与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相关研究的一个忠实记录,收录了他在2007年至2015年间发表的10余篇论文。这些论文系统回答了如下问题:造成全球失衡的表现和原因如何?全球再平衡的调整路径是什么?中美在再平衡中扮演怎样的角色?国际货币体系演进中表现出那些问题?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对国际货币体系产生怎样的冲击?中国在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对上述问题的分析,各篇论文采用大量的翔实数据,在研究方法方面既有定性研究也有计量研究,其结论也具有很强的政策含义。读者从张明的这部文集中可以领略他的专业思考,而我读他的文集还可以感受到他对学术追求的热情和他写作的愉悦。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