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明 > 张明:2021年中国宏观经济与资本市场前瞻(简明版)

张明:2021年中国宏观经济与资本市场前瞻(简明版)

2020年中国经济增速在2%-3%之间,季度GDP同比增速呈现前低后高走势。受经济复苏与基期效应影响,2021年中国经济增速或在8-9%之间,季度GDP同比增速则呈现前高后低走势。但我们应清醒看到,即便如此,2020年与2021年这两年中国经济平均增速也仅在5%左右,依然显著低于6%左右的潜在增速。
 
2020年中国经济复苏呈现出不平衡复苏状态。出口、房地产投资、基建投资表现亮眼,但消费、制造业投资表现低迷。
 
出口表现出色主要基于三个原因,一是医疗板块与远程办公板块出口创下历史新高;二是由于疫情冲击的时间差以及应对疫情的好坏程度之差,从2020年第二季度起,中国企业在全球生产链上的地位不降反升;三是从2020年下半年起,全球需求有所复苏。不难看出,这三个原因叠加造成的出口强劲现象,在2021年得以维持的可能性不大。2021年的出口增速将会好于2020年上半年,但弱于2020年下半年。
 
从三驾马车来看,消费增速将会继续反弹,但受城乡居民收入增速下行影响,消费增速反弹不会太快。投资增速也将温和反弹,但制造业投资可能依然是三大投资中增速最低的一项。受三道红线新调控政策影响,房地产投资增速难以继续强劲反弹。基建投资走向则面临中央财政政策与地方政府融资能力的不确定性。
 
物价在2021年有望双双保持正增长。CPI增速有望保持在0-1%之间,PPI增速走势存在一定不确定性,但全年可能在1-2%,2021年下半年个别月份可能达到4%。2021年就业状况将总体好于2020年。
 
2021年财政政策的宽松程度将会低于2020年。例如中央财政赤字占GDP比率可能下调至3%、不再发行特别抗疫国债、地方专项债增量难以再像2020年那样显著增长等。2021年货币政策走向则呈现出一定不确定性。如果中国经济增速不及预期,那么货币政策可能再度边际放松。笔者认为,2021年10年期国债收益率可能在2.7-3.4%的范围内波动。考虑到财政政策的边际紧缩,货币政策如果同时紧缩的话,这就可能构成“急转弯”,对经济复苏与金融稳定产生负面影响。
 
2020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值幅度超过6%,2020年6月至12月升值幅度达到8%。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显著升值的原因有四,一是美元指数显著下行,二是中美利差明显走阔,三是中国国内金融市场加快开放,四是中国出口与经常账户顺差保持强劲。展望2021年,美元指数可能重现双向波动(85-91),中枢在88附近;中美利差可能温和收缩(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升至1.5%以上);中国出口增速与经常账户顺差可能不及2020年下半年。综上所述,2021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会重现双向波动(6.2-6.8),中枢在6.4-6.5左右。
 
中国股市2021年上半年的表现可能好于下半年。相对于高估值的小盘股,估值合理的行业龙头股仍有一定幅度的上升空间,H股的表现可能好于A股。估值过高的新能源、太阳能、电池等板块可能面临显著调整风险。基金“抱团”的风险越来越凸显。
 
2021年中国利率债市场走势面临不确定性。2021年10年期国债收益率可能在2.7-3.4%的范围内波动。信用债市场的违约现象将会继续加剧。投资者将会系统重估地方国企产业债以及部分中低层级平台债蕴含的风险。债市的风险利差将会继续拉大。从中长期来看,目前利率债收益率可能处于阶段性高位,值得保险公司等长期投资者拉长久期、加大配置力度。
 
受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行影响,黄金价格将会面临一定调整压力。但考虑到全球负利率、高政府债务、高不确定性的状况,经过调整之后的黄金将会重新具备中期配置价值。
 
尽管2020年深圳、上海、杭州等城市部分楼盘房价涨势惊人,但一二线城市房价整体波澜不惊,三四线城市房地产价格继续回落。从2018年年初开始实施的房地产宏观调控将会长期化持续化,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两大分化趋势将会持续加剧:一是各线城市房价之间的分化加剧,未来只有年轻人口持续流入、优质公共资源分布集中的城市,房价才有继续上升的空间;二是开发商行业集中度迅速提升。未来三四线城市中小开发商面临的生存压力将会越来越大,相关风险不得不防。
 
注:本文尚未发表,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