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明 > 张明:纵横千百度 弹指一挥间 | 书评

张明:纵横千百度 弹指一挥间 | 书评

在新型冠状病毒肆虐的2020年春节期间,只有读书才能使人的心灵得到慰藉。大年初六,我花了一整天时间阅读何帆教授的新著《变量:推演中国经济基本盘》。这是他30年30本书宏大写作计划的第二本。为了向他致敬,我决定,只要有可能,我会就他这套书的每一本,都写一篇书评。按照我的习惯,我一般只对阅读时受启发很大、或者觉得这本书的内容值得反复回味的书,才会动手写书评的。写书评的目的,是概括该书的逻辑、记载读书时的感想,供自己未来回忆时观照。
 
《变量》系列的第一本书的副标题叫做《看见中国社会小趋势》,而这本新书的副标题则叫做《推演中国经济基本盘》。什么是基本盘呢?且看何帆同志的解释:“基本盘是汇集了我们的传统优势、制度基础、资源禀赋,同时又能前瞻性地把握未来格局的一个集成系统,是中国经济的操作系统,更是一个复杂而又生机勃勃的生态系统”。“如果这个基本盘还在成长,那中国经济就会继续成长;如果这个基本盘已经显出颓势,那中国经济就很可能会失去未来的增长前景”。一言以蔽之,“基本盘,就是失去了之后还能拥有的东西”。
 
在《看见中国社会小趋势》一书中,使用的研究方法,是“从慢变量中观察小趋势”的“大树模式”,也即既看全貌、也看细节。而在《推演中国经济基本盘》这本新书中,使用的研究方法,则是“复杂红利”驱动的“演化算法”。所谓“复杂红利”,是指随着中国经济规模达到一定程度之后,中国经济已经演化为一个错综复杂的生态系统,这个系统会为各种尝试提供实验的土壤。从一定意义上而言,“复杂红利”要比规模优势更加重要。而所谓“演化算法”,则是特定小趋势被选择并演化为大趋势的过程,这个过程的精髓可以概括为“试错”、“突变”、“适应”、“协作”与“混搭”五个关键词。
 
写到这里,读者可能还是发现不知所云。没关系,这本书随后用大量的案例来对“演化算法”进行了诠释。何帆同志是一个造词高手,他举了五个典型案例来解释上述五个关键词,而这五个典型案例又可以用五个有趣的词汇来概括,分别是“南墙效应”、“嗨动力”、“苟且红利”、“互信网”与“混搭时代”。
 
“南墙效应”讲的是教育。教育或许是当前这个时代中国家庭最感焦虑的问题。教改教改,越改越乱。何帆提出的“黄宗羲教改定律”声称,这么多年来,每一次教育改革,本意是希望减少教育负担,但改革的结果,莫不是教育负担更重,而且一次比一次重。而导致这一怪圈的关键原因,是这一代家长的目的过于简单粗暴,仅仅关注让孩子考上最好的大学,而忽视了孩子的真实成长。这一代家长是高考制度的受益者,他们有一种不断对子女教育加仓的冲动。他们把高考作为总决战,其实高考仅仅是人生旅途的第一仗。“我们仍然在用19世纪的模式,教孩子20世纪的知识,却想让他们能够成功地应对21世纪的挑战”。这条判词,多么辛辣!在书中,何帆提到了中国开始出现的一些拥有崭新理念的学校,例如“先让周围的世界安静下来,你才能听到自己内心的鼓声”的先锋学校,例如非常强调通识教育、社群建设和终身学习的百年职校,例如汤敏先生从“常青义教”到“双师教学”再到“青椒计划”的乡村教改努力。然而,这样的案例还是太少太少。那么,应该如何突破应试教育这一死结呢?何帆认为,不撞南墙不回头,应试教育模式也是如此。只有当危机来临,才有可能成为改革的最大动力。“应试教育的终结,不是因为曾经相信应试教育的父母改变了想法,而是因为不相信应试教育的新一代终于长大了”。
 
