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明 > 希腊国民公投的全球冲击几何?

希腊国民公投的全球冲击几何?

  

  希腊主权债务危机的演进可谓旷日持久。距离2010年春季危机爆发已经有整整五年时间了,但危机在20157月初进一步升级。在75号举行的希腊国民公投中,超过60%的希腊选民反对接受欧洲债权人提出的救助方案与改革计划。这不仅意味着希腊主权债务违约的风险激增,也意味着希腊在未来退出欧元区的概率显著上升。

    事实上,这次希腊国民公投的举行是非常仓促的。直接原因源自目前在希腊执政的左翼政党对欧盟的态度做出了错误判断,以为可以通过举行国民公投来向欧盟施压,从而获得更为有利的援助条件,没想到欧盟的态度非常强硬。齐普拉斯这一招险棋并没有走好,现在使得欧元区的棋局变得更加凌乱。

    但从另一种角度来讲,欧盟(特别是德国)在希腊危机的解决上也存在战略性的错误。他们对希腊提出的纾困措施过于强调通过财政紧缩措施来恢复主权债务的可持续性,而忽视了财政紧缩措施对希腊经济可持续增长的负面作用。换言之,欧盟与德国过于重视维护债权人安全与欧元区纪律,而忽视了希腊经济的长远发展与货币联盟规则的弹性。

    笔者认为,目前要全面评估本轮希腊国民公投的全球冲击,为时依然尚早。这是因为,公投反对接受欧盟的救助方案,但并没有表态要退出欧元区。换言之,未来希腊既可能继续留在欧元区,也可能退出欧元区并重新启用本国货币。而这两种情景的全球冲击在范围与量级上存在显著区别。因此,笔者将先评估在希腊依然留在欧元区内前提下本轮公投的全球冲击,之后再讨论第二种情景。

    冲击之一,是希腊国债收益率再度上升,以及希腊政府融资条件的全面收紧。在本轮公投结束后两天内,希腊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经显著上升至20%上下。随着欧盟与欧元区收紧对希腊提供后续贷款的条件,希腊政府融资的市场渠道与官方渠道均已显著收紧,造成政府融通财政支出方面变得更加捉襟见肘。这意味着希腊政府可能实施更加严格的财政紧缩与外汇管制,这无疑会进一步加剧希腊的经济衰退。

    冲击之二,是随着全球投资者风险规避程度上升,全球风险资产价格将会显著下跌,而避险资产价格将会显著上升。事实上,随着希腊国民公投结果的公布,美国与欧洲的股票市场均大举下跌,美国、英国、德国、法国的国债收益率均显著下降(市场价格显著上升)。由于近期中国股市也面临显著下跌的压力,以至于76日成为全球股市的“黑色星期一”。

    冲击之三,是欧元汇率面临较大下跌压力,美元汇率再度面临升值压力。一方面,希腊国民公投的结果降低了市场对欧洲经济复苏的信心,进一步压低了欧元汇率。另一方面,随着避险资金由欧洲与新兴市场回流美国(特别是美国国债市场),美元汇率将继续面临升值压力。

    冲击之四,是全球大宗商品市场面临新一波下行压力。事实上,过去两年多时间内,全球大宗商品市场一直面临跌跌不休的熊市。希腊危机加剧会弱化全球经济增长预期、美元汇率走强会通过计价货币渠道直接打压大宗商品价格,这都会造成大宗商品价格下行。76日,美国WTI原油期货价格大跌近8%就是明证。

    希腊公投结果仿佛是一道紧箍,使得希腊的前景变得愈发黯淡。在公投结果宣布之后,一方面欧盟与欧洲央行变得更加失望,已经开始准备应对希腊退出欧元区的风险;另一方面希腊国民对欧元区更加失望,民族主义情绪进一步泛滥。

    笔者认为,目前希腊退出欧元区的风险至少在60%以上。而一旦希腊退出欧元区,将至少造成如下风险:第一,希腊新货币对欧元必然大幅贬值,这会使得希腊的经济金融体系面临短期巨痛,例如爆发债务危机与金融危机;第二,市场会随即重新评估其他欧元区外围国家主权债务的风险,西班牙、葡萄牙等国的国债收益率可能显著上升;第三,欧元一体化以及欧洲经济一体化进程将面临严重挫折,这会显著损害欧元以及欧洲金融市场的国际地位;第四,英国退出欧盟的可能性将会显著上升,这会进一步削弱欧盟的国际地位以及吸引力。

    希腊危机似乎已经走入一个死胡同,希腊经济、欧洲经济乃至全球经济面临的震荡已经越来越近在眼前。我们将迎来一个充满了动荡与不确定性的夏天。

《中国外汇》专栏文章,尚未发表,谢绝转载

推荐 0