“嗨动力”讲的是代沟。何帆认为,60后、70后、80后本质上是一代人,都是经历了高速经济增长的“被挤上车的人”。但90后、00后本质上属于“衰退的一代”,坐的是慢车,机会越来越少、生活越来越难。有两个定律可以很好地诠释上述两代人的差异:“拉斯蒂涅规律”指出,上一代人看到的是经济增长带来的个人成长机会,而下一代人看到的是收入不平等程度的加剧,相信每个人能通过个人努力实现财富自由的人越来越少;“钟摆规律”指出,上一代人更珍惜在社会稳定条件下努力赚钱的机会,而下一代人看到的是财富积累导致的社会僵化与庸俗化,质疑经济增长能自动带来社会进步的人越来越多。能够激励上一代人的动力是“贫穷动力”,他们已经习惯把金钱作为衡量世间万物的尺度。而下一代人寻找的是“嗨动力”,要看工作有没有意思、企业好不好玩。自我表达是嗨,能够参与是嗨,与人分享是嗨。不但“嗨动力”的燃点要比“贫穷动力”更高,而且“嗨”这件事具有高度的异质性。“在这个世界里,成功是一种心流,是你做完了自己感兴趣的一件事情”。“你的成功和我的成功之间没有兑换的汇率”。穿女装的码农老板如是,参加杨超越编程大赛的程序员们如是,作为“行动者”与“投资人”的饭圈女孩们也如是。迟早,这个世界会是下一代人主导的世界。
 
“苟且红利”讲的是市场。何帆团队在很多中国城镇调研的结果发现,中国经济面临一个巨大的断裂带,一边是强大的生产能力,另一边是旺盛的消费能力,但这两边之间缺少一座桥梁,这种桥梁就是流通渠道。莆田鞋业就是一个最典型的案例。这里的很多企业都能够生产质量很棒的运动鞋,但大多数企业要么满足于为外国名牌做贴牌生产、要么干脆制作假鞋地下销售。莆田鞋商的痛处,在于长期满足外需的制度惯性之下,忽视了国内市场流动渠道的构建。由于缺乏流通渠道,中国很多制造企业,其实都不得不承受渠道商的盘剥与挤压。不过,以拼多多为代表的新型互联网流通企业,如果能够和莆田鞋商之类的强大制造能力结合起来,就能够为广大城镇的中低收入消费者提供价廉物美的商品,弥补上述生产与消费之间的鸿沟。“拼多多的市场机会在于,用网络的力量,用技术的力量,替代小镇的假货市场”。所谓“苟且红利”,是指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混日子的个人与企业。只要你在别人认为没必要的地方,坚决不吝惜的投入,在别人不那么认真的地方,多较劲一点,你就能享受到别人的苟且为你带来的红利。如果想要享受苟且红利,每天你都应该进行如下灵魂三问:“你是不是真的相信这个时代?”“你是不是真的相信你自己?”“你是不是真的相信你的用户?”
 
“互信网”讲的是生产。在中美经贸摩擦加剧的背景下,越南似乎成为了中国制造业外迁的重要目的地。笔者在2018年曾经和研究团队到越南调研,也得到了相仿的结论。不过,何帆在书中指出,与其说这是中国制造业的对外迁移,不如说这是中国制造业的对外扩散。无论是东南亚国家还是印度、墨西哥与巴西,与中国制造业相比的竞争力依然差距巨大。中国已经在全球价值链上不断攀升,且全球价值链已经由“线”扩展为“网”,要实现中美脱钩可谓千难万难。中国是如何达到当前这个地位的呢?一是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带来了全新的全球分工模式;二是中国加入WTO获得了参与全球分工的机会;三是美国决策失误导致产业空心化。中国产业的优势在于“中国是全球市场上唯一一个既能和美国竞争,又能和非洲国家竞争的国家”。中国的问题在于,还没有培养出一批能够在全球供应网络中扎根深、覆盖广的“核心节点企业”。全球互联网先是演进为“互利网”,现在则演进为“互信网”,而信心则是非常脆弱的基础。本书提出,在这一背景下,中国政府应该更加关注国内事务,既要“筑墙”以应对外部不利冲击,又要“开门”以拥抱全球化。“在一片民粹主义的沙漠中,依然存在着全球化的绿洲,而这些绿洲连点成线,就是新的丝绸之路”。
 
“混搭时代”讲的是技术。迄今为止中国的技术创新,可谓是充分利用了“农民工红利”与“工程师红利”,富士康与华为就分别是前者与后者的绝佳范例。技术进步大致具有三个特征:一是技术是个慢变量,因此不要着急,要耐心等待;二是技术是个革命者,因此不要大意,熟悉的一切都会被改变;三是技术是个插线板,所以不要害羞,要把自己的充电器插上去。当前仍处于重大技术革命之间的高原期,而在当前阶段,技术进步的关键词依然是“混搭”。中国民用航天的故事告诉我们,体制内和体制外是可以混搭的。中国大飞机的故事告诉我们,国内技术和国外技术是可以混搭的。优必选(一家机器人制造企业)的故事告诉我们,市场和科研是可以混搭的。华为的故事告诉我们,市场激励与思想教育、本土化与国际化、规模庞大与反应敏捷,这一系列不同力量也是可以糅合到一起的。事实上,美国之所以强大,关键也在于混搭。正如惠特曼所言,“美国是一个兼容并包的国家,其他国家对它来说都是投稿,美国来决定是否采纳”。
 
教育、代沟、市场、生产和技术,分别对应着演化算法的五个关键词——试错、突变、适应、协作与混搭。概括而言,《推演中国经济基本盘》这本书的新视角,就在于如下发现:中国的优势并不单纯是规模大,而是规模复杂。复杂中蕴含着基因突变,基因突变就是小趋势。而那些能够适应环境变化的小趋势,就可能会演化为未来的新物种,被选择机制迅速放大,最终蓬勃成长起来。而这,就是中国经济的基本盘,也是我们应该对中国经济抱以乐观态度的原因。
 
纵横千百度,弹指一挥间。整体来看,何帆教授这两本书的基调是乐观的。在宏观形势不乐观的大环境下,何帆同志通过社会调研的方式,梳理了众多令人振奋的微观案例,告诉我们中国的年轻人正在进化、中国企业正在演化、中国社会正在变化。在感到振奋的同时,我还是有着一些忧虑:第一,何帆教授书中的这些尝试与案例,究竟是多数呢,是少数呢,还是极少数呢,究竟是趋势呢,还是异常值呢?第二,这些好的尝试要扩展开来,是否也会面临“加总难题”或者“合成谬误”?第三,这些小趋势要演变为大趋势,离不开外在条件(宏观环境)的支撑,但如果宏观环境出问题了呢?换言之,微观层面的积极案例,依然离不开宏观层面制度变革,依然离不开防控系统性金融风险,离不开通过结构性改革去提高中国经济增长的整体效率,离不开和平发展的外部环境。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书中最温暖人心的部分,在于何帆教授在结束语中,回访了他在第一本书中提到的诸多案例,例如极飞、云迹、蔚来、滴滴、阿那亚与范家小学。这些企业、社区与组织仍在茁壮成长。我想,这也正是何帆教授这套中国经济编年史的特色与野心之所在。他不仅是在记录,其实也是在施加影响。作为一个充满爱心、柔情、敬畏心与历史感的观察者,他其实也是一个令人尊敬的实践者。更何况,这哥们儿已经开始玩马拉松了。
 
《变量:推演中国经济基本盘》,何帆著,中信出版集团,2020年1月版。
 
注: